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还是不取名字的SE,更5,也还是未完,汗

狐说:

5

才一踏进Sean家的大门,刚才一路上都低着头沉默不语的Eduardo突然一转身,用力把Sean推到门后,自己也紧跟着贴了上去,发着抖的唇急切地寻上了Sean的。

这是什么情况?

Sean一时间瞪大了眼睛。在他那颗聪明的大脑转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两只手倒是先一步熟门熟路地搂住了Eduardo的腰背,顺势把对方更紧地拉进自己的怀里。

三秒之后,他才猛然意识到,Eduardo在吻他,而且吻得毫无章法。他正用他抖得像蝴蝶翅膀一样的唇压着Sean的不断碾转摩||擦,牙齿还时不时地咬噬着,不懂得技巧的方式,磕得Sean嘴唇生疼。这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小动物的啃咬还差不多。生疏焦躁里,透出点绝望来。

这可不是接吻该有的方式,更不是接吻该有的味道。

Sean摇摇头,摆脱了Eduardo的唇,向后让出一点空隙来。

他伸手摁亮了旁边墙壁上的灯,看到Eduardo茫然地睁着那双极漂亮的深褐色大眼睛看着他,那种不知所措的样子在Sean眼里看来简直就像只被车前灯吓坏了的小鹿。他想,难怪Dustin那小子以前老在背后偷偷叫他斑比,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Sean忍不住因为这个联想噗地一下笑出了声。

这让Eduardo更加无措地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而Sean就乘着这个机会,突然收紧了搂在Eduardo腰上的双手,挺腰用力一转,瞬间交换了两个人的位置。

“Hey,easy,man,”Sean勾起嘴角露出从前他用来勾搭小妹妹们时的招牌笑容,甜蜜又暧昧地冲着Eduardo眨眨眼“还是让我来教教你,怎样才是真正的接吻吧,小鹿。”他一面这么说着一面慢慢凑近过去,朝着Eduardo因为吃惊而微微张开的嘴唇丝丝缕缕地吹着气,在确定对方没有躲闪的意思后,他的唇才缓缓落了下来,把那个被他自己打断了的吻继续下去。当然,这一次,是由他来主导了。

半口肉汤

Sean看来倒是非常满意自己的成果。他歪着脑袋看着Eduardo,意犹未尽地咂咂嘴,舔舔唇,十足一副刚偷到了腥的得瑟猫咪样。Eduardo被他看得尴尬不过,不由低下头去,却看到了令他更尴尬的东西——Sean休闲西裤的某个位置上正再明显不过地顶着个小帐篷,跟它的主人一样不要脸地耀武扬威着。

而Sean就这么似笑非笑地盯着Eduardo,一直盯到他红着一张快滴出血来的脸,壮|士断腕一般下定决心咬咬牙,伸出手来,却在他快碰到自己皮带扣的时候一把拉了开来。

Sean站直身体空开一点距离,冲着一脸不明所以的Eduardo笑着摇摇头:“你先去洗澡,我给你做点意面。”

“可是,你,你……”Eduardo咬着唇,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才对,明明是他先起的头——尽管那一刻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Sean却像得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似地,笑咪咪地凑过来亲亲他红肿泛水光的唇:“这不是你要操心的问题,宝贝。它早晚会是的,但至少今天还不是。你现在要操心的是,怎么用一个热水澡把自己收拾得精神一点,然后把一整盘意面吃光并且不吐出来。先说好,我不接受任何理由,包括难吃。”

“Sean……”

好了,这下Eduardo不光是脸红了,连鼻尖和眼圈都开始泛红,眼睛里浸着的水光晃啊晃的,好像随时会晃出点什么来,声音则沙哑颤抖着,像是感动又像是委屈,却偏偏除了这个名字再说不出其他的字来。只能倾过身去,把头埋进Sean的颈窝里,眼睛压在他的肩膀上。

Sean其实自己也被弄得有点莫名地眼眶发热了起来,好在反正这会儿Eduardo也看不见他。他圈起双臂把人紧紧地收进怀里,忽略下身未消退的尴尬凸起,以一种轻缓的速度小幅度地摇晃着这个怀抱,在感到一些温热的液体渗透过肩头的层层布料濡|湿了下面的皮肤时,他低头将唇压在那头丰软微卷的黑发上。

“Shh,”他说,轻声的,满含理解与温柔,“Shh,都会过去的,都会好的……”

——越写越长的TBC——

我觉得,不取名字都快变成个梗了,噗哈哈哈!

还有,别再说我后妈,看看,MEM的文里我充其量也就是亲个小嘴了,这里我可是让Sean吃了半口花朵来着!

好吧,从另一个角度讲,到嘴边了都不让他咽下去,我确实是后妈来着,O(∩_∩)O哈哈哈~

哦,忘了说,下章看来前任和旧任免不了要撕一下了。对,我没忘记还有马总呢!

评论

热度(125)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