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婚姻三步曲(SE,死颜控番外1-3完结+一句话番外彩蛋,纯糖预警!)

狐说:

小短篇越写越长,汗!干脆分成三步曲好了^_^

番外1、婚前序幕曲

Sean的求婚来得有些突如其来却又十二分地顺理成章。

在他们正式但隐秘地交往了两年半后,某次Sean去机场接刚从新加坡回来的Eduardo的时候,有人拍到了他们接吻的画面,并且还上传到了Facebook上,顿时引起了从经济版到社会版到娱乐版的大骚动。

狗仔们不仅对他们现在的生活围追堵截,那些陈年旧事也被翻出来再次大书特书,各种匪夷所思的猜测、推论,连他们这两个当事人都忍不住想要鼓鼓掌,夸一句:“想象力如此超凡脱俗!”而最最让Eduardo受不了的是,这些人居然还去骚|扰他和Sean的家人以及朋友!

于是,当Sean跟几乎要炸毛了的Eduardo商量干脆直接开个记者会公布恋情的时候,对于“为什么是Sean”这种问题已经不胜其烦的Eduardo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虽然自从官司之后他就非常厌恶暴露在媒体镜头下,但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也不失为一种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记者会的信息同时发布在Sean和Eduardo的Facebook以及Twitter的页面上,然后他们分别接到了两个社交媒体大Boss关于没有提前知会“可能的流量峰涌”的抱怨。

到了记者会当日,用一句“对,我们是恋人关系,已经两年多了”简练概括之后,Sean就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在一架架长|枪|短|炮、一部部手机、一台台摄像机前,大大方方地朝Eduardo单膝下跪:“Eduardo Saverin,请你和我结婚吧!”

这是犯规!Eduardo瞪着面前这个俗套地举着玫瑰和戒指的人,忿忿地想——你不能穿着我最喜欢的那套西装,眨巴着你那双蓝色的眼睛,还跪在满地的阳光里,用那种性|感又甜蜜的嗓音向我求婚!你明知道我没法拒绝这个的!就像当初我没法在你用海上星空一样的蓝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拒绝你让我跟你回去见你家人的要求——那简直就是海妖级别的蛊惑!谁能抵挡得了?还有上一次,当你顶着那种比飞机外面的太阳还要灿烂的笑容理所当然地一屁股坐进我飞往新加坡航班座位的旁边,明摆着就是吃定了我没法在那样的状态下把“滚开”两个字说出口!那个光晕角度根本就是贿赂了阿波罗神吧?以及那一次,你在我门口连续唱到第三遍“Not A Bad Thing”的时候我就没法再拒绝你搬进我家住进我卧室甚至还接管了我的厨房!哪怕我其实一直怀疑你找Justin Timberlake借了嗓子找米其林大厨借了手!

真的,这太过分了!你就是吃准了我对这些完全没有抵抗力,对吧!

于是,全美国的人民,在场和不在场的,都有幸看到著名社交网络平台Facebook的股东之一Eduardo Saverin先生,在记者会上扯着另一位股东Sean Parker先生墨蓝色的丝绸领带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然后在那笑得都快要咧到耳朵后面的唇瓣上狠狠咬了一口。

现场在静默了五秒钟后掀起几乎要震裂地表的声浪,闪光灯则在加州艳阳的掩护下企图闪瞎所有人的眼睛。至于两位当事人,面对着几乎要戳到脸上的话筒,对于群情汹涌的十万个为什么,言简意赅、万法归宗地统一回复为三个字:他颜好!

而在观众视线之外的迈阿密某座大宅内,从来以喜怒不形于色、八分吹不动形而自矜的Saverin当家人狠狠地把遥控器扔在地毯上,黑檀香木的书桌被敲得梆梆响,他粗着嗓子严厉地指示脸色古怪的大儿子:“打电话叫那个颜控的小混蛋立刻回家来!”,紧跟着又补了句:“还有他那个混蛋颜控未婚夫!”

 

 

番外2、婚礼进行曲

记者会后,作为报复,Eduardo把应付媒体、婚礼策划、宾客名单等等一系列繁杂琐碎的事儿一股脑地全都扔给了那个始作俑者。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他在宣|誓仪式结束后的宴会上看到Mark、Chris、和Dustin时不由地呆愣了一下。

好吧,想一想,某人似乎提过那么一句,不过他当时正忙着把那根系在自己要命部位还打着繁复的各种花结的细领带给拆了,所以,也许、大概,就有听没有到了——这可真不是他的错,至少不是他一个人的。

话又说回来了,这其实也不算什么事——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彼此各有生活、各自安好,谁还稀罕揪着那点子破事不放?更没必要摆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架势——这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

于是,对方说一声恭喜,Eduardo回一句谢谢,碰个杯握个手再拍拍彼此肩背,礼貌风度又不失旧友重逢的热情,简直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完美社交,直到不知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喝高了的Dustin开始翻来覆去地大声嘀咕:“为什么是Sean?”以及“Sean有什么好的?”

“闭嘴!”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Eduardo看看Chris,Chris看看Eduardo,又同时撇开头,各自对着手里的蹿着小气泡的香槟酒小声咕哝:“Sean挺好的。”

“所以他到底是哪里好?”冷不丁地一个声音突然从前面冒出来,吓得Eduardo差点失手把酒朝对方兜头泼出去。

“嗨,Mark,好久不见。”Eduardo甩甩手上溅出来的酒液,看看眼前这个从进门到刚才只僵硬地叫了他一声“Wardo”的卷毛CEO,忍不住地想要叹气,“很高兴你能来。”

“我不这么认为。”世界第二年轻的亿万富翁盯着一张看不出喜怒的脸,“以及你没有在回答我的问题。”

啥?Eduardo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看到旁边的Chris一手拎着世界第一年轻的亿万富翁的后领,一手扶额满脸崩溃状地喊:“Mark!我们说好的!”

“是你在说。”Facebook的掌舵人看了他的前任PR一眼,又飞速转回来紧盯着Eduardo的眼睛,“还有,我不觉得这个问题有任何问题。这没那么难回答。还是说它对你而言很难回答?”语速飞快声线平直用词拗口——一如从前,只是那空白的表情让Eduardo有些拿不准他这到底是不是喝醉了。

抬眼扫了扫,没找到自己想找的那个人,Eduardo只得揉揉眉心,叹口气:“你认真的吗?”

“如果你问的是我是不是认真在问你‘为什么是Sean’,那么是的,我是认真的。P.S.我没喝醉。好吧,一点点。但我是认真在问。顺便一提,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试图回避我的问题了。”

“所以?”Eduardo又开始想叹气了。

“所以,为什么是Sean?你以前讨厌他,如果你忘了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个醒——你曾经想揍他,不止一次。而你现在要和他结婚?Wardo,这不符合逻辑。”

“首先,不是我要和他结婚,是我已经和他结婚了。”Eduardo纠正道,然后学着某人的样子耸了耸肩,“另外,我现在依然经常想揍他,但这并不妨碍我也老是想吻他。”

“那么到底为什么是Sean?”

“你就是不肯放弃,对吧?”

“这取决于你的答案。”

“好吧、好吧。”Eduardo举手投降,彻底地自|暴|自|弃了:“因为他颜好!”

“嘿!”不知所踪的某人终于出现了,从后面一把搂住了Eduardo的腰,贴着他的耳朵吹气,“你明明还夸过我活好的!”

Chris僵硬了,Mark空白的表情裂开一道缝隙,Dustin的酒却被吓醒了,他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怯怯地举手提了一个显然很符合逻辑的问题:“那么如果有个比Sean颜好的人,你是不是也会喜欢他?”

三双眼睛六道目光齐刷刷盯在Eduardo的脸上,腰间的手臂也跟着收紧了一圈。

Eduardo有点艰难地从那个怀抱里半转过身,摸摸Sean绷得紧紧的脸蛋,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扭头望向另外三个人,困惑地问道:“有这样的人吗?”

有那么一瞬间,Dustin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内心深处碎裂了——我一定认识了一个假Wardo!

当晚,Facebook又现流量高峰,围绕一个话题网民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颜控了不起啊!

嗯……嗯!

 

 

番外3婚后协奏曲

Dustin决定他要恨Sean Parker——无限期!

因为每次Sean来总部——虽然他现在其实也不常来,只在有重大更新改|革或者召开股东大会的时候才会出现,但是每一次——注意,是每一次,都会造成Facebook上至高层下至实习生每一个单身狗不可估量的心理创伤!

Dustin代表全体员工,对于Sean每次都恨不得把手黏在Eduardo腰上,或者永远旁若无人、不分场合地捧着Eduardo的脸就亲,再或者当Eduardo有事不能一起过来,就不停地在会议中戳手机发短信然后盯着屏幕咧嘴傻笑——诸如此般毫无人|道主|义精神的nue狗行为表示深恶痛绝、坚决抵|制!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Sean因为不知在哪儿沾到的花粉引发过敏,并在短短半个小时内脸就发红发肿得犹如刚蒸好的猪头的时候,Dustin酣畅淋漓地笑足了另外的半个小时。

一个字——该!

两个字——活该!

Dustin轻快地哼着小曲一面解恨地想着“真是老天开眼!”以及“你也有今日!”,一面掏出备用磁卡准备强行刷开Sean来了之后就霸占着坚决不肯和别的股东分享的休息室——倒不是说Facebook就这么一间休息室,但分享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好不好!——并且严正地告诫他:“五分钟后会议就要正式开始了,躲起来是没有用的,真男人要有勇气直面残酷的人生!”

但在那之前,敏锐如Dustin及时发现了门锁是开着的,而且里面还有人在说话。

“我完了!我毁容了!彻底毁了!”这显然是Sean标志性的骚包嗓音发出的哀嚎声。Dustin捂着嘴嗤嗤偷笑着,刚想推门进去说“没错,你现在简直丑爆了!”就听到另一把他熟到不能再熟的软糯嗓音接口道:“别乱动,Sean,如果你不想被棉签戳瞎的话。”

Wardo怎么来了?

Dustin疑惑地歪歪脑袋——不是说纽约的投资项目出了点问题,需要他亲自过去解决,所以今天不能来参加股东会了吗?

他轻手轻脚地把没有关严实的门推开一道缝隙,向里面张望了一下。

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Sean,另一个人则背对着门口坐在Sean腿上,身体前倾着在Sean脸上涂涂抹抹。即使看不到脸,Dustin对那个背影还是相当熟悉的——那是Wardo,绝对没错!好吧,可以把“Sean背着Wardo乱来”的警|报解除了。

“宝贝儿,你说,我要是毁容了你是不是就不和我好了?是不是再也不和我睡了?”

Dustin嘴角剧烈抽搐了一下——他敢按着圣|经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听过如此恬不知耻、毫不要脸的问题,以及他都迫不及待地想听听Wardo接下来会怎样地表达对某人的鄙弃之情。

“我觉得吧……”坐在Sean膝盖上Eduardo直了直腰身,扳着Sean的脸左右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凑过去亲了亲他噘得老高的嘴唇,“还行!起码是我见过的过敏发疹子的人里肿得最好看的了。”

Dustin脚下一滑,直挺挺地一跤跌在了Facebook总部走廊平整光洁的大理石面砖上,并打从内心深处迸发出一声震颤地狱|的悲鸣——

这TM还分好看和不好看的!

你们这对死颜控!

——END——

早起补个一句话番外彩蛋:

关于死颜控秀恩爱这件事,其实有个比较文艺的解释,叫做:那些旁人看不懂的选择里,是他们没能看到的情深。

——真.END——

评论

热度(209)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