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那篇没名字的SE,更2

狐说:

2

第二次的时候,Sean正和Eduardo在一起吃晚餐。

是的,他们现在会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当Eduardo来加州出席诉讼的听证会,或者Sean去波士顿办事的时候。

大概就是从那个酒吧之夜后不久。

那晚之后转头第二天上午Sean去Facebook总部逛了一圈,看了会儿Mark编程——他还是老样子,带着巨大的耳机,面无表情,飞快地敲着键盘。差不多快中午的时候他出了大楼,然后给Eduardo打了个电话——别问他是怎么弄到的,那太容易了。他得承认他那个时候的口气确实是有那么点轻浮以及调笑,而他的意思本来也确实如此。他在电话里说:“Hey,Eduardo!没事,我就是来确认一下你有没有醉死过去,或者……”

他的话没有讲完,因为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近似哽住的呼吸声,比他犯哮喘的时候听起来还要痛苦的那种,然后电话就被啪地一声挂断了。

Sean听着嘟嘟嘟的挂断音,耸了耸肩,把手机揣回衣兜里,顺便把剩下的半句“或者被人揩油了”给咽了回去。显然,某人对他的幽默感一直没啥欣赏能力。这可真是太可惜了!

但是三天后,他去那家酒吧的时候,收到了他塞百元大钞的那位姑娘的一个暧昧飞吻和一个大纸袋子:“小情人吵架?拜托,多来几次!我看中一个手包已经很久了,你们两个继续保持这样的沟通方式,它就离我的手不远了。哦,顺便说一句,Sean,这是你品味最棒的一次。”

Sean接过袋子打开看了看,发现里面是他那晚留下的西装,很显然被送洗熨烫后以一种极其谨慎的方式装在了袋子里。

Sean冲着那个袋子歪了歪头。

那天他离开得比平时早了些,回到家后把西装挂进衣橱的时候,在口袋里发现了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极其简单的两个字——谢谢,用的是优雅流畅的手写圆体字。

Sean对着纸条看了一会儿,把它塞进了钱包的夹层里,然后摸出电话,翻出那个号码拨过去,等了一会儿,直到对方终于不堪其扰地接起来后,他才语气轻快地那头说道:“Hi,明天请我吃午饭吧。”

于是他们就有了第一顿的午饭,第二顿的晚饭,又一顿的午饭,虽然谁也没有明确地说过什么,但这就是渐渐地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一种默契,或者说模式——只要他们待在同一个城市里,就会约在一起去吃饭,随便聊聊除了Facebook、Mark、Dustin、Chris以外的任何事。

当然,大多数的时候都是Sean给Eduardo打电话,偶尔也会由Eduardo发出邀请。这主要是因为Sean更擅长找到那些别具特色的餐馆,大的或小的,有名的或新开的,牛排、披萨、汉堡、中餐,各式各样,但一定风味独到。

可不能辜负了他Sean Parker享受派的名头,不是吗?

比如今天这家,在Palo alto市区中心的一个窄巷里,门面很小,淹没在那些大大小小的餐馆里一点也不显眼,偏偏这里的小羊排却煎得两面金黄,汁多肉嫩,配上特制的黑胡椒酱,简直让人恨不得把餐刀都舔个干净!

来的大多数都是熟客,所以位置很难订,但这种事可从来难不倒他Sean Parker.

他弄到了最好的位置——靠窗,但是僻静,足够舒适却不引人注目。

灯光是恰到好处的昏黄微明,每个桌子上配了支橘色的长蜡烛,插在擦得发亮的银器上。

小羊排一如既往地美味,但显然,对Sean对面这位来说,却缺乏吸引力。

Sean很快地吃完了自己的那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哦,对!好东西就得趁热!然后惬意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对面的Eduardo坐姿笔挺优雅娴熟地吃着他盘子里的小羊排——切一小块,用餐叉送进嘴里,咀嚼,咽下,每个动作都精准得可以上电视台去录制用餐礼仪规范教学视频。

但那完全不是在享用食物所带来的美好感官,那就只是在,吃。

“说真的,Eduardo,”Sean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摇摇头——他简直见不得有人这么糟蹋美食,“你最近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

这真的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询问了!而且Sean敢指着上帝,或者他的那头卷毛发誓,他绝对是在表达关心!Eduardo最近瘦得太厉害了!他下巴的线条看上去就跟用刀磨出的似的,衬衫下露出的手腕比Sean认识的任何一个姑娘都要细,而那上面突出的骨节就好像随时都会戳破皮肤冒出来一样。事实上,他看上去比Mark都要瘦了。他的脸色也非常差,即使是在这样柔光效果般的烛光映照下都能看出那种极其不健康的白里泛青的颜色。

上帝作证!他已经尽可能地在拉他去吃东西了好么!而且是各种东西!他怎么还是一副极度营养不良的样子啊!他记得Eduardo才是那个四人组里最注重饮食规律健康的人吧?

但Eduardo突然就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捏紧餐刀的样子让Sean不由地担心他会把那贵金属的玩意儿给硬生生捏断,当然,前提是在那之前他的指骨没有先断的话,毕竟,他现在实在瘦得有点吓人了。
低头沉默了一小会儿,Eduaro小声地说了一句,“抱歉,失陪一下。”就匆匆起身跑开了。

但向来耳朵尖的Sean很肯定自己听到了不稳的气音,像是在尽全力忍耐着什么。

Oops!

他说错什么话了吗?

Sean在原地等了大约5秒钟,站起来,朝着那个瘦削的背影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最后,他在厕所外听到了呕吐声和漱口声。

那很显然不是第一次了。因为那过程听上去太过平静,而且机械。

Sean靠在门外等了一会儿,一直到里面的声音完全停止了,才推门进去。

他走到Eduardo的身边,和他一起看着镜子里那张极度消瘦苍白的脸,然后慢慢开口:“Edu,我认识一个专门针对厌食症治疗的心理医生,明天我陪你过去。”

TBC

所以说,压力就是动力,心塞就靠捅刀= =|||

评论

热度(133)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