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何夕月光寒 05

白术:

•给自己立一个flag,比如元旦之前完结。
•其实快结束啦,之后应该会写的比较顺……这章卡文好久。
•我觉得我这基本上没有感情线了……sad
•拖更,真的,很爽。(请打死我)








05
稷下学宫素来是百家争鸣之地,临近三年一度的论道大会,学宫之内更是人声鼎沸,到处都有凑在一起急切讨论着什么的人,也有的仅仅是面对面坐着。
“那个是身谈论道的间歇,身谈论道就是不用语言而只用动作交流,经常得好几天才能分出胜负,实在是无聊。”大概是很久没有见面,包荣兴缠着叶修说个不停,颇有种黄少天附体的感觉。
张新杰走在两人旁边,他虽然不知道叶修是来做什么的,但他总得找个机会单独行动。好在包荣兴所居的院中还余下两间空房,行李很快就安置停当,接下来就是找到那楼了。
距离两人确定来此的计划已经七日了,如此长的间隔并不是因为临淄从城内到城外太遥远,临淄毕竟也不是那么大的城。真正的原因是,秦兵突发,将韩国变为了秦的国土。
自此之后叶修便天天不见人影,张新杰却也没空调查他,自己这边分析局势已经让他焦头烂额,再搭上一个叶修的话,怕是殚精竭虑也无法求得两全其美。
韩国已亡,则魏国与赵国岌岌可危,之后是燕国与齐国,接着是楚国。照此下去,秦竟是有着一统天下的狼子野心。
不过倒也是时候了。自商君变法以来秦国便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成为了与楚国作对而足以分庭抗礼的国家,说没有吞并天下的欲望自然是假的。
韩文清已经遣了数人来邀他。不过是让他去秦国在韩文清左右辅佐,以便在政坛也布下霸图的人罢了,毕竟还是有人参韩文清只会作战而不懂局势。
张新杰总是推脱任务未能完成,但他也明白任务目标已经近在咫尺,再拖也拖不了多久了。
只是……同叶修分开的话,总归有些不舍。
张新杰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偶尔产生的不可名状的感性想法,只是这些想法都多少有些模糊不清,像是隔着雾气看过去一般。
只有一点是清晰的。那些难以示人的,如镜中花一样的情感,都来源于同一个人。
叶修。


走进包荣兴所居住的院子里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将合。据包荣兴说,论道还要持续许久。这场盛会因为逢了齐王诞辰,破例持续三个月之久。张新杰在宋奇英那里听说的时间是一个月,而现在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故而他时间有一些紧张。
现在听到时间宽裕了不少,那么与叶修同游的日子可能会延长一段了,张新杰暗暗想。
不过,任务结束后自己是一定会被韩文清召走的,而那时叶修想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可能了吧。
“你们好。”南面房中走出来一人,年纪不大,衣衫齐整,咬字很清晰,只是总给人一种少年老成之感。
“哎呀小弟你来了!快来见见老大和……”包荣兴急躁地说,看着张新杰的脸却又卡了壳。
“张新杰。”叶修替他补上一句。
“我是罗辑。”罗辑只对张新杰自我介绍了一句,对于叶修则是一副早就认识的样子。
张新杰瞬间感觉自己掉进了贼窝。仔细想想的话这一路上遇到的人还真的鲜少有不认识叶修的……怎么感觉是自己被拐骗了?
“没想到小弟你来的这么快!我还以为得再等个几天呢,这样的话这地方可就不太够住了吧……老大,要不我和他住一屋?”
“不用了,我们俩一屋吧。你上次可把人家折腾得够呛。没问题吧新杰?”
罗辑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倒吸一口气,用感激的目光看向叶修。张新杰突然有一点同情这个少年,点头同意。再看叶修,上一秒认真严肃下一秒就能和包荣兴插科打诨,这可能是一种天赋。
一路以来还是第一次两个人合住一间,况且地方也不大,张新杰把东西放下,尽量忽视叶修留下的痕迹,然而心中那些无法言喻的东西的膨胀却让他无法忽视,带来本不应该有的紧张感。
叶修看起来倒是一点心理压力也没有。张新杰观察着叶修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的一举一动,心里竟然有点羡慕他什么也不知道。
可是,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说实话张新杰不信。他可是为了查苏沐秋的事而来的,一定知道的比自己更多才是。但是若说感情方面,可就不一定了。张新杰突然发现,对于这个认识了三年,做了一年朋友的叶修,他其实陌生得很。


一路上风尘苦旅习惯了,只要时间到了,根本不管是在哪儿,张新杰都可以很快地入睡。尤其是这一日在稷下学宫见了太多,困意袭来时张新杰根本没有管旁边是不是叶修,几乎是瞬间就睡过去了。这就导致第二日一早他清醒过来发现旁边睡着一个叶修的时候当机了一会儿。
“早。一大早的怎么就傻了,该不会是吓醒的吧?”叶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清晨特有的慵懒语调,也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不是。”
“这几天你如果愿意就出去逛一逛,论道最近不会结束的。”
“你呢?”张新杰收拾好床铺。
“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这段时间太累了,就晒晒太阳喝点小酒,多好。”
“……”
“怎么了?”
“你喝什么酒?”
“这就得看包子能找到什么了吧,随便什么。”叶修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那你别让他买了,我给你带。”
“哟,这么好?不过都是同一个地方,你和包子找到的不都一样?”
“不太一样吧,他应该是出门对面左边的那一家的,我更喜欢右边的。”
“为什么?”
“右边那家的酒时间比较长,而且有武陵春。”
“武陵春啊,那不错。就交给你了,你们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任重而道远啊。”叶修过来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走了出去,像是要拥抱清晨的阳光。
张新杰出了门,径直向背光面的那座阴楼走过去,然而还有五十步的时候就被拦了下来,是稷下学宫的管理阶层,说是正在修缮,不许任何人靠近。
张新杰也不戳穿这一看就是假话的谎言,礼貌地表达了歉意,到外围去给叶修买了酒就回去了。
看来白天是绝对无法进入的,那么就只有夜晚可以动身了。张新杰想。只要找到适合的机会,还是很容易潜入的……大概。


这一等就是三日。三日之后的黄昏,张新杰像往常一样打了酒,无意间听到旁边两个酒客的对话,不由得驻足。
“你听说没有,西北角那座楼,就那个说是一直在修缮的?”
“听说了听说了,之前不是一直什么动静也没有,传出来不少风言风语。”
“不过最近确实有很多人从那边撤出来,是不是修好了?”
“可是那是个什么地方呢?”
“谁知道,藏书阁也说不定。”
“我倒更想要个酒楼呢,哈哈。”
张新杰抬眼看了一眼,见那人穿着分明是个儒家弟子,便没能再听下去。
不过如此说来,那座楼的守卫撤出来,没有新的补进去……是个好时机。
叶修接过酒的时候瞟了他一眼,道:“你今日回来得比平时晚。”
“嗯,有些事,耽搁了。”张新杰有些不自然地回答,走过叶修身边,进了房间里。
至于为什么不自然,恐怕就要从昨夜他听到的说起了。
昨晚,毫无征兆地,张新杰失眠了。他听着叶修平稳的呼吸,在夜色中显得非常和平,然而越听越是睡不着,辗转反侧,最终也只浅浅闭了一会眼。凌晨时分他再次醒来,耳边却少了呼吸声。叶修已经不见踪影。
他披衣下榻,夜凉如水,月色浅浅在院中铺了一层。出门却听到屋顶传来对话声,张新杰不由得屏住呼吸。
“你那同来的张新杰,和你的进度怎么样?”是一个有点熟悉的女声。
“别闹了。他那么清明的一个人,我怎么能有非分之想。”这是叶修压低了声音回话。
张新杰顿时感到手脚冰凉,不忍再听,急急回屋躺下,心跳却怎么也无法平复,之后便是一夜无梦。
另一边叶修看着手里的酒,却是苦笑了一下。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昨天凌晨苏沐橙给他带来了阴楼守卫薄弱的消息,告诉了他楼内是没有任何守卫的,只有一层层机关——换句话说,这就是一座墨家机关楼。
苏沐橙给了他整个楼的机关图,嘱咐他务必在今晚动身。并且,还顺带问候了一下他的感情生活。
这一日过后,恐怕就是永别了吧。叶修低笑了一下,这世上如同张新杰的人,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是夜。
夜幕格外浓重,一点月光也没有,什么也无法看到。
张新杰蹑手蹑脚出了门,顾不上管别的,用全速赶到阴楼的正门口。这次路上没有一个人拦他,果然守卫变得极其薄弱,张新杰躲过两个人的视线就进入了正门。
却不想一进门就有利刃破空声正对着他射过来,张新杰正想错身躲开,就听得“叮”的一声,有人在半空拦下了来袭的暗器。
“新杰?”
这个声音,是叶修!


——TBC.——

评论

热度(18)

  1. 白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