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何夕月光寒 06

白术:

•还有一到两章就完结啦……
•希望自己立下的flag别倒。
•腰酸背痛,熬夜真痛苦。晚安。









06
听出是叶修的声音之后,张新杰正准备拔剑的手就生生停了下来——为了防身,也是怕楼里会有什么必须要打斗的地方他还特意备了一把剑。现在他遇到了叶修,却忽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使用这把剑了。
可是,不应该啊。
明面上两人还是挚友,即使没有中间的这些曲折也应该是并肩作战的关系。
是什么改变了?
什么也没有变,但是什么都变了。
张新杰思绪万千,还是没能拔出那把剑。
叶修却没有空管他是不是走了神,他挽了个灌注着力量的剑花,挡下接二连三的飞箭,一手捞起张新杰,连着踩了四五块地上有奇异花色的砖块,最后落在了一个平台上。平台震了一下,缓缓上升,升了约略有三丈,才渐渐停下来,周围光线晦暗,隐隐有冰冷的杀机。
张新杰第一次见到如此锋芒尽露的叶修。或许是因为连着做了一系列负重动作,此刻叶修的心跳有些快。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这不是因为体力劳动,一个念头蓦地跳入张新杰的脑海,希望是因为心动。就像他自己现在一般。并不是说没有虎口脱险的惊动,只是现在的叶修与那个在院子里喝酒的叶修,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叶修放下他,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他,问道:“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暂时还不知道。”
“那你还来?老韩这么残暴?”叶修脱口而出。
张新杰一怔,想来叶修就算知道他的身份也并不算奇怪,不过自己也确实是不知道有什么就来了。至于这里面有什么,这一点宋奇英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个珍物,如此看来也是与“叶秋”有关的东西了。
叶修见他不再言语,心里叹了一声,对张新杰道:“跟着我,别乱走。这地方机关很复杂。”
张新杰应了一声,随即意识到不对。既然两个人都还没有告诉过彼此自己会来这种地方,也就只能说明他们是竞争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他却让自己跟着他,那只能说明要么是叶修很有把握没有人能与他竞争,要么就是叶修也没有把握,临了拉个垫背的。
希望是前一种。
虽然张新杰现在并不是叶修的队友,但是如果这地方连他也是没什么把握的话,那这次任务的危险程度可以说非常高了。
“那东西在哪个位置?”张新杰问。
“最顶层。”叶修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到了四周可能会出现的机关。虽然苏沐橙给他的那张图的每一个细节他都已经烂熟于心,但是真正面对这些足以致死的机关,还是小心为上。说来也讽刺,明明是霸图法家做的一切,到了来这东西却被放在墨家的地盘上,而且自己竟然还在帮他们。
“此楼如何分层?用刚才那种平台?我没有见到台阶。”张新杰跟在叶修后面谨慎地走。
“是的。有重力就会上升。”叶修道,“一共是三层,我们方才上了一层,现在在第二层,也是最为凶险的一层。”
“你了解的很多。”
“基本情报罢了。比起这个,”叶修看了他一眼,“你什么也不知道就来才更令人惊讶。”
确实,相比之下自己几乎一无所知。若不是刚才叶修出手相救甚至有可能死在进门的地方。
自己还真是惊险。


不知道走了多久,但是神经一直紧绷着,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叶修却突然跳起,躲过空中一抹银光。接着是短兵相接的金属声,光线有些暗,张新杰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模糊地感觉对方……不是个活人?
若这东西也是兴欣墨家为之,那么这个竞争对手的实力,就不像摆在明面上这般看起来不堪一击了。张新杰暗暗心惊。
金属相击的频率越来越快,叶修的身影即使是在有光的地方也难以看清,渐渐地占了上风。那东西却忽然有变,带出来的风几乎要伤到张新杰的脸。
他没有错过叶修突然加重的呼吸和拼命压抑还是漏出的半句低呼——叶修受伤了。但是这并没有减慢他的攻击频率,终于对面那个金属制品轰然倒地,散作一地零件。
叶修走回他身边:“还有四分之一的路就能上去了。”
“所以这段路更加惊险了是不是。”
“是。”
“你伤到哪儿了?”
“左肩,伤口两寸半,还可以。”叶修感受了一下。
“我给你止血,你转过来一下,还有,别问我怎么带着治疗的东西。”张新杰自怀中拿出一块布擦干了血,然后摸出一个小瓶,将药膏缓缓涂到叶修肩上,问:“刚才那是什么?”
“合金木人,无人操控,启动利用磁,至于动作我就不知道了,要么把它变成零件,要么拆掉它中心处的核心控件。”叶修扫了一眼地上的狼藉。
“前面没有这东西了吧?”
“没有了。你以为这是量产啊?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东西本应该一左一右两个才是,为什么就剩了一个……什么人!?”叶修话说到一半,突然抬头看向前方。
“叶前辈。”来人顿了几秒才开口。那个人生的极高,背后箭筒里的箭羽流动着暗紫色的光芒。
“小周。”叶修眼神极为复杂,“怎么,轮回也掺和进来了?”
“不是掺和,是任务。”周泽楷言简意赅。
“轮回兵家周泽楷。”张新杰这才意识到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轮回兵家,是围绕着孙子的后人孙翔组成的学派,但这个孙翔不以兵法为长,而是更适合冲锋陷阵,好在轮回出了个周泽楷,是带兵作战的一把好手,江波涛更是个不可多得的谋士兼参谋,这些年这个学派名声持续上升。
“你们轮回,和这千机伞可是没有任何关系吧?”叶修突然发问。
千机伞……?这就是宋奇英口中的珍物了吧。听叶修的口气,应该是叶秋时代的遗存。
“……江。你来说。”周泽楷又努力了几秒,终于没有组织出来语言,干脆转头求救。
“叶前辈说的是,这千机伞确实与兵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与它放在一起的弓箭,轮回很感兴趣,毕竟小周也是用弓的人。”又一人从暗处转出来,手中转着一把短剑,“那可是当年的‘事件’之后留下来的,上一位主人也不在了不是吗。”江波涛微笑。
“我还以为,已经没有人会在意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武器了。”叶修手紧紧握住自己的战矛,“看来这一战不可避免了,毕竟,那个平台可是只能站得下一个人啊。”
叶修也不再多做纠缠,提矛便想攻上前去,周泽楷也准备挽弓搭箭。然而此时江波涛却出了声。
“我们并不知道叶前辈要来。不过,听说叶前辈您在帮助兴欣墨家做事。”
“那是我的选择。”叶修道。
“所以您背离了嘉世道家?”
“嘉世道家与齐国政坛不也是同流合污。更何况现在嘉世道家已经是一个过去的名词,现下只有道家,可是再无嘉世。”
“您为什么选了兴欣?”
“我为苍生。现如今势力最大的一是法家一是儒家,法家主张严刑,苍生如何受得了?儒家又对平民百姓过于漠视,天下为公是为大同,每个人都不过是人,为何有等级之分?”叶修第一次将这番话说出,江波涛转向张新杰。
“张新杰。如果没有记错,你应该是法家的第一谋士,但你之前是个儒家弟子,是不是?”
“是。我为天下。如果中原战乱不休,土地四分五裂,黎民如何生存?只有严明律法,规范秩序,才能真正一统天下。”张新杰见叶修大方承认了,也干脆一口气说出。
“……”江波涛沉默良久,也只是摇了摇头。面前两个人描述自己的理想时皆是目中闪光,而两个人虽然并肩而立却意见完全相左。
偏生这两个人还都怀着对对方的那么一点儿小心思。
“江。”周泽楷突然出声,看得出让他开始一个话题实在是很艰难。
“怎么了小周。”
“走吧。”
“……啊?那任务机会就留给他们?”江波涛有点难以置信。
“给他们……一个机会。”周泽楷看一眼叶修,缓缓道,“让他们彻底解决。”
“可是,机关楼一旦开启,除非有人拿走顶层的东西,是无法出去的。”江波涛又说。
叶修听到这儿,不再与他们理论,飞身向前方冲过去,战矛挡下途中一切障碍,真如同当年的叶秋,一杆却邪战天下……却邪?
叶修手中用的,可不就是却邪?
那如此说来,顶层中的东西,应该大部分是与苏沐秋有关了。
张新杰在原地分析,不再去想是否要去追上叶修。
“当年杀掉苏沐秋的,是霸图法家吧。”江波涛突然搭话。
“是。”
“那他还能等到今天,真不容易啊。”江波涛叹。
是啊。当初是韩文清亲自杀了苏沐秋,可是归根到底,提出苏沐秋应该被抹掉的,不正是自己吗?
一路以来一直在压制着不让自己想起这个秘密,如果说出来的话自己一定也是人头不保吧。说不定路上就要和叶修翻旧账了。
叶修……明明是如此地想要靠近,到最后不还是越来越远了?张新杰心中苦笑。


叶修踩上那块代表着平台的石块时,心中一块巨石终于落了地。
第三层灯火通明,不像第二层那般阴暗。两个流光溢彩的透明容器中摆放着两样东西。第一个一柄金属制的,形貌奇特的伞,正是苏沐秋五年前开始研究,三年前制作完成的千机伞。而另一个,是一把看起来平淡无奇,仔细一看却锋芒毕露的弓。形状流畅,用的是上好的材料做的弦,有青年的沉稳却不失少年的锋芒。
叶修走过去。他的手此刻竟然也微微有些抖。
背了弓又拿起伞,却邪的冷光反射在千机伞上,令人不寒而栗。
随着东西被拿走,二层的一扇门缓缓露出来,江周二人先行离去了。张新杰跨出这个承载了他和叶修最后回忆的地方,从此以后就是两路人。
风有些冷意,吹着清冷的街道,月光也像是刀光。张新杰向着西方秦地的方向走去。
再也没有回头。
叶修站在楼顶望了一会儿,直到全身上下都被寒风侵透,再也看不见张新杰白色儒服,才向着南方楚地的方向去了。


——TBC.——

评论

热度(21)

  1. 白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