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番外都完结了还是没给个名字的SE(更4,完结,真HE)

狐说:

4

“所以,是Sean在你最痛苦最艰难的时刻陪在你的身边,是他在你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拉住了你。”Mark低着头看着脚下光可鉴人的高档大理石地板,刻意平板化的语调中是掩不去的苦涩,“而我则是那个搞砸了一切的人。我很抱歉,Wardo,我真的很抱歉。”

“Mark……”Eduardo侧头看着旁边那张总是被说成缺乏表情的脸上此刻浮起的明晃晃的沉郁之色,不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其实Mark并不是没有表情,只是很少有人能读懂,就像他其实也并不是不懂人心,只是不懂怎么正确地表达自己。

Eduardo塞下最后一口色拉,把空掉的盘子放到附近的桌子上,然后将一只手轻轻放在Mark的肩上,等对方抬起头看着他时,才慢慢地开口,语气平稳,语声柔和:“听着,Mark,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为了时隔这么多年后再来和你翻旧账或者指责你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即便那可能真的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光,但它们也都已经成为过去了。在那些我曾经彷徨迷茫的时间里,Sean一直在告诉我,不要让自己的人生被过往所束缚,人应该不断地向前看,而不是总是回过头去后悔自己走过的路。所以,到了今天,我可以平心静气地告诉你,我不后悔我们之间的一切,无论是我们初识时的那段友谊,还是之后发展出的那种似是而非的爱情,也无论是我最初给你的那笔钱,还是后来我砸掉的你的那台电脑。也许以我们现在的眼光去看,当时我们确实都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但我真的一点儿也不后悔。因为正是发生过的这一切,造就了现在的我们,更好的我们。我相信你也是这样的,Mark,”Eduardo停顿了一下,对着在他说话时一直凝视着他眼睛的Mark微笑了一下——那是一个他曾经常常会对Mark露出的微笑,而多年之后,它终于能再度毫无芥蒂地绽放开来,“虽然现在人们依旧会说你是个混蛋,而你确实也常常表现得像个混蛋,但我看得出来你已经不同了。现在的你会反省自己曾造成的伤害,并会为此觉得难过,还有,在过去的几年里,也是你一直在努力维系我们之间的联系。而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Mark,我已经原谅你了,如果你还需要我这一句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无论你曾经做过什么,我都已经原谅你了,所以,你也原谅自己吧。知道吗,Sean其实说得很对,我们都该对自己好一点,宽容一点,”他皱皱鼻子,补充了一句,“当然,我是说在好的方面。”

Mark沉默了一会儿,微不可见地点点头,小声说了句谢谢——他确实需要。事实上,这一句原谅,对他而言意义重大,尽管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包括Eduardo表达过这一点。而现在,在经过了这么多年后,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声。但很快地,Mark又开始撇着嘴低声咕哝着:“我真该把这些话录下来,放给你自己去听。‘Sean说得对’、‘Sean是对的’……这让我几乎都要忘了,你曾经有多讨厌他。”

“Hey!”Eduardo不满地打了Mark一下,“但他那个时候确实很讨厌嘛!缺乏时间观念、吸毒、泡妞、轻浮、张狂、还有被害妄想……”他一边顺嘴数落着一边顺手又从吧台上摸了杯起泡酒,满足地抿了一口后,咬着杯沿想起从前对某人的诸多不满,自己也不由地好笑了起来:“但那是刚刚认识他的时候,或者应该说,还不曾真正认识他的时候。人总是要等到相处得久了,才能发现那些掩盖在表象下的东西,你看,你对他的看法也是前后差异大不相同,不是吗?更何况,就如我刚才说过的,人都是会变的,而比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确实改变了很多。”

“变得更好了。”Mark点点头,总结道。这是事实,不可否认。自从Sean和Eduardo在一起后,他真的再也没有惹出过事情来,而且后来在引进那些线上游戏,加强用户与网站的粘合度等等的事情上也是贡献良多,可以称得上是Facebook前进路上聪明机变又有担当的一大助力。就连Chris有时候都会感叹,这整个就是一出再经典不过的浪子回头从良归正的戏码。

“是的,变得更好了。”Eduardo也点点头,笑颜逐开——确实,还有什么比自己的爱人为了自己而努力变得更好更值得高兴和骄傲的呢?

“sweetie!”一双手突然冷不丁地从后面圈过来搂住了Eduardo的腰,热呼呼的气息喷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又痒又想笑地挣扎着想躲开,却被对方乘机抢走了手上的酒杯,把剩余的那一半倒进了那张嘴里,还作势要吻下来。

“Sean!”Eduardo面红耳赤地低声喊了一句,责备地拍打了一下缠在腰上的手——这个老是不看场合的家伙!

但厚脸皮的家伙可不管这些,愣是用他带着潮湿和酒气的唇在Eduardo嘴角边偷了个亲吻,然后才向站在旁边的Mark笑着挥挥手:“抱歉,我得把他要回去了。”

“要回家了吗?”Eduardo转头打量了一下——但是派对一点儿也没有要结束的样子,倒是大厅的中央已经被腾空了出来变成了舞池,请来的乐队正奏起一支舒缓的曲调,而所有的人也正朝这边看着。

呃,刚刚发生了什么吗?在他和Mark躲在角落里谈话的这段时间里?

Edurdo疑惑地看向Sean,而对方只是咧着嘴朝他笑,带着点狡黠和得瑟,就像他从前无数次准备搞点花样的时候:“跳舞时间,亲爱的。”说着,他放开Eduardo,自己也退后半步站直了身体,从容地弯腰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然后朝Eduardo伸出手:“May I?”

Eduardo有点摸不着头脑地眨眨眼睛——这又是在唱哪一出啊?不过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Of course!”——当然。他永远不会拒绝这只手的,这只带他走出所有黑暗阴霾为他抚平所有悲伤疼痛的手。

下一刻,Sean就搂紧了Eduardo的腰,让他比需要得再稍稍贴得近了一些,随即用几个漂亮的旋转把他带进了刚刚空出来的舞池中央。

其实严格说来,两个一米八以上西装革履的大男人搂在一起跳舞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奇怪和别扭的,尤其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但Sean Parker似乎总有能将这种违和感消弭于无形的神奇魔力,而且说真的,Eduardo一点儿也不在乎那些人的眼光,不再会在乎了。

头顶上一支支巨大的水晶吊灯照得整个大厅辉煌华美,而眼前的人淡蓝色的眼睛晶莹璀璨,自始至终地凝视着他,嘴角带笑,眉目含情,轻轻在他耳边合着曲声哼唱:

……

In that wonderful moment something happenedto my heart!(在那美妙的一刻,你已深入我心)

So I'll keep changing partners till you'rein my arms and then(于是我不断交换舞伴,直至再度拥你入怀)

Oh!My darling I will never change partners again.(哦,亲爱的,此后我将永不再交换舞伴)

Eduardo知道从他们开始跳舞起,就一直有小声的惊呼和窃窃私语声在周边围绕。

但Eduardo才没空去管这些。

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开始有点晕眩了,虽然,嗯,只有那么一丢丢。他有点猜到Sean想干什么了,但他依旧不敢相信这个猜测。

直到一曲终了,Sean带着他转过最后一个圈,然后倏地就势一弯腰,单膝跪在他面前:“Edu,不,Eduardo Saverin,请你和我,Sean Parker,结婚吧!”

没有花哨的甜言蜜语,没有浮夸造作的姿态,而是以最传统也是最直接的方式和言语。

有那么一刻,Eduardo心里在想,这可真是一点都不Sean Parker式的求婚啊。

不过,听听周围响彻的那些几乎要掀翻屋顶的惊呼声,以及毫不遮掩的口哨声、掌声还有拍照的咔嚓声,哦,Eduardo相信有人甚至已经直接开启视频模式了。他已经完全可以想见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会是什么样了。这些年他们刻意保持的低调算是全都白费了!

好吧,所以,这仍然是非常的Sean Parker式。

但是——

“我以为你求过婚了?”他眨眨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单膝跪地仰头看着他,咧着嘴,笑得都可以去做牙膏广告的男人,“而且没有记错的话,我那时也已经答应了。”Eduardo忍着笑,学着Sean从前作弄人时的样子,装模作样地看看表:“就在72小时之前。”

是的,Sean已经向他求过婚了,就在他们飞到加州来参加这次Facebook十周年的庆祝会之前三天,在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上。

其实,这几年里除了为处理一些投资事宜而停留在新加坡之外,他们两个一直在到处旅行。他们曾一起攀上过世界之颠,也曾一起到过极北之地;他们一起欣赏过奇妙的午夜阳光,也见识到了缭乱炫目的极光;一起吃过刚从树上摘下的甜得淌蜜一般的热带水果,也一同尝过刚刚打捞上来的王鲑的鲜甜肥美,当然,那不可避免地让他们同时想起了初见面时那段关于鲑鱼和马林鱼的比喻,并因此一面拌着嘴一面笑着开始接吻,即使磕疼了彼此的牙齿和舌头也不舍得放开。他们走遍世界各地,看过那么多壮丽的人文景观和玄妙的自然风光,但如果要让Eduardo从中选一个的话,在他心里全世界的美景都比不上那个被世人称为天空之镜的地方。

那个由厚厚的盐坪沉积物积淀而成的平原空旷得无边无际,结实而光滑的地表上是纯粹的晶亮与莹白,由雨水积攒起来的浅浅湖水澄澈清明如工艺精湛的玻璃镜面,分毫毕现地倒映出头顶上方同样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和漂浮其上如棉花糖一般大朵大朵的云彩。间错其间的生长了千年的仙人掌碧绿沉着,振翅飞舞的娇小蜂雀羽色斑斓,成群结队的火烈鸟艳丽的羽毛映得天地间一片粉霞似锦。而就在这片美得如梦似幻宛如世外仙境的天地间,也是面前这个男人,紧紧拥抱着他,深情满溢柔情缱倦地啄吻着他的唇瓣,在他耳边呢喃着世界上最甜蜜的诱惑:“我们结婚吧。”

Eduardo很肯定自己当时点头了。因为之后他们就开始接吻,唇舌纠缠灵魂相交,从暮霭紫霞一直到星斗满天。

那是Eduardo一生中最甜蜜的时刻。

而现在,他总是花样百出老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爱人正对着他笑得甜蜜又无赖:“是的,那是私人求婚,只关乎你和我。但这是Facebook的十周年庆典,亲爱的,这里是一切的起源,而我想要所有人,那些经历过的和没经历过的,一起亲眼为我们见证一次。我爱你,Eduardo Saverin,用我的生命和灵魂,请求你应允伴我共度余生。”

Eduardo万分惊讶地看着Sean从那身笔挺的订制西装内袋里掏出戒指——上帝作证!从离开玻利维亚再到来到加州,他们几乎一直待在一起,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去买的戒指?

“快一点,亲爱的,我膝盖都跪疼了。”无赖的笑容转眼又变成了撒娇,但那双晶蓝色的眼睛深处是再分明不过的认真与执着,“所以,你的回答呢?”

“Yes!”Eduardo笑着摇头,又笑着点头——答案当然只有这一个,在他们走了那么多弯路,经历过所有那些伤痛和挫折之后,在他们命运交织在一起,并彼此以灵魂相托之后,怎么可能还会有别的答案呢?

Eduardo拉起保持着标准求婚姿势为他套上戒指的Sean,接过另一枚亲手戴到了对方左手的无名指上——那个据说直通人心的地方,然后主动靠过去完成了求婚仪式最后部分的那个吻。

为周年庆祝所准备的烟花在那一刻窜上了高空,炸开五颜六色的光斑,炫耀般地照亮了硅谷大半个夜空。

“好了,自此之后,我可以理直气壮地把白手套扔在任何一个企图靠近你或者拐走你的人脸上,哪怕那是个黑客高手或者,”Sean用自己的额头贴着Eduardo的额头,意有所指地朝某个方向努努嘴,“击剑高手。”

上帝啊!

Eduardo不由自主地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可真是再Sean Parker不过的吃醋方式了。

“你个白痴!”Eduardo轻轻骂了一声,以一点儿都不绅士的方式,然后勾着他的脖子,将他拉入下一个热吻中。

吃陈年飞醋什么的,真是笨得可以了!

但Eduardo想,他简直爱死这种吃醋方式了!

 

 ——真ENDD——

好吧,这个没名字的SE我终于写完了!传说中喜闻乐见的求婚梗。

其实这章本来应该昨天白色情人节发的,但因为L主总有个最后一张爆字数的奇怪习惯,于是就一直拖到今天才全部写完。

然后,本来还想过要写Sean带花朵离开时马总来送机的梗的。但其实想写的只有一个场景,就是临走之前,花朵对马总说,我们一直没有好好说过再见,无论是在Facebook的总部那次,还是在那间质证室里,或者在Sean家里的那次。所以,这一次,让我们好好说再见。再见,Mark,照顾好Facebook,还有你自己。

但L主实在太懒了,懒得为这个场景再写一章出来了,所以就在这一笔带过了。

所以,这篇就真的完结了。以及,是的,这篇SE就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名字了。最后,没错,我就是故意的= =||

哦,对了,他们跳舞的那首曲子,就是《Changing Partners 》超好听的一首歌。有人看过邓萃雯版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话,应该记得,这是莲茜唱过的歌。
 以及,扔白手套的梗不需要我解释吧?

评论

热度(146)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