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何夕月光寒 01

白术:

•是古代pa
•时间大概是架空的战国时期,道家叶×儒家张(学百家争鸣的脑洞)
•最近应该会专注这篇……更新还是不定×
•顺便我过激叶左,悄悄打个叶攻标签(没有人会在意的


【1】
朗月疏星,清风拂面。这样的夜晚应该是适合读书的。而事实上屋里的张新杰确实这么做了。
如果没有突然从围墙那边掉过来的人的话。
“哎哟!”叶修一个没踩稳直接从墙上掉了下来,爬起来拍拍道袍上的灰尘,一抬头看到张新杰非常严肃地盯着他。
“嗯……那什么……新杰,今天天气挺不错的。”叶修顾左右而言他。
“所以你选择跑到我这儿来,还是翻墙。”张新杰面色不善,重重咬了一下“翻墙”这两个字。
“你看这不是清风明月,适合月下摆酒,谈诗论道,你就别读你那些劳什子竹简了,陪我赏赏花,岂不快哉。”
“在下《春秋》第十二遍才读了七分之一。”
“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今朝有酒,当然是今朝醉的好。新杰你就暂且放一放那些治国大道吧。”
“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是五月十六,而这是你这个月第十六次这么说……我也是第十六次答应你。”
“不应该只有十五次?还是说……你答应了!来来来,我有新开封的杜康,价钱可不便宜,足足用去我五颗逍遥丹。”叶修轻车熟路向院中石几走过去,解下腰间酒葫芦倒入看起来早已准备好的酒壶中。
“逍遥丹?你又出去做传销。你那些毒物合成出的东西,别说延寿,不令人短寿就很不错了。”张新杰无奈,走进屋中吹灭油灯。
院中只余下澄明月光,月季的影映在墙上,绰约似美人舞。
“怎么能是传销呢,那也确实有用,至少可以强筋健骨,加速疗伤。你不也试过我的生龙活虎丸?”叶修自斟一杯,不忘替他倒满酒。
张新杰微微一哂:“你那生龙活虎丸味道真是难以忘怀,不过也有些用。只是逍遥丹未免与名字太不符。”
叶修也不争辩,啜饮一口看着风带动细软树枝飘然舞动,末了转移话题道:“每次与你共饮都要细品,不然怕是你一点也碰不到这酒。”
“细品方出酒味,若是如你那般牛饮,便什么也喝不出。”
“怕不是你酒量不好。”叶修眯起眼睛,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杯子。
“你若是想豪气一点饮酒,下次带着坛子敲门便是,何必翻墙。”
叶修一时无言以对。
“听说,秦地又战乱了。”半晌,还是张新杰先开了口。
“是。”叶修抬眼看向他,转着杯子,“你不是从来不过问这些?”
“那天中草堂的王杰希又闯进来,拉着我絮叨了好半天。”
“你也不能怪他,谁让他家弟子跟着别人跑了,他没处说,又不来找我。”
“他为什么不去找你?”张新杰叹口气,“你成天没正事做,不是正好。再说,中草堂可就有一个方士谦呢。”
“他和方士谦可不说这些。”叶修意有所指。
张新杰没有回答。叶修又问:“你可知,楚王快要败退了?”
张新杰凝视着叶修饮下散发着微光的酒液。楚王此次出兵直指秦国咽喉之地,是块易攻难守的地方,不想竟然还是呈现败退之势。
“秦国领兵的,是韩文清。”叶修说。
韩文清,秦国虎狼之将。
叶修曾经也有多次提到过他,但是从未有一次像现在一样,竟是隐隐有些怒意。
“楚王这边怕是不好受了。”张新杰答道。
“是啊。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叶修饮尽杯中酒,从正门走了出去。
张新杰摇头。你说这人,既然走的时候走正门,来的时候又何必翻墙?


叶修回到自己院里时,苏沐橙已在等着了。见他回来,颇有深意地笑了笑。
“你又去找他了?”
“是啊。”叶修说。随后又问:“小唐怎么样了?”
“柔柔……重伤,小安在给她抢救呢。要是能熬过三天,就有活下来的机会。”苏沐橙道。
“让小安好好救人,需要什么药材去中草堂拿。”叶修转头看着不知何时进来的王杰希,“老王总不会介意的吧?”
王杰希看着他:“反正你我都知道,中草堂这药铺的招牌不过是个幌子。”
“是啊,谁能想到这天下最大的连锁药铺竟然是个情报组织?”叶修拆台的技能已经是被动发作了。
“老王,我想和你换个情报。”
“换什么?楚秦之争?你应该知道的比我多。”王杰希抱臂坐到院中石凳上。
“换个人。”
“谁?”
“张新杰。”
“此人……?不就在你隔壁?”王杰希慢悠悠道,“再说,我这儿真没有这个人的任何信息。”
“切,没想到堂堂中草堂竟然如此小气。”
王杰希摇头:“你激将也没用,我这儿真没有。我还奇怪呢,不过一个书生而已,你要用什么来换。”
“书生?”叶修上前两步盯住他,“连你都查不出的人,你觉得他只是个书生?”
苏沐橙终于看不下去,敲敲桌子示意叶修还有正事。王杰希识趣地挥手作别,只给叶修留了一句“你要是能查出来记得告诉我”。
王杰希的身影消失在院中,叶修看着他走出去:“真不知道老王成天想些什么,神神秘秘的。”
“毕竟他做的就是收集信息这一行啊。”苏沐橙从袖中摸出一张折得整齐的纸递给他。
叶修看罢,将纸上浸了点酒,纸上的字迹慢慢变淡,继而成了张白纸。
“又是老魏的手笔?”还没来得及点火的叶修愣了一下,把纸收了起来。
“是啊。他最近打了鸡血似的搞了这么一大堆。”苏沐橙扫了一眼,突然压低了声音问:“咱们要不要动用一帆?”
“不用。有小唐撑过去最硬的一仗,应该是和谈。这点眼力楚王还是有的。”
“可是这样下去楚国就要亡了!而且柔柔也……”
“本来就是必败的局面,尽尽人事罢了。”
“可是……!”
“所以说要好好尽人事啊。你联系一下包子,他现在应该在齐国吧?”叶修望向院子外面,“老韩既然伤了我们的人,怎么能就这么过去了。”
“他是在齐国。你以后还是少说点丧气话,果果听见了又得数落你。”苏沐橙拢一拢耳后的长发,转身欲走。
“她是你们的‘巨子’,我又不是。不过既然决定了帮你们,我也不会就这么放弃——必败,说的是楚秦之争,没想到小唐竟然做的比我想的还要好一些。”叶修放松地坐了下来,“哦对了,你别走正门,委屈一下从后边翻出去吧。”
“就你激她用的那话,别说是柔柔,就是别人也该怒了,更何况柔柔那性格,你越是激将她越来劲,我都要替她鸣不平啦。”
下一刻,苏沐橙已经消失在院落中。
叶修深吸一口气,这才想起前夜的生生造化丹火候差不多了,不如去村口沽点酒喝。


苏沐橙再来的时候,已经是七天后了。
她有些慌张地进入叶修的院子,在叶修往丹炉里倒药材的时候找到了他,说:“叶修,情况有变。”
“怎么了?”突然出现一个人,叶修的手仍然很平稳地倒入适量的药。
“包子……我们联系不上包子了。”
“他那么脱线的一个人,说不定只是有点事。”
“不可能。连罗辑的傀儡都找不到他人。”
“哦?那看来是被抓了。”叶修很平静,顺手点着了丹炉回到天井。
“果果说让你去找他。”苏沐橙跟在后面,呼吸还没有完全平稳下来。
“不可能。”
“果果还说就知道你会干脆地拒绝,她还说……”
叶修示意她说下去。
“……她还说查到了我哥的事。”苏沐橙犹犹豫豫,语气有点遮掩不住的高兴。
“什么时候走?”
“尽快。我得走了,我去通知沿路的人保护你。”
“那么……”叶修看看屋里,“这一炉炼出来我就出发。”
几乎是苏沐橙刚走,大门那儿就传来了敲门声。
叶修开了门,意外地看到张新杰牵着马站在门口。他还是穿着白色的儒服,缥缈得不像世间凡人。
“叶修,我来告辞。我要动身前去齐国,听说那里要举行论道。”
“这么巧,你也去啊?”叶修有些意外,“进来等我会儿,一块走吧。”
张新杰也愣了:“你也参加?”
“哈哈哈,吾辈对道的领悟岂是凡夫俗子能够理解的?——不过我不去论道,我是要去齐国,我有一个亲戚在那边,听说得了严重的病。”叶修胡诌道,他知道张新杰一般来说都不会质疑。
“你不关注这些。”张新杰栓了马跟着叶修走进门,难得质疑了一次。
“切,竟然被发现了。”叶修面色不改让他坐下,风拂过紫竹叶簌簌作响。
“我有一个朋友。”
“他悟性很高,对道的领悟非常深。而且世上几乎没有他不会的事。”
“后来,他死了。”
张新杰愕然。
叶修进屋拿出那些药,又去卧房捏了把碎银放进同一个荷包——里面同时还有之前放进去的东西,出来招呼张新杰。
“走吧。”
“嗯。”


——TBC.——

评论

热度(33)

  1. 白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