【TSN】黑客大战那点事(SE,Sean Parker的大宝贝养成生活番外,一发完)

狐说:

Eduardo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同居爱人——没错,他现在和Sean正处于同居状态,虽然他们还不是恋人的时候就同居了,但这可完全是两回事——顶着一头还在滴水的卷毛,曲着膝盖靠坐在床头,满脸亢奋地盯着搁在大腿上的那台笔记本电脑。

这可不太常见。要知道,即便作为一个技术宅——哦,好吧,Sean始终强调他不宅,但老实说,有时候Eduardo真的宁可他是个宅,不过这不是重点,而且他才没有吃醋什么的呢!——在床上的时候Sean Parker更愿意展示他另一方面的魅力,或者说“特长”,而不是抱着他的宝贝电脑不放。

“在看什么?”Eduardo从架子上又抽了一条干毛巾,走到床边,把它盖在那头湿答答的卷毛上,还恶作剧地在上面胡乱揉了两把。

“你洗好了?过来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Sean拉下Eduardo捣乱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抬头冲他眨眨眼睛,笑得满面红光。

Eduardo爬上床,颇为不雅地龇牙咧嘴了一下,拉过一个枕头垫在自己酸涨的腰后(那啥过度的结果,必然的!),这才倚着Sean的肩膀凑过去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屏幕上是一副世界地图,闪动着大大小小的圈圈点点和长长短短的线条,两边标着国家名称和不断跳动变化的数字,下面还有更为具体的城市和IP地址。

虽然对那个二进制的世界依旧毫无概念,但跟着一个技术——好吧,非宅相处了这么久,一些最基础的常识Eduardo还是有的。

“这是Norse监控数据?”虽然从前没看过,但这种界面让Eduardo觉得有点似曾相识。

“聪明!”Sean侧头在Eduardo额角奖励/偷取了一个亲吻,指尖点着屏幕逐一指给Eduardo看,“这里是国家名称,后面的是攻击点数,这个是被攻击点数,这些是IP地址定位。

“怎么突然想起来看这个?”Eduardo小小地打了个哈欠,身体往下挪了挪,好让自己倚着身边这个人肉垫子的姿势更舒服一点,同时伸出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替Sean擦着他那头一直十分引以为豪的“打着漂亮小卷”的头毛。

“刚刚想起来今天越南和菲律宾黑客联手攻击中国,所以开来看看。”Sean也跟着调整了一下姿势,把人半搂半抱到自己胸前,一只手顺着他的脊椎往下滑,力道恰到好处地在腰后打着圈按摩,另一只手不时在笔记本上快速敲打着,并时不时地把战况解释给Eduardo听,“看这里,点最密集的是中国,然后是越南和菲律宾,两家约好了联手打一个居然打不过,啧啧啧。哎呦,你看你看,越南已经被黑掉了好几个站了!这才打了多久啊,也太不经玩了吧!技术这么差还敢学人家下战书,典型的想糊人的反被人糊了一脸啊!笑死我了!哎呦,亲爱的你快看,战线外扩了!我看看,哎呦,是美国被拉下水了!哈哈哈,快看快看,这有攻有守的,很有组织性纪律性嘛!哈哈哈!哎呀,西伯利亚那边也开始活动了,俄罗斯撸袖子上了,抽冷子直接变成轮巴掌了啊!哦哦哦,快看,宝贝,是巴西!哎呦,这桑巴跳得简直热情如火了啊!这边法国也来玩了,直接爆点啊!全冲着美国去了啊!哦哦哦,反击了反击了,哎呦,不对,你看,这是窝里斗啊!哈哈哈!”

明白了,就是最初的两边约战变成了世界大战,难怪Sean这么兴奋了。

“你没下场玩玩吗?”虽然用的是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的——Eduardo太了解某人的唯恐天下不乱了。

Sean没有回答,只是狡黠又得瑟地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偏过头亲亲Eduardo的头顶。

Eduardo冲他翻翻白眼,张口又打了个哈欠:“好吧,希望明天早晨不会有什么国际刑警之类的冲进我家大门抓人。”

“嘿!宝贝,你这可是对黑客最大的侮辱!对你男人有点信心好么!我可是……”Sean怪叫着抗议起来,十分不满地捏了捏Eduardo的腰侧以示惩罚。

“15岁起就把FBI的数据库当自家书房逛的人。”Eduardo拍了下那只不老实的爪子,接口道,“你都说过100遍了,大天才!”

“所以你真的不该质疑我的技术,无论哪个方面。”大天才继续不老实地捏捏摸摸,意有所指地对着Eduardo耳朵开始吹气,然后笑眯眯地看Eduardo怕痒地直缩脖子。

“随便你吧,我要睡觉了。”赶在自己身体某部分又再蠢蠢欲动前,Eduardo赶紧推开某人的手,翻个身准备躲远点——拜托,他们刚刚才火辣辣地滚过两圈,他实在没这个体力再来一轮了!说起来,某人的体力是不是也太好了点!

“别走嘛,亲爱的,陪我玩一会儿!”大天才瞬间变身八爪鱼,两条腿一只手紧紧缠着Eduardo的腿和腰不放开。

“我又看不懂这些代码什么的。”Eduardo扭动了几下,见挣脱不开,便轻易放弃了抵抗,乖乖地趴回某人的胸前,但约法三章,“我累死了,你别给我再动歪脑筋。”

“我保证!”八爪鱼忙不迭地点头,收敛了手脚不再乱动,但甜言蜜语还是滚滚而出:“亲爱的,你是我的灵感之源,有你在我的状态会更好!”

好话谁都爱听,何况还是爱人亲口灌的迷魂汤。Eduardo十分受用地哼哼两声,眯着眼睛靠在自家天才黑客的怀里看他嗒嗒嗒地敲键盘,声音干脆利落不带丝毫犹豫,还隐隐透着股意气风发一往无前的锐气和自信。Eduardo模模糊糊地想起,很久以前也曾听过相似的键盘声,伴着昏黄的灯光清凉的啤酒,也许还有红牛和披萨的味道。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太过久远了,久远到Eduardo已经回想不起景画里那些人物的眉眼,甚至不敢肯定这其中哪些是真实的场景哪些又是臆想弥补的记忆缺失。但,那不重要,Eduardo枕着身边人规律中带着亢奋的心跳声想,已经不重要了。

“你帮哪边的?”安静地看了会儿那让自己眼花缭乱的代码,Eduardo打着小哈欠,随口问道。

“我才不掺和别人的事情呢!”Sean骄傲地昂起下巴,淡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我只不过手痒痒了想找点乐子罢了。”

“好吧,那我换个问法,谁这么荣幸成了大天才的‘找乐子’对象了?”

“Facebook,”大天才眨巴眨巴着蓝眼睛,对着一下子愣在那里并且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瞌睡到正在做梦的Eduardo认认真真地点头确认,“严格说来,是Mark,以及没错,就是我们都认识的那个Mark,姓Zuckerberg的那个Mark。”

所有的睡意瞬间被惊到了九霄云外,Eduardo一骨碌爬起来瞪着Sean,满脸的不可置信:“你疯啦!那是Facebook!Mark要是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而且别忘了,我们可都是它的股东!哪有人自己攻击自己公司的啊!”

“哇哦,冷静点,亲爱的,”Sean丢开笔记本,把暴走的爱人拉回胸口顺毛,“首先,我当然记得我们是股东,所以我针对的不是网站而是Mark的主页,换句话说,我针对的是他个人而已,不会影响整个网站的正常运转。事实上,我还帮他们堵住了好几个漏洞顺便还做了陷阱,要是有外人强攻,保准他们一逮一个准!至于我和他交起手来嘛,哼哼,谁扒谁皮还不一定呢!不过,Edu宝贝儿,你介不介意跟我说明一下,你这担心的到底是Mark还是我啊?先说好,我可不接受那个字母M打头的答案!”说着,还威胁意味十足地抬了抬胯。

Eduardo顿时满头黑线——这都什么时候了某人还在这吃这种莫名其妙的陈年飞醋!受不了地踹了身下人一脚,Eduardo无力趴回原来的位置上,只觉得各种心累,简直连再捶他两拳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某人一手欢快地敲着键盘,一手在他身上摸摸蹭蹭地吃尽豆腐——天才果然都是些混蛋!

过了一会儿,埋着脑袋当鸵鸟的Eduardo闷闷地问:“你真的打得过Mark吗?我是说,黑客技术方面。”

“我把国防军事资料库当后花园逛的时候,Mark那小子大概还在学打字呢!”某人撇撇嘴,鼻孔朝天,“顺便说一句,我各种方面都赢他好吗!”

无聊的雄性竞争天性!——不,这不是说Eduardo缺乏竞争感和雄性的好斗天性,他只是没这么无聊并且更有理智罢了。没错,就是这样!

再度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加一个大大的哈欠,Eduardo最终抱着随便他们去搞的态度,把头埋在把惹是生非当做生活乐趣的爱人颈窝里,响应了睡神的召唤。

但在完全沉睡过去前,Eduardo感到有轻轻的吻温柔地落在耳廓上,还有一句含着笑意的:All what I do,I do it for you, my sweet hart.

Eduardo嘴角翘了翘,终于心无旁骛地睡了过去。

+++++
  毫无悬念的,第二天晚些时候,Eduardo收到了Mark气急败坏的电话轰炸,语速飞快地表达各种不满情绪:“Wardo!我以为你会更成熟一点的!我以为有你在他旁边他会变成熟一点的!这种行为很危险!这严重威胁到了Facebook的安全!”

Eduardo揉着发疼的眉心,叹着气——好吧,他想这确实不能怪Mark发那么大火,而他也确实不该任由Sean拿Mark最重要的Facebook开玩笑,哪怕他说那只是个无害的小玩笑,但……

“Mark,嘿,听着,我,我很抱歉。”Eduardo努力在Mark快得惊人的语速里插进话,“我真的真的很抱歉,好么。你说得对,我该阻止他的,我……”

话还没说完,手里的电话被人冷不丁地抢了过去。Eduardo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回头时却正迎上Sean吻下来的唇,把他那些未完的道歉给吻了回去,然后朝他做了个“交给我”的手势,带着电话去了阳台。

Eduardo看看Sean手舞足蹈得意得就差没仰天大笑的背影,又看了看开了一夜的电脑上作为邮件附件的那个截屏——Facebook版头原来Mark的侧影被换成了两个Q版的小人儿,满头卷毛的那个正向西装革履的那个单膝下跪做求婚状,小人的脑袋上标着Sean和Eduardo的名字,而Mark的主页上用最大的字体加粗闪光特效滚动着一行字:Eduardo Saverin和Sean Parker是最登对的一对,天作之合!

噗!

Eduardo最终还是一个没忍住喷笑出声来,满满的好笑又无奈——小心眼又招摇的家伙!玩浪漫都不忘要报复兼炫耀!

+++++
  大洋彼岸,咬牙切齿恨不得提着直柄剑顺着电话线爬到太平洋那头把某人捅几个窟窿的Mark黑着脸挂断了电话。转过椅子吐口气,准备继续敲打代码的手却在他暼到刊头上那个求婚小像的时候自动自发地停了停。

Mark没来由地想起在那个已然远去了的大学时代,某次恶作剧后,有人用糯软的嗓音,毫无说服力地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地做着自我反省:“我该阻止你的,Mark,我怎么会就让你那么做了呢……”

那时他回答了些什么?

Mark想不起来了。但他一定不曾用过以一个甜腻的亲吻封缄的方式。他从不曾有那样的机会,他从不知道自己曾有那样的机会。而以后也不再会有了。

摇摇头,Mark把自己埋回那个二进制的世界,那是他现在仅有的了。

——正文瓶颈番外先行的END——

看前两天世界黑客大战脑洞的产物。双关标题,即马总和Sean之间二进制世界中的代码之战,以及生活中的花朵之战。

L主坚持这是甜文,所以如果有人嚼到了玻璃渣L主表示概不知情!特此声明!

评论

热度(198)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