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甜牙齿,辣情人(SE,粽子节贺文,一发完)

狐说:

令人意外的是,Sean Parker竟然是个甜牙齿。

Eduardo在包粽子的时候悄悄嘀咕了一句,然后把另一颗浸透了蜂蜜的金丝蜜枣去核后埋进雪白的糯米里。

这是个秘密,一个Eduardo最近才发现的Sean的小秘密。

之所以说是秘密,因为Sean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事实上,他对各种各样的美食无差别的热爱也把这个小偏好完美地掩盖了过去,以致于Eduardo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

那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啊,大概是在他们正式开始同居之后。

开始只不过是Eduardo偶然地发现他总是能从Sean的床头柜里、书房的书桌里、乃至客厅的储物橱里发现一些糖果、巧克力之类的小零食。跟着他注意到每当Sean又无聊地成功入侵了某个地方或者看中了哪个颇有意思的项目,再或者,只是给Eduardo写了一个没什么实际用处但非常可爱逗趣的小程序的时候,他会随手拉开抽屉翻出颗糖果、巧克力、甘草扭扭糖之类的东西塞进嘴里含着慢慢舔 咬 吮 吸,一脸满足的样子就好像刚刚获得了什么了不起的奖励一般。而如果Sean心情不大好——那通常是在他攻略某个程式遇到了瓶颈的状态,或者生意谈判不那么尽如他意的时候,或者最严重的,在他还处于刚刚取得戒 毒阶段性成功的不稳定时期而变得格外容易暴躁的那段日子里,一杯浓郁香甜的热巧克力总是能起到令人惊异的安抚作用。

他甚至连牛奶都爱喝甜的!Eduardo在心里又加了一句。而值得高兴的是,那能让Sean的睡眠质量明显改善。

于是Eduardo开始有意无意地往家里屯甜食——各式各样的蜂蜜、甜甜软软的棉花糖,五彩缤纷口味多样的水果糖,还有酒心巧克力什么的。哦,尤其是酒心巧克力!日本的、俄罗斯的、法国的,说真的,他简直爱死Sean Parker含着它们和他接吻时的那种感觉了!

至于说到Eduardo自己嘛,毋庸置疑的,他更偏爱浓烈的风味。

这当然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要知道,Eduardo可是一个出生在巴西带着南美血统的孩子,尽管很小的时候他就跟随父母从里约移民到了迈阿密,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辣椒、熏肉还有炖菜等等这些巴西口味食物那种与生俱来的热爱。就连在哈佛就读期间,他都会在宿舍里备两罐家里特质的辣椒酱,偶尔当他胃口不好的时候就舀两勺拌在饭菜或者意大利面里。有一次他还拿这个给Kikland成员们做过一回巴西炖菜,直吃得Dustin和Bill泪流满面差点当场跪地求嫁。

同居后,Eduardo也给Sean做过一次巴西炖菜。但,上帝啊,他怎么就忘了Sean那有过敏 性 哮喘的喉咙根本经不起在赤道烈阳下生长起来的辣椒的刺激呢?当时Sean满脸通红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简直要把Eduardo吓出心脏病来了,他差点就要不顾Sean的强烈反对打电话叫救护车来了,如果不是那两杯浓厚的澳洲酸奶及时地安抚了Sean脆弱的喉管壁,进而使他的呼吸逐渐恢复了正常的话。

但从此之后,Eduardo把家里所有刺激 性 的调味品都清出了厨房。

说不想念肯定是骗人的。但人生总是要有点放弃的嘛,再说,很多时候,甜食真的挺能让人心情愉快的,不是吗?

把最后一根棉绳缠牢系紧,手边青黄色的竹篾簸箩里已经有了6、7个成品了,绿油油的粽叶裹成的三角包愣头愣脑的,看着还挺可爱的,Eduardo歪头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成果,再回头看看卫星云图上重点标出的区域堆积的雨云,耸耸肩露出一个苦笑——但是某人怕是来不及赶回来吃上新鲜货了呢,真可惜。

 

一大清早的,粽叶的清香混合着糯米的黏香在空气里弥散开来,那是烧煮新鲜粽子时才会有的味道,肆无忌惮地霸占骚 扰着嗅觉,只是今天的粽香里似乎还混进了一丝鲜香辛辣的味道,更是撩得人馋涎欲滴。

Eduardo就是闻着这个味道被饿醒过来的,却抱着凉被赖在铺了竹席的大床上打着滚不想起来。昨天傍晚的时候他收到了下个月FB召开股东大会的邀请函,稍微晚点的时候又下起了大雨,而原定应该在晚上11点飞机回到新加坡的某人也不出所料地打来了电话,急匆匆地说了飞机因为暴雨误点赶不回来,让Eduardo不用等他睡觉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咕嘟冒泡的小情绪在Eduardo心里慢慢叠加,一些已然久远了的前尘往事也扎堆凑热闹般地在梦境中纷至沓来,害得他翻来覆去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一夜不得好眠,到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

随手抓过扔在床头的那张纸质优良印刷精美的邀请函,目光滑过那些冷冰冰的客套话落在署名处——Mark Zuckerberg,手写的签名,笔锋锐利顿转果决,真正是字如其人。

倒不是说他还留恋什么,或者怨恨什么——他们当初都太年轻,都太自负,也都太决绝,没人肯低头更没人肯认错,而他们对彼此的期待又差别太大,走到那一步,是当时当刻的事态发展,也是他们各自的性格造成的。时至今日,他已不再耿耿于怀孰是孰非。遗憾,或许难免;但执迷,早不会了!至于所谓的遗憾,他需要……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也许就如某人说的那样,他们——他和那个人,只是还欠对方一个正式的告别。

总有一天的吧?Eduardo把卡放进床头柜的木盒里。翻了个身,看着漆成淡天蓝色的天花板,想起另一双靛蓝色的眼睛,他现在新的烦恼之源——也不知道现在到哪了?居然一晚上都没有一个电话。

正腹诽着,床头的手机像是感应到了不满般突然就响了起来,Justin Timberlake用他迷人华丽的假音一遍遍唱着cry me a river,把Eduardo从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里拉了回来——某人的专用来电铃声。

“喂?”Eduardo缩进被子里懒洋洋地接起来。

“Edu,亲爱的,醒了么?”某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

“嗯。”而Eduardo只是爱答不理地应了一声。

“宝贝儿想我了吗?”

“哼。”愤愤不平的气音。

“哇哦,我猜这是肯定回答了。”调笑的声音赶在Eduardo开口反驳前,飞快地加了一句,“我也想你,甜心,非常非常想。”

“哼。”撇嘴。

“所以,现在,快点挪挪你的懒屁 股下楼来,还是你想我上来抱你下去?或者你更喜欢一顿床上的早午餐,不过那样的话,我想你得先喂饱我。”尾音上勾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笑意,还有调情的味道。

“嗯……嗯?”Eduardo漫不经心地哼哼着,然后突然醒悟过来,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蹬蹬蹬地往卧室外跑,越过走廊的栏杆向下张望着,“你回来了?什么时候?”自己怎么没听到动静?

客厅里空荡荡的,但是地上多了一个打开的黑色的旅行包。然后像是料到他的举动一般,某个顶着一头打理得精致有型的小卷毛的家伙从厨房的方向探出大半个身体朝他挥挥手,骚包味十足地抛了个飞吻。

Eduardo摸摸脸,耙耙头发,一扭头奔回了卧室,呯地一声带上了房门。

楼下厨房里的人则摸摸下巴舔舔嘴唇,露出一个眼尾勾勾的笑容。

 

等到Eduardo洗漱完毕套上家居的休闲服,弄平了那些到处乱翘的头发——没有用发胶,事实上他也没那么喜欢发胶——下楼走进厨房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两只碗,每只碗里各放着一只剥了粽叶的粽子——白白糯糯里透着丝丝缕缕蜜色的,Eduardo相信就是自己昨天花了一下午时间包出来的蜂蜜金丝蜜枣粽,另一个碗里那只扎扎实实浓油赤酱的,他猜,大概是某人带回来的。

而那个某人,正端着两杯汤色澄清的绿茶——一看就是用他们上个月去中国旅行带回来的茶叶泡制而成的——从厨房的玻璃移门后转出来。

“嘿,过来尝尝味道?”Sean迫不及待地咬着自己碗里那只蜜枣粽,同时把另一只碗推给Eduardo,并顺手递上了筷子,一面鼓着腮帮满脸享受地咀嚼着,一面用那双深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地盯着Eduado看。而Eduardo则盯着他眼睛底下青黑的眼袋看——好吧,等会儿他们可以解决这个的,用他们最喜欢的方式。

用筷子戳起那个酱色的粽子放到嘴边咬一口——

哦,上帝啊!!

Eduardo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舌头。

他吃到了什么?清香的糯米里包裹着的紧实肉块,肉嫩汁多,胡椒和孜然的比例恰到好处,而最最重要的是,完美统合两者的那股鲜辣的味道!那个很早之前就被他从食谱上划掉的味道!

Eduardo瞪大了眼睛看着Sean,而对方只是笑咪咪地点点头,然后变魔术一般从背后拿出两只玻璃瓶搁在桌上,冲他笑得无辜又溺爱:“原产地出品,口味有保证!”

“你,你绕道去了迈阿密?”Eduardo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找我妈妈要了辣酱和烤肉?还找人把肉包进了粽子里?”

“反正飞机要晚点了嘛!但必须纠正的是,这可是我自己包的,肉也是我亲手烤的。”Sean骄傲地抬抬下巴,“别以为就只有你会偷偷学一手。”他看着Eduardo开始变得湿漉漉的眼睛,夸张地叹口气,张开双臂把人搂过去:“哦,上帝呀,你可千万别哭鼻子。那会让我觉得自己必须要深刻反省一下以前做得究竟有多糟糕,以致于才这么点小玩意就能让你感动得要哭。”

“你以前是挺糟糕的,老实说,”Eduardo在他的怀里吸吸鼻子,又在对方怀疑地拧眉里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我是说,作为一个刚刚认识的人来说。但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作为情人,你简直……Incrível!

“我猜,这是好的意思?”Sean笑嘻嘻地在那双湿润微红的眼睛上亲了一口,得意洋洋地挑挑眉毛。

“Amazing!”Eduardo抬起头,迎上那双深蓝色的眼睛——那里面有一个笑得满脸幸福与满足的自己,“每时每刻!”

小玩意?不,如果一个人会记挂着你的口味你的想念,如果他愿为此绕行几百英里,如果他会为了赶回你的身边日夜兼程,那就远远不只是什么“小玩意”。

Eduardo放下筷子,热气腾腾的粽子被搁回碗里——它们可以再稍微等一会儿,而眼下,此刻,他们有更重要的事。

贴近,亲吻,唇舌交缠间,蜜枣的甘甜与烤肉的鲜辣混合成一种绝妙的味道。

哦,还有酒心巧克力的香稠柔滑。

等等,这个混 蛋什么时候把它塞进来的?他才刚刚起床好不好!!

END

大家粽子节快乐!不管咸粽子,甜粽子,吃得愉快!

评论

热度(106)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