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何夕月光寒 03

白术:

•感觉自己越写越跑偏还没怎么走感情线……
•bug多多……感觉自己犯了不少历史错误orz
•连续熬夜使我思考效率也低下了。







03
张新杰决定先去方才众人聚集的地方找一下,毕竟东西是在那里丢的。他出门的时候向对面房间虚掩着的门望了一眼,整洁得不像已经有人入住了。
这说明叶修根本没有来过。他本来就没带什么行李,估计只是让小二把东西放进来,自己直接出去了。
时间分明已经是日暮,城里聚集的人却仍然没有散去。张新杰缓步在人群中穿梭,目光避开各种障碍在地上扫视着。然而天不遂人愿,最好的一种设想——只是掉了——看来是不对的。张新杰抬头观察着众人的表情,每一个行色匆匆想要挤出人群的人都是有嫌疑的。
落日渐渐隐没于西方的山,天色渐渐暗下来,人群开始散去,徒留一地狼藉。张新杰逆着向四面八方散去的人走着,模糊地看到场地中心有一个人影背对着他,长发异常的……眼熟。
如果没有看错,那个人应该是叶修。
张新杰集中注意正待仔细观察,就见一抹银光闪过,伴随着……正对着叶修的那个人远远传来的喋喋不休。而叶修仅仅是闪身躲过,好像敷衍着回了一句话,不超过十个字。
张新杰瞬间明白了叶修在来的路上为什么那么不自然。没有人在看到黄少天的那一刻面不改色,除了……除了他们俩旁边看起来就像喻文州的那个。
人群基本上散尽了,风终于没有了障碍物,从那边传来的对话也从断断续续变得连续起来。张新杰站在原地,没有要走的意思。
“哎我说老叶你跑这里来干什么?你不是已经决定归隐山林隐居一辈子了吗,又出来捣什么乱捣什么乱,到时候我们蓝溪阁被波及拿你是问!”
“还说呢,你们什么时候把大本营搬来了魏国?还做起表演这一行了?终于能够用上你那‘哲理之剑法’了?再说你们蓝溪阁反正本来就……”
“本来就什么?”喻文州适时介入对话。
“……本来就方兴未艾蒸蒸日上日薄西山啊不是,文州你懂我意思。有你们这位大剑客在,肯定有所建树,你看这又要削我头发了不是。”叶修非常冷静地一瞬间改变了语意,毕竟,对面有两个人。
“所以,你就准备自己去闯那虎狼之穴?你要是出了问题你怎么查那件事?让苏姑娘自己来?”黄少天情绪很激动,但是依然没有忘记反驳叶修,“还有啊老叶我是个靠嘴皮子吃饭的听到你夸我剑术高我怎么这么‘开心’呢?”
“不用客气。”叶修回答。
张新杰站在原地。如果叶修是那个人……?
怎么可能。张新杰兀自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他没有听到,背后的叶修注意到他离开之后说的那句话:“我不能让沐秋……我至少要尝试一下。”语毕大笑一声,转身欲离开。
“诶别走啊老叶,和你一块来的那个,是个生面孔啊?你又坑蒙拐骗谁了?”
“说出来吓死你们——一个普通的读书人。”
“真的?哎不是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你当年还和我们说苏沐橙只是个普通小姑娘,结果飞檐走壁无所不能的事你忘了?”
“是啊,”喻文州接过话,“那件事发生的时候虽然我们不在,却也略有耳闻,可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应对的。那个人究竟是?”
叶修无奈:“老王都不知道,不信你问他。我真得走了,还有人等我呢……你们就是专门过来劝我别去的?”
“你觉得我们很闲吗?最近好不容易各国国君都开始带着脑子治国了,我们连小卢都用上了,人手根本不够,这种时候我们俩跑过来不就是不想看你送命?”黄少天激情澎湃义愤填膺。
“那,谢谢关心,告辞。”叶修向城北的方向迈步,消失在渐临的夜色中。剩下黄少天在原地跳脚。
张新杰从树后绕出来。他意识到方才叶修注意到了他,才故意不说某些话。
那么,那天给他令牌的那个人说的有关于叶修的话……所谓的没能查证,也已经清晰了。
叶修……就是“叶秋”。
张新杰着实被这个事实惊到了,那么在出发当天叶修说的“朋友”……就应当是苏沐秋。
张新杰脑子里慢慢捋着这一切的关系,不知不觉就……走错了路。
“……”很显然,夜晚会让人思考效率低下。


城北。
摇曳的烛光暗淡得像是要熄灭,光亮无法填满这仅能站得住脚的简陋民居。叶修倚着墙站着,看着墙角木桌上的令牌,即使在这样暗的光线下也依然反射着冰冷而夺目的光。
“我有几个问题。”沉默良久,叶修开口。
“问。”方锐懒洋洋道。
“第一,你俩是怎么在这小地方住开的。”
“……这不属于你的关心范围,但是谢谢关心啊。”方锐咬牙切齿,“他有时候在上面,有时候在桌上,我在地上。”
叶修同情地抬头看了一眼挂在梁上的莫凡:“第二,你什么时候重操旧业又不练气功改成盗贼了?”
“今天下午,你们俩进城开始。”方锐的脸色瞬间变得更难看。
“第三,这是张新杰的?”叶修怕方锐突然重拾气功拿自己练手,这才把话题拐到了正道上。
“是,他压在书底下的。我割的口子,莫凡带回来的。”
“哦。所以这就是沐橙让你们俩搭档的理由啊……”叶修强忍笑意,这两天没人说话估计得憋死方锐,虽然方锐的能说会道不及黄少天,但是猥琐程度绝对甩他好几座城。
“是。哎我说老叶你还想不想说正事?”
“你说你说。”
“这是霸图的牌子。”
“我知道。我还认得出来。”
“那你的张新杰,极有可能是霸图的人。”
“我倒觉得未必。”叶修敛了神色,难得认真。“他学的可是正宗的孔夫子,怎么会同意他们的严刑峻法。”
“你学的还是天地万物的道呢,怎么还帮我们?”方锐反问。
“这……”
“所以这个东西,可能是霸图的调兵令。”
“那怎么会到齐国?霸图的人大部分都在秦国吧。”
“所以,可能是霸图藏了什么人在齐国,而这个人不是一般人,是需要韩文清的令牌才能调动的,卿大夫,或者还要高。”方锐分析得头头是道。
“或许吧,那这个就给我了。”
“诶你等会,这个怎么能给你?这可是我们俩的战利品。”
“别废话。”叶修伸手去拿,“忘了为什么沐橙让你们来了吗?”
“不是,老叶,你要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还给人家啊。”
“还给他,让霸图的计划实现?”
“我要他还有用。忘了我是为什么来的了吗?”方锐听了这话,只得悻悻放开手。
叶修把令牌攥到手里,太过于使劲,令牌的边角几乎嵌进血肉,骨节因为用力有些泛白。
上一次他见到这东西的时候,上面还沾着苏沐秋的血。
他一定要完成苏沐秋的遗愿……无论前方是虎穴龙潭。
“下次做记号的时候再稍微隐蔽一点,还有,你的烟玉的烟太呛了。”叶修临出门前看似随意地对着挂在梁上装睡的莫凡道。
莫凡没动,只有睫毛轻微地抖了一下。
叶修莞尔。


叶修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他先上了二层,见张新杰还没回来,心里也是犯了嘀咕。张新杰最大的特点就是守时,一般是不会晚归的。叶修走进去,轻轻将那枚令牌放到窗前桌子上,下楼要了俩菜一坛酒。
吃到一半张新杰才回来,目光迷离,充满了对自己的怀疑和对计划被打乱的无奈。看起来如果不是叶修叫住了他他可以一直神游下去,并且在叶修叫住他的时候很明显地震惊了一下。
“你怎么这么晚进餐?”
“你又是怎么这么晚回来?”叶修灌下一碗酒避免噎到。
“我……的方向系统被夜晚干扰了。”张新杰找了一个听起来不太尴尬的说法。
“那就是迷路了?”叶修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难得啊。”
张新杰心情复杂地看着他,在心底确认了三遍叶修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估计他要是知道的话也就不会这么个语气对自己说话了吧。
很显然,他还是低估了叶修。
“新杰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
“那快点坐下,陪我喝点酒。”叶修还是一副什么也没有察觉的样子,张新杰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现在已经晚了,但是如果不吃晚饭的话,夜里的寻找工作可就很艰难了——那个贼如果是惯犯,那应该会在夜晚出没。
张新杰偷偷观察着叶修,虽然叶修还是平常的样子,张新杰却觉得他完全改变了——在知道他是叶秋之后。
“新杰,新杰。”
“什么事?”突然被打断让他差点把酒碗打碎。
“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就得离开堰城了。”
“嗯。”明天……时间真紧啊。张新杰一边想一边打开门进了房间,插好门闩。
而他回头时,令牌完好地躺在桌上,镀了一层银色的月光。


——TBC.——

评论

热度(29)

  1. 白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