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Sean Parker的大宝贝养成生活( SE,失忆心智退化梗,更12)

狐说:

12

说真的,Sean可一点儿都不喜欢眼下这个情形。

他觉得自己被设计了——一场精心策划的伏击,毫无疑问!

别跟他说那个恨不得寸步不离他的办公室的FB.工作狂.CEO突然出现在这里——这家Eduardo正在接受治疗的、主治医师又恰好是Mark Zuckerberg亲姐姐的心理诊所,是个他妈的纯粹的巧合!得了吧,撞到头变傻的那个又不是他Sean Parker!他要是会相信这个,那才真是疯了呢!

“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大医师,”他扭头看着房间另一头的Randi——她的表情也不太好,看上去有点吃惊也有点无奈,但Sean懒得深究,他只是勾勾嘴角冲对方扯出一个有点狰狞的假笑,“否则单凭泄露病人隐私这条,我就能告得你丢执照。”他停了停,意有所指地朝某个方向侧了侧脑袋,“哪怕你现在有个了不起的亿万富翁弟弟。”

“确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Randi举起一只手试着解释,但另一个毫无起伏的平直声音插进来打断了她:“你以为你在威胁谁?”

“Mark!”她喊了一声,显然是想让Mark闭嘴,但他根本不理睬她的暗示,反而大步地走过来,转到Sean的面前。白炽灯光下的眼瞳泛着冷蓝的色调,紧紧盯着躲在Sean背后的Eduardo,嘴里的话却是冲着Sean的:“而你又以什么身份在这里说这些话?替谁说?”

Sean感到抓在自己衣摆上的那只手在那个冰冷的语声里明显地哆嗦了一下,连带着头都埋到了他的肩膀后面——他不太肯定那是因为Eduardo是在这种危险的声调里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安,还是仅仅因为被Mark的声音刺激到了。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之前和Randi讨论的话题——

康复的关键?哈?

眉间微微跳了跳,带着点刻意的温柔姿态,Sean伸手把躲在自己背后的人揽进怀里,并且在他把整个脸埋进自己脖颈间的时候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转身毫不意外地看到对面骤然缩紧的瞳孔——

哦,这个表情!Sean在心里暗自嗤笑了一下——或者他压根就是把这个表情放到了脸上,因为Mark此刻的脸色已经冷得能直接刮下一层冰霜来了。他看着Sean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小偷,一个盗窃了他Mark Zuckerberg私人珍藏的宝物,并且现在还被抓了个现行的小偷。

然而是你先不要他的——Sean冷笑着想——HELLO,股份,合同,记得吗?是你亲自设计并且赶走了自己最亲密的朋友,而你现在却为此责怪得到他的人?

抱歉,创造了Facebook确实是件非常酷的事,不过那可不代表地球法则从此就得围着你转了,CEO!而他也不会了!

收回和Mark对峙的目光,Sean朝边上的Randi投去一个轻挑的眨眼,笑容可掬地摇头咋舌:“威胁?呵呵,我以为这个应该叫做提醒?——你知道的,事先告知而不是背后动作的那种。”又在Randi蹙眉的表情中转回头来看着Mark,歪歪脑袋:“至于说身份么……监护人?哦,不,换个词,我觉得‘保护者’这个叫法会更恰当一点?所以,我其实只是在履行这个身份下应尽的义务,以及,”他顿了顿,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咬着重音,“权利。”

“义务?”Mark显然被上面那一连串的暗讽给激怒了,他眯起眼睛盯着Sean,面无表情目光锐利,语速飞快地向外面倾倒着刻薄的词汇,“什么时候起Sean Parker居然也学会这么高难度的法律名词了?果然被强制戒毒对你还是有不少好处的,不是吗?哦,还有,听听这个,”他顿了顿,竖起一根手指,学着Sean刚才的方式咬着重音:“‘保护’?哇哦,Sean Parker保护Eduardo Saverin?海水要变红色了吗?你确定做完忏悔后还来得及赶上那艘传说中的大船?要我好心地给你递条绳子吗?”

“而你也可以猜猜看,如果我赶不上了的话,Eduardo Saverin是会跟着你上船,”Sean亲昵地用手指缠绕着怀里人的发尾,朝Mark耸耸肩,尾音轻快地上扬,“还是跟我一起留在洪水里?”

他看到Mark猛地闭上了嘴,紧抿的唇如刀削般拉成一条直线,愤怒的红色在他的颧骨上蔓延开来,淡蓝的眼珠转成深沉的墨蓝色,而垂在身侧的手则紧握成拳——这让Sean想起了百万会员夜的那个Eduardo——他也曾像这样捏着拳头威胁着要揍他来着,虽然最后克制住了,但Sean可不敢肯定一个气疯了的Mark Zuckerberg有没有这样的自制力和风度——他可是早就见识过Mark在办公室里挥舞着那支重剑发火的样子。

所以当Mark伸手的时候,Sean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没有料到——该死的他真的应该料到这个的,见鬼!——Mark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

Eduardo,当然是Eduardo,还能是谁?

反应迟了一步的Sean眼睁睁看着Mark一把抓住Eduardo的肩膀,把他拽出了自己的怀抱,扯着他转过身面对他。

“Wardo!你……”Mark的声音因为高涨的怒气而变得尖锐刺耳,却在下一刻如同被冰冻住的火焰一样停顿住了——实际上是,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被冻结住了——因为Eduardo的表情。

那张好不容易才被Sean养起一点点血色来的脸颊上褪尽了最后一丝红润,惨白发青得像是窒息死亡的尸体;Sean最喜欢的那双漂亮的斑比眼中则满溢着恐惧,圆睁得几乎要从眼角崩裂开;牙齿不停地咯咯打着颤,甚至都没法咬住嘴唇。Eduardo满脸惊恐地一面拼命扭转挣动着肩膀想要摆脱Mark的手,一面死死抠紧手里仅余的一点连接在他和Sean之间的衣摆布料,就好像是溺水者正试图抓住最后的求生浮木。

就连见过Eduardo最糟糕时候样子的Sean都不曾见过他如此恐惧惊慌的状态,更不要说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的Mark——他像台信息过载而死机的电脑似的,无法动弹地眼看着Eduardo在自己手里惊惧挣扎,即便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大声告诉他现在应该先放开手——不然自己很可能会弄伤他,或者可能已经弄伤他了——却因为太过震惊以致于竟然无法使自己的大脑准确地对自己的手指下达松开的指令。他可以应付一个厌恶他、痛恨他、对他发火、或者哪怕完全无视他的Wardo——他甚至已经经历过了,却完全不知道该拿这个仅仅因为他的碰触就如此惊恐抗拒,拼命想要脱离他逃回另一个人——而那个人甚至是Sean Parker——怀里去的Eduardo怎么办。

直到Eduardo煞白着嘴唇剧烈地哆嗦了好几次,终于从中溢出一声喑哑破碎的嘶喊:“Sean——”

“你他妈在干嘛!快放开他!你会弄伤他的!”第一个醒过神来的还是Sean,他一手把Eduardo搂回自己怀里,一手用力去掰Mark的手指,急得语无伦次,连音调都变了:“听到没有!快松开!混蛋!你弄疼他了!你他妈想吓死他吗?”

被吼回神的Mark终于能够松开自己因为太过用力而变得僵硬的手指,却依旧只能呆立在原地无措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掌心,又看着把Eduardo整个人捂进怀里,像哄小孩子一样不断拍着他背脊摸着他的头发又轻轻揉着他肩膀的Sean。而Eduardo在钻回Sean怀里的时候终于呛咳着哭出了声音,双手紧紧缠绕攀附在Sean的脖子后面,浑身瑟瑟发抖——他的样子看上去也确实就像个被吓坏了的孩子,才三四岁的那种。

“我,我不知道他……”Mark结巴了一下,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了——比他刚开始所以为的、比他所能想象的都要严重得多的不对劲。他看着那个躲在别人怀里发抖的背影,慢慢吐出一口气,声音干涩沙哑中带着不敢置信的慌乱:“Wardo他……他出什么事了?”

“嘘,”Randi赶在一脸光火表情的Sean开口前摆手示意他噤声,轻轻推着Mark的背引导他在沙发上坐下来,“Eduardo确实出了点问题,这就是我们需要你帮助的原因。但是你现在最好安静地坐下来,别再说话,因为那真的会吓着Eduardo的。我知道你不想再经历一遍刚刚的情景了。稍后,我们会再慢慢解释给你听的。”

“哦,拜托去掉‘我们’,”正小心地拉开Eduardo的衣领检查他肩膀的Sean冷不丁地在一旁呛声道,“因为我现在可不确定让这家伙参与进来还是不是个好注意了。”

“Sean!”Randi一面按住习惯性地想反击的Mark,一面朝Sean皱起了眉头,“我以为你会把Eduardo的康复看得更重一点,至少重过你的赌气。”

“赌气?”Sean指着Eduardo肩上刚刚开始显现出来的几点指印状的淤青,又是心疼又是恼火,“你才该看看他对Edu做了些什么!吓唬他!伤害他!”他不由自主地拔高了声音,“他简直一点没变!而你!大医师!这是彻底的偏私!包括你擅自把Mark找来的行为!我会为此起诉的!我这句话是认真的!”

“我们为此道歉,”Randi顿了顿,避开了Mark的名字,“我和我弟弟。他不是故意这么做的,更没有想要伤害Eduardo的意思,但他确实对此很抱歉。我也很抱歉。”她在说话的同时把一只手放在Mark的肩上捏了捏,示意他让自己开口。而Mark这回没有无视这个暗示——说真的,他确实是被吓到了,完全不敢再有任何的轻举妄动。而且正如Randi所说的,他并不想伤害Eduardo,无论是在那件事上,还是在眼下的事情上。

Sean对此只是回了个冷哼,撇着嘴帮Eduardo拉好了衣服。

“另外,我也要郑重声明,我绝对没有做过任何违反职业规定的事,包括你所指控的那些。如果你愿意,我等会儿也可以解释给你听。”Randi继续说道,保持着一种语速平缓语声柔和的说话方式,她看了眼挑高了眉毛准备反驳的Sean,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你现在最好也平心静气下来,因为你也吓到你的宝贝了。顺便说一句,你们谁再大声争执吵闹吓坏我的病人,我绝对会灭了他的!我也是认真的!”

Sean顺着她的目光低头,果然发现Eduardo愈发畏怯地把头在他怀里埋得更深了,而当自己把手放在他肩上,想要让他放松下来的时候,却引发了另一阵剧烈的哆嗦——但幸好Eduardo还没有到要躲开他的程度,只是更加战战兢兢地缩起了肩膀,努力吞下那些涌到喉间的呜咽,却又一不小心被自己的一个哽咽的呼吸噎得直打嗝。

Sean觉得自己简直不能更心疼了。他叹了口气闭上嘴,环抱着Eduardo的手轻轻拍抚着他的背,帮咳得一抽一抽的他顺气,又拨开他哭得汗湿的额发,把唇压在他冰凉的额角,然后搂着怀里的人小幅度地轻轻摇晃着身体,把声线放到最柔一档,用唱摇篮曲一样的节奏嘘声哄慰着:“嘘嘘,没事了,宝贝,别怕,我在这呢,没人能伤害你,谁都不能,我保证,嘘,别哭,嘘……”

“我确实没有告诉他任何关于Eduardo的事,”Randi等了一会儿,直到Eduardo的呼吸终于慢慢平顺了下来,在Sean眼神的示意下才放轻了声音慢慢开始解释,依旧避免提及Mark的名字,并且保持着那种轻柔稳定的语声诚恳地说道,“我只是告诉他我有一个病例可能需要他的帮助,再没有别的了。我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什么时候需要过来。至于现在的情况,”Randi低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Mark——他一直一言不发地望着他们,或者说望着Sean和Eduardo,表情复杂,Randi暗地里叹了口气:“我猜,他可能只是以为我需要他在电脑或者网络方面的帮助,所以就在来旧金山出差什么的时候顺便过来看看?其实我也是中午才刚刚知道他今天在这边的,却没想到他会突然过来。”

Mark抬头看了自己姐姐一眼,抿着嘴,沉默地点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Sean研究地目光在一站一坐的姐弟两人身上来回转了会儿,扫过他们相似的眉眼还有其中含义不同的担忧,又低头看看埋在自己怀里的人,思索了片刻,才谨慎地缓缓开口:“所以,你现在还是坚持之前的治疗方案会有效?即使发生了刚才的事情?”

“事实上,它已经起效果了。”Randi微笑了一下,“以防你忙着抓狂所以没有注意到,提示一下,刚才Eduardo喊了你的名字。”

Sean一愣,下一刻整个人都蹦了起来!

“你能说话了!Edu!”他兴奋地捧起那张蹭了自己满胸膛眼泪鼻涕的脸蛋,期待又不甚确定地哄道,“嘿,宝贝,再喊一遍,喊我的名字!”

Eduardo就着这个姿势在他手心里眨眨依旧泛着点泪花的眼睛,哭得红红肿肿的嘴唇动了动。

然后Sean就听到了——那个轻轻软软的嗓音,带着刚哭过后的嘶哑和黏糯,连吐字也带着点磕磕绊绊的模糊不清,但Sean确确实实听到了。

“Sean……走……回家……”他的宝贝抽抽搭搭地说道。

Sean在那湿漉漉咸津津的腮帮子上猛地亲了一口,响亮地承诺:“好的,宝贝!我们回家!”

——终于写到大宝贝开口的TBC——

是的,我回来更这篇了~~还有人在等着Sean和他的大宝贝么

感谢 @空空空空 不厌其烦地帮我顺逻辑,理思路,你最好了!么么哒!

评论

热度(216)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