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Sean Parker的大宝贝养成生活(SE,失忆,心智退化梗,更7)

狐说:

7

预约脑部检查是再容易不过的一件事了——对Sean Parker来说。

他所要做的就只是去搜索一下美国最有名的那几位脑科专家的名字,然后再看看离他们最近的那个在哪里就行了。至于预约登记的排号嘛,那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医疗机构的那些所谓的花了大价钱的防火墙,到了他Sean.黑客大师. Parker的手里脆弱得就跟薄薄的一层纸似的,把Eduardo的名字放到预约系统的头一位甚至都没花他超过五分钟的时间。

理所当然的,他依旧记沿用了上次就医时的那个化名——Peter Parker,多招人喜爱的名字啊!没人不爱蜘蛛侠,不是吗?

检查的事情很顺利。大概是有了前次去医院的经历,这回Eduardo倒没有再弄得跟要生离死别一般地哭花了一张脸,除了在刚进医院大门看到陌生的人群时有点胆怯地紧紧靠在Sean身侧还偷偷揪紧了他的袖口外,只在要被单独送进检查室时不情不愿地嘟起了嘴,低着头伸手地扒着门框不肯再往里面走了。

“听话,Edu。”Sean头疼,大概还有点心疼地看着Eduardo抓得连指尖都开始发白的细长手指——没办法,他这辈子就是见不得漂亮的东西被糟蹋!任何东西!任何人!他有些无奈地朝天默默翻了个白眼,走过去耐着性子垫着温柔地把Eduardo的手指从门框上一根一根小心翼翼地解救下来,还顺手给他揉了揉那些因为用力过度而僵硬发直的手指关节,又指给他看隔离检查室和观察室的那面玻璃墙:“看到那面玻璃窗了吗?我就在那后面等你。我保证你一直都能看得见我也能听得见我的,好吗?”

Eduardo顺着Sean的手看看那面占了半个墙面的玻璃窗,又转回头来看着Sean的脸,刚才已经开始有点水光泛滥的褐色眼睛眨了眨,Sean离得近,清楚地看到那双眼底依旧潜着的些许不安,但Eduardo已经自己揉掉了水汽,努力让自己振奋起来试图表现得勇敢一点,咬着嘴唇神色凝重而缓慢地点了下头。

“好孩子。”Sean奖励了他一个赞扬的笑容,鼓励地拍拍他的手背:“放心,我不会骗你的。我从来没骗过你,对吗?”

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是句大实话——Sean暗自在心里撇了撇嘴角。

Eduardo倒是毫不犹豫地重重点了点头。扯动着嘴角想要还Sean一个微笑——虽然不太成功,然后在Sean的注视下戴上护士给他的耳麦一步步走进了检查室里。

Sean看着他进去后自己也很快进了隔壁的观察室,并且认真恪守了自己的承诺,自始至终一直站在Eduardo能看到的地方。而当Eduardo听从医生的指示躺到诊疗床上随之被慢慢传送进检查仪的内部,无法再继续扭过头来看着Sean时,Sean戴上旁边的另一个耳麦开始说话。他语气轻松地问着Eduardo等一下结束后想不想去吃个冰淇淋,喜不喜欢吃牛排,愿不愿意陪他去商场里买点东西……等等诸如此类,都是一些漫不经心的闲聊。他当然不指望Eduardo会回答他——虽然那的确是他今后的目标之一,不过眼下他只是要确保Eudardo能够听到他还在这里,以免他因为看不到自己而引发恐慌。

Sean Parker从来说到做到。

对于他的举动,那个名衔和他那满头的白发一样显眼的老医生非但没有阻止,反而点着头表示了赞许:“这对查看他脑部的活跃情况很有助益,得出的观察结果也会更准确。请继续。”

不过当Sean习惯性地使用“Edu”这个昵称的时候,却引来了老医生一道锐利的目光,微微拧起的眉峰里甚至藏着三分疑虑七分警惕。

“中间名。”Sean稍稍偏了下头,流畅地道出解释,“你知道,小时候的习惯总是很难改的。”

老医生盯着他的脸又看了一会儿,直看得Sean寒毛都快竖起来了才面无表情地转回头去继续盯着仪器的显示屏,只在嘴角撇出一个名为“别以为我不懂”的弧度来。

啧啧。

Sean暗地里咂咂嘴,也继续看着那个他完全看不懂的显示屏——他基本知道老医生是怎么理解这个的,也不打算纠正他的任何理解。但是,说真的,脑科医生这么联想丰富真的好吗?

最后的检查结果倒还算是令人安慰,起码Eduardo的大脑既没有什么之前未检查出来的器质性损伤,也没有任何病变的迹象,只有一点脑震荡的后遗症罢了。

“这段时间内可能会出现头晕头疼的症状,大概二周左右,发生的时间没有规律,还会有一定的反复,届时保持静卧注意休息就好,这些一般都会慢慢减轻直至完全消失。如果他出现比较剧烈的反映,比如晕倒、呕吐等,你要尽快带他来复诊。”老医生低头刷刷刷地写着诊断报告,一面咬字清晰地说着医嘱,“另外,头部受到剧烈撞击也常常会引发失忆的情况,一般来说过段时间就会自行恢复。”说到这,他顿了顿,抬起头眯着眼隔着架在鼻梁上的镜片审视了Eduardo好一会儿,直到把Eduardo看得不自在缩到了Sean身后去,老医生才收回视线,又继续低头写他的病历卡:“至于他么,失忆伴随心智退化,那就不仅仅是撞到头那么简单了,这不过是个触发点而已。建议给他找个专业的心理医生,也许能找出症结点。在那之前嘛……”老医生陡然抬头,视线严厉地在Sean身上来回扫视了几圈——有那么片刻,Sean几乎以为自己正在接受X光检查了,然而老医生却又突然放松了面部表情,朝他颌首微笑起来:“最好有人能经常性地陪在他身边,和他多说说话,适当增加一些身体接触。建立起安全感有助于稳定并减轻他的病情。”他一面说着,一面抬抬下巴,示意了一下躲在Sean背后悄悄抓住他左手食指的Eduardo:“不过,我看到在这点上你做得还不错。”

Sean顺着他的目光扭头看了眼Eduardo——他就站在Sean左肩后面半步的位置,睁着那双大大的幼鹿般的眼睛,无辜又茫然地听他们讨论着他。看到Sean回过头来看他,便自然而然地微微侧了下头,朝他绽开一个甜甜的笑颜,深琥珀色的瞳仁迎着阳光闪闪发亮,Sean觉得自己像是冷不丁地被塞了一口初夏新鲜酿造的蜂蜜。

他挑挑眉,勾起嘴角回了Eduardo一个笑,转动手腕,把那几根细细长长的手指握进自己的手心里,不轻不重地捏了捏。然后转头朝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的老医生耸了耸肩。

他当然做得不错。

而且他会做得比谁都好。只要他想。

——TBC——

喝着蜂蜜水的LZ表示,最近实在是快忙瘫了,几乎是挤着时间在码字。我没法保证更新速度,只能尽量每更保量,大家别嫌弃我,成么?

评论

热度(144)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