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不取名字已经变成梗了的SE,更8

狐说:

8

一时间,房间里没有人再说话。谁都不笨,话说到这个份上,自然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以前总是在督促关心别人——尤其是一旦wire in就什么都顾不上的Mark——饮食正常健康的人,现在需要靠别人,而且是从前不对盘的人来盯着他吃饭,情况该是已经糟糕到了什么地步?而他们,正如Sean指责的,以朋友自居,却对此毫无所觉,或者说即使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却畏缩于可能要面对的怒火和责备,而宁可自欺欺人地相信,事情总会过去,总会好起来的。

“他……Wardo现在怎么样了?”沉默了好半晌,Mark终于开口问道,声音干涩黯哑,仿佛几十年没有说过话了一般。

“Well,用医生的话说,病情已经控制住了而且开始有所好转。”Sean耸肩,“不过我们都知道,不真正解开心结,他就没法彻底地痊愈。”

“那么,”Mark用力咬了下嘴唇,看向Sean身后,“Wardo,你愿意跟我谈谈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Mark这句话移了过去。

厨房尽头通往客厅的门边,站着的正是Eduardo,不再西装革履,而是穿了套他们从未见过的米色的家居休闲服,从过大的袖口和领口处可以清楚地看到细瘦的手腕和突兀的锁骨,没有抹发胶的头发松散地垂下来,微微卷曲着搭在额头和眉梢上。他在Mark的问句里抬起头,远远地看着他们,表情平淡目光疏离,像是在看几个陌生人——也许,在他的心里确实觉得或者希望自己从未认识过他们吧。

“你想谈什么呢,Mark?还有什么是我们没在那张质证桌上讲清楚的?”Eduardo没有走过来,只是遥遥看着这边,好像与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但是Sean几步就跨过了这仿佛世界两头的距离,走到了Eduardo身边。他的目光担心地在Eduardo的脸上来回巡梭着,无声地询问他是否确定自己准备好了这场谈话,在得到了一个苍白但是肯定的点头后,Sean默默退到他的旁边,留他直接面对Mark.

“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你。我也没有想要利用你。我说过我爱你,我需要你,当我这么说的时候,都是出自真心的。”Mark也留在原地没有向前,只是抬头看着Eduardo,目光里流露出鲜少显露于人前的痛苦,却依旧笔直得毫不退缩。

Eduardo缓缓摇头:“不,你从不曾真的爱过那个EduardoSaverin,我不是在说你撒谎,但那确实不是爱。你爱的是一个总是顺从你赞同你照顾你的虚像。所以一旦这个虚像破灭,你就会变得毫不留情。你毫不愧疚地利用了我的信任,让我毫无防备地签下了我自己的死亡证明。不,别说是我自己没有看合同内容,Mark,你我心知肚明,就算当时我看出了合同的问题,也没有任何意义,不过是让战争提前爆发而已。因为早在你打电话告诉我‘我需要我的CFO’的时候,你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把我赶出去。你也明知发现真相后我会愤怒至极也会受到伤害,所以你才会一字不提,还若无其事的和我喝酒聊天谈论着以后,但你那个时候就非常清楚,我已经不在你的‘以后’里了。”

“那是因为你不肯听我的!你根本不了解Facebook,甚至都不怎么会用它,却一再坚持要引入那些不合适的广告。你还因为和我的争执一气之下就冻结了账户,根本不考虑这样做的后果!”Mark梗着脖子反驳道,他的语速越来越快,语调也越来越尖锐:“说到底,是你把情绪带到工作上,把事业和感情混为一谈!却来指责我冷静甚至冷酷!”

“因为那本来就是不可孤立的!”Eduardo嘶声吼道,“如果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我不是全心地爱你,信任你,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投资者,我会检查你每一笔钱的用度,要求你汇报每一点进展,核对每一份文件!我会在我们产生分歧又无法彼此说服的时候,要求你提供详尽的书面解释和企划,而不是一句语焉不详的‘我们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它会怎么发展’。如果我只是个纯粹的合作方,当那份报告不能让我信服不能令我满意时,我会直接撤资,而不仅仅只是冻结账户然后等着你打电话过来找我谈。Mark,我是因为你才投资的Facebook,而不是因为Facebook才对你进行的投资,你究竟明不明白其中的差别!”

Eduardo也越说越激动,大口喘气的样子让原本靠在边上的Sean警觉地站直了身体,试探着喊了一声:“Edu?”,连Chris和Dustin都担心地上前拉拉Mark的手肘,示意他注意分寸。但这无疑变成了火上浇油,Mark一把甩开Chris和Dustin的手,踏着重重的步子走到Eduardo面前,昂着头,逼视着他:“那你就该信任我到底,相信我的决定,相信我能带着Facebook走得更高更远,而不是一面说着你爱我,一面却转头去起诉我!”

Sean心惊胆战地看着Eduardo的脸色一层一层地惨白下去,但在他能做出任何安抚的行动前,Eduardo已经跑向了离他最近的水斗,俯身剧烈地呕吐了起来。

Sean连忙跟上去,一手轻轻拍抚着Eduardo痉挛颤抖的背脊,一手拿过旁边的杯子,接水给他漱口,同时回头用力瞪了同样脸色大变不知所措的Mark一眼,用兼具警告和责备的目光将他想要上前查看的脚步定在了原地。

“我很抱歉,Sean,”等到终于停止了呕吐和颤栗后,Eduardo握了一下Sean拿着杯子的手,轻轻说,“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然后他挺直了背脊,转过身回望着Mark:“那么你想我怎么做?任由你用这种方式羞辱我,把我赶出自己的公司却一声不吭默默走开?”他笑容惨淡地缓缓摇头:“Mark,你不能在你需要钱需要支持的时候把我放在CFO的位置上来要求,又在对你不利的时候要求我用朋友乃至爱人的身份来宽容你。就像你一直都用‘我的’来定语Facebook,只在你指责我犯了错误时才用‘我们的’。或许你说得对,我确实不够专业,因为我没法像你一样把这两个身份划分得泾渭分明,甚至被情绪蒙蔽了眼睛没能看到那些其实很明显的事情。但是,Mark,告诉我,在你把我名字摘下刊头的时候,到底是认为我作为一个只出了一万九千美元的投机商没资格并列在上面,还是因为我冻结账户的行为惹恼了你?你指责我混淆公事和私人感情的时候,你敢说你所做的,就不是一种意气用事吗?”

“……我承认这件事上我确实是过头了,我当时很生气,想要宣泄以及报复。”Mark沉默地盯着Eduardo消瘦苍白不见丝毫血色的脸颊和嘴唇看了一会儿,最后低下头,用低沉缓慢的声线郑重说道,“我可以为这件事向你道歉。”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以及为了利用了你的信任并且伤害了你的感情道歉,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弄成这样。我确实本来可以也应当用更温和的方法来解决的,但我在气头上,然后我做过了头。对此我很抱歉,Wardo,我是认真的。”

“但你不会为了稀释股权这件事本身向我道歉对吗?”Eduardo了然地替他把话接下去,“你认为那是对Facebook而言正确的决定,所以无需向任何人道歉,对吗?”

Mark没有说话。

Eduardo将之视作默认,然后点点头:“正好,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不再需要了。我只想要知道为什么,而现在我已经得到了答案。”他停顿了一下,将目光移向一直站在厨房另一头的看着他们的另外两个人:“你们也是一样。你们既然做出了选择,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那就无需求得原谅,我也不会说原谅。”

“但是我起码应该告诉你或者提醒你一下,”Dustin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音,他吸着鼻子断断续续地说,“但我害怕了,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们的分歧,所以我干脆捂住耳朵闭上嘴,骗自己说你们会自己解决好的。”

“而等到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时,我们又再一次退缩了,我们都怕面对你的怒火和道义的谴责。”Chris接着Dustin的话说下去,带着明了结局的无奈,“我为我们的怯懦道歉。”

Eduardo看了他们一会儿,沉默地点点头,然后转身把脸埋在Sean的肩膀上,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撕得心都碎了的TBC——

我会说之所以这么撕得这么狗血淋漓,是因为我开着87版红楼梦最后几集当背景音乐在写文么= =||| 

其实写到一半的时候也有想过要不要挽回一下,来个尽释前嫌什么的,但既然已经全面摊牌而且都摊到了这个份上,而且这文打一开始就是为了弥补我被雷得粉粉碎的属于花朵亲妈那部分的玻璃心,于是最后还是决定就这样了吧,狗血也好OOC也好,就奔着SE一路到底吧。(泪奔T_T马总我对不起你,我会在别的文里让你们小两口团圆的,这篇你就,嗯……这样了吧)

还剩个结尾,既然Sean男友力的这么多章,最后就让他带花朵走吧T^T

评论

热度(143)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