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Sean Parker的大宝贝养成生活(SE,失忆,心智退化梗,更8)

狐说:

8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大多数人都已进入梦乡,但对Sean Parker来说这通常只是夜晚的开始——热烈的酒精、火辣的美人、奢靡的派对,以及第二天的宿醉和头疼,有时还伴着某个陌生人柔腻光裸的身体,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日常程式。呃,他是指从前的程式。

而现在,Sean靠坐在卧室的床上,没有迷乱的酒精药品、没有激烈酣畅的性事,有的只是腿上心爱的笔记本发出的细小嗡嗡声,还有一个紧贴在他身侧熟睡的大宝贝。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透着冷蓝背景光的屏幕里那一行行快速滚动的信息上,一小部分则留意着睡在他身旁的Eduardo的动静。

上帝作证他可一点都没有占一个小白痴便宜的意思。事实上,他确确实实给Eduardo准备好了一间客房,就在主卧的边上,里面床铺和毛毯的舒适程度绝对不比主卧差分毫,当然,如果Eduardo更喜欢这个主卧的话Sean觉得自己也不是不能割爱的。

不过最终证明这些根本不是问题所在。

当Eduardo第三次被噩梦惊醒——其中包括在主卧里午睡的那次——带着满脸泪痕来找他的时候,Sean就彻底放弃了让他独自睡觉的打算,转而挪动着让出床里侧的位置,拍拍空出来的地方,示意Eduardo睡到他身边来。

困顿又疲惫的Eduardo揉着朦胧的泪眼跌跌撞撞地爬上床来,紧紧贴着Sean身体的一侧躺下来,伸手摸到他的一片衣角后牢牢抓进手心里,没几分钟便坠入了梦乡中,Sean看着睡着的Eduardo出了会儿神,再次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他正忙着给Eduardo找个合适的心理医生——相比之前找个顶尖的脑科专家做个单纯的物理诊疗,眼下这活可就复杂困难得多了。

诚然,就整个美利坚合众国来说心理医生可谓是多如牛毛,但真正能完全符合Sean所罗列出的条件的却寥寥无几。

你知道,首先,这个医生不能住得太远,因为现在的Eduardo不仅身无分文而且连个有效证件都没有——Sean在心里再次提醒自己得记得尽早解决这个——所以他甚至不能乘飞机,而且Sean一点也不觉得长途旅行——无论是飞机、火车还是长途车——对现在的Edurdo来说有什么好处。这样一来光是地理范围就一下子被限制掉了一大半。其次,这个人必须有非常良好的口碑,这是指不仅包括治疗成效上的,还得包括隐私保密这两个方面都非常优秀的——尽管现今他一点儿都不差钱了,但这也不代表他就会白白朝那些装腔作势靠着点心灵鸡汤滥竽充数的江湖骗子,或者拿病人案例到处炫耀的大嘴巴们的兜里塞钱。然后,这个人最好还有和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就Eduardo的情况来看,如果是有自闭症儿童治疗方面的研究那就更好了。

如此这般,能供选择的余地实在是不多了,Sean对着经过层层筛选后仅剩的两三个名字犹豫了一阵,最终通过邮件咨询了一下那位技术和头脑一样精湛的脑科老医生的意见——哦,别问他怎么会有人家的电邮地址的,这真的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选定了其中的一个,他就住在旧金山,Sean可以开车带Eduardo过去。

预约成功后,为了表达谢意,Sean顺手帮老医生升级了一下他电脑的防护墙,并很快收到了回礼——

“滚出我的电脑,你这个讨人厌的小混蛋!”

Sean看着那封全体大写的邮件,想象了一下白头医生朝着电脑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愉悦地咧咧嘴,指尖在笔记本上轻快地敲打了几下,退出了桌面上运行着的程式。

身侧被多出来的那个体温暖呼呼地熨帖着,让放下一桩心事的Sean开始涌起了困意,他懒洋洋地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合上电脑转身放到床头柜上准备睡觉,却没料到这一系列的小动作惊动了睡在身边的人。Eduardo挣扎在半梦半醒之间,皱着眉头扁着嘴发出细微的哽噎的抽气声,手脚也跟着不安地划拉踢动着。Sean吓了一跳,连忙转回身,一面把人揽进自己的怀里,一面在那削薄的脊背后面轻轻拍抚着:“嘘,嘘,没事,我在这呢,乖乖睡觉。”

怀里的人动弹了几下,钻在Sean的胸口把脸埋进了Sean的脖子旁,终于又安安静静地睡了过去。

均匀绵长的呼吸一下一下拂过脖子上敏感的皮肤,带着微微的痒和潮湿温暖的气息,Sean僵着身体差点就起了反应。但看着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无比的Eduardo,最终却也只得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朝天翻了个白眼——好嘛,大名鼎鼎的风流浪子亿万富翁Sean Parker如今不仅有往圣人发展的趋势还进一步成了宝宝的安抚毯了。这要被外面那些人知道了,足够他们笑上三天三夜的了。

但,怎么说呢——昏黄微明的灯光下,怀里的人原本消瘦的脸颊少了点病怏怏的苍白,多了层因为恬睡和温暖而泛起的淡淡红晕,显得健康了不少。而那双紧闭的眼睛,眼角还残留着一点之前哭过又揉过后的红肿,显得有点可怜兮兮的,但无意识嘟起的嘴微微张开的样子又让他看上去天真无忧得像个小孩子,哦,也对,他现在基本也就是个小孩,个头大了点而已。——这一切,都让Sean打从心底里感到一种安逸从容的满足感,还有一种踏实的归属感,那是Sean无论用代码堆叠出多少杰作,或者睡多少美女帅哥都不曾有过的感觉。而这居然来自于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只能依赖Sean的照顾和保护生存下去的小白痴,还是个有着“前敌对关系”的小白痴——他当然没有忘记在这些发生前他和Eduardo最后一次见面的情形——那时他正视图用一张被冻结的支票羞辱Eduardo,而Eduardo差点一拳揍上来最终却只是像看个小丑一样看着他。

“我真的有点好奇,如果有一天你在我的怀里清醒过来,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Sean熄灭床头灯,双手环过Eduardo细瘦的腰,把人稳稳地抱在怀里,在黑暗中无声地微笑了起来,“不会又想揍我一拳吧?”

所以说,命运女神——如果有的话——一定是有着最奇怪最扭曲的幽默感的神明了。

这是Sean睡着前最后想到的一句话。

——过渡章的TBC,嗯我也困了——

评论

热度(138)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