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何夕月光寒 07

白术:

•修改了一下大纲发现可能还得两三章才能完结……我在干什么。
•涉及的时间都是阴历,年的更替是根据扫六合的顺序,季节我就自由发挥了。
•又是深夜,我有罪……
•这章主要是推动剧情,没啥好看的,下一章有对手戏可能好一点?不过就我这个语言表达而言……emmm……








07
叶修来到楚地的第一件事是去见了陈果,兴欣名义上的领袖。
乔一帆给他倒了杯水放在手边,退了出去。叶修看了一眼他走出去的方向。原本的计划是在下一次战场上让乔一帆出动吸引大部分注意力,再让莫凡想办法偷袭韩文清,没成想他们把目标放在了韩国,并且以非常快的速度就完成了吞并。现在看来秦国的意图非常明显,远交近攻,逐个击破。
乔一帆一出去陈果脸上本来的冷静也有点挂不住,她本来也不是个冷静的人,当下急问道:“叶修,你看现在这局面,怎么办?”
“把齐国的茶馆好好装修一下吧,顾客体验极差。”叶修抿了一口水,不急不慢。
“说正经的。”陈果本以为他要说出什么大道理。
“确实很正经,远交近攻,最后一个肯定是齐国。万一楚国打不过还有个地方躲一躲。”叶修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过,齐国虽然不是第一个,却肯定是最惨的一个。”
“我们现在不应该想一下怎么利用楚国的力量打败齐国?”
“那是你们的事,现在我的事已经解决了。”
“你就不想报仇?霸图的人可都会在与楚国的这一次战斗中出现吧?”陈果显然是急了。
叶修沉吟片刻:“也是。难得你竟然说的这么有道理。那我们就看看怎么办吧——你在楚王身边有人吗?”
“老魏啊,他现在凭着一手巫术可受楚王喜欢了。”
“……真亏你想得出来,也真亏他那个样没被楚王直接赶出宫。”
“别废话,有用就行。你要干什么?”
“现在看来,秦国下一个目标,不用我说都知道,肯定是赵国。”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不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看,这儿是赵魏韩三国,相比起来国土较小,联系紧密,最适合一刀切。而且韩国已灭,再攻下赵国,便可两面夹击魏国。之后……”
“是燕国吧,离得也很近,而且燕王也不怎么老实。”
“不,一定是楚国。”
“为何?”
“秦国吞并三国,楚国岂能毫无戒心?何况楚国本就是秦心腹大患,等到攻下燕与齐,楚国也已经积攒起不弱的势力,到时候定是一块硬骨头——虽然我很希望秦王真的这么傻,但是张新杰是个通透之人,有他在,一定是趁我们还没有准备充分便来攻打。”
“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没有胜算?”
“所以我才让你装修一下茶馆啊,你看,加几个密道啊机关啊,搞得像稷下学宫里那个楼一样不是很好吗,退守齐国就是了。”
陈果白他一眼,如果真的不得不退守齐国,那只保这么几个人的安全又有什么用,不如各自为战以求更多人的平安。
“没想到有一天真的要拼尽全力帮助楚国了,当年子墨子可还要防备楚王出兵。我竟然开始希望楚国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强大了。”
“哦对了,”叶修捏紧了手中的茶杯,“与楚国的这一站定是一场恶战,不求其他,甚至输了也无所谓。我也会出阵,一定要让韩文清和张新杰,还有霸图的那些人死在楚国。”
“还有,要注意那个宋奇英,不消灭他的话总有一日霸图还要东山再起。”苏沐橙挑帘进来,放入一阵寒风。
已经快入冬了。叶修有些恍然,从赵国出发的时候不过是五月中旬,只穿单衣都热得可以,现在他一个习武之人倒还无所谓,陈果却已经加了外衣。
那夜的风那么凉,张新杰还是只穿着单衣吧,不知道到了秦国待遇会不会好一些。不过他是韩文清的幕僚,想来也不会多差,甚至在秦王面前都说得上话。
张新杰……如果不是那个深夜,如果不是江波涛和周泽楷,自己怕是要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霸图人。
没想到……还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张新杰竟然是那个下令务必除掉他们二人的那个。
可惜……既然沐秋拼了命保住了我,那算总账的那一天总会到来。而且,已经不远了。


“最近可好?”韩文清走进来的时候张新杰正在院子一角的亭子里坐着,面前摆了一盏茶和一卷书。
“还好。募兵到了计划数额了?”张新杰到了秦国找到韩文清,便被告知秦王已经传令全国范围内募集士兵,几乎每一家的男子都被征集,是真正意义上的倾尽全国力量。张新杰给出的建议是新兵训练,先让老兵上阵,快速席卷赵魏韩,再投入训练好的新兵重点攻楚。
“执行得好的话,三年内足以扫清大半中原。”张新杰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秦王听了也点头称赞。
自那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到了极度严寒的日子,韩文清这才带来消息。这段日子他住在霸图早就给他准备好的一处居所,有些绿意点缀,院落角上还有个亭子,让处在等待中的乏味严冬显得不是那么枯燥无趣。不过他身体却一直不是很好,大约是没人给他吃些奇奇怪怪却有用的药丸,也没人日日找他对酌,好让身体里一直有股热气。
“基本上实现了。”韩文清在对面坐下,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
“看来商君变法至今仍然起着作用啊。”张新杰勉强微笑了一下,端起茶。他的手白得几近透明,与白衣映衬,倒像是要与昨夜的积雪融为一体。
“你身体不好就好好休养,战场……还是需要你。”这句话不知有多难,难到韩文清都罕见地顿了一下。
“不了。我现在也就是出点建议的水准了。”张新杰回。自从三年前那一天,他就再也没有上过战阵。
“已经按照你说的,在临近赵国的翊城屯兵了,赵国没有发觉此事。”韩文清道。
“那么,如果有合适的时机,就出兵吧。”
“嗯。你好好休息,我去禀报王上。”韩文清饮了茶,转身离开。
我要如何好好休息,一闭眼就是五月的对酌六月的晚风,七月的黄昏八月的明月九月的共榻,还有最后,十月的不告而别。
茶凉了。
过往的人事也皆已远去。
原来你我,都是那个泡了茶,等着茶慢慢变凉的人。
次年,秦将王翦率兵攻赵,连下三城,赵国人人自危,国势动荡。
“新杰,王上要见你。”韩文清再次走进张新杰的住处。半个春秋过去,张新杰身子好了不少,终于带了点生气,面色也红润了些。
“王将军又有胜绩了吧。我这便过去。”
“是。再过不久就可以攻入邯郸,胜利指日可待。”
“可还差的远,周边数国又不是毫无防备。”张新杰却全然没有轻松的神色。


“你是张新杰?”
“是。”
“寡人听说过你。听说就是听了你的主意,王将军才有如此胜绩。”
“不敢当,此事非新杰一人之智。”张新杰跪在大殿之上,不卑不亢地答。
“可是,确实是你,让寡人自去年开始募兵,也确实是你,让王将军在带的不是我秦国最强兵力的情况下,攻赵国如入无人之境。”
“大王谬赞。此乃王将军用兵如神。”
“你可知,我大秦自商鞅变法以来,与周边数国相比,目的已经完全不同?”
“知道。大王想要的是沃土中原,是整个天下,齐楚之流,不过偏安一隅,不肯将目光放到更远。”
“所以,你是否想为寡人的宏图霸业,出一份力?”
张新杰抬起头,从来不笑的秦王嬴政,此刻脸上也似有若无地挂了一丝笑意。


“叶修,邯郸真的破了,赵王献了地图降了秦,确实如你所说。”陈果这一日从街上回来,明明春风正好晚霞也明媚,她却一点儿也不像平日。
“是吗,我还以为赵国还能再撑上两个月的。赵王竟然投降了,真是没意思。”叶修彼时正随意地坐在桌前等着乔一帆给他打酒,听到陈果说赵国亡了,竟然是一副兴奋的样子,“接下来秦国的脚步怕是不得不慢下来了。”
“为何?”
“与赵国这一战一下就打了一年多,中间又是和约又是反悔的,秦国也累啊。他们有大将之才的又不多,全秦国就那么几个,也得好好歇一歇吧。”叶修一副全局在握的样子。
“您的酒。”乔一帆进来把一个坛子放在桌子上,又退出去。
叶修打开酒封喝了一口,武陵春。
武陵春……上一次喝,还是和他最后一次对饮的时候。
“小唐到楚国多久了?”叶修打破沉默。
“三四天吧,不过她这次好得倒是很彻底。”陈果没好气地说,“你又要让她去冒什么险?”
“这次好一点,让她回军队。”
“她刚回来,你是真的不能让她喘口气了。”
“也可以再过七日,总之让她回去训练,熟悉士兵,为最后一战做点准备。”
“行吧行吧,我去安排。你老人家慢慢喝。”陈果不跟他计较。
转眼已经过去了两个冬季,与叶修一开始想的时间相比,张新杰的动作实在是慢了太多。
看来……张新杰那边也是受了不少阻碍吧。地方官员和平民百姓,谁会喜欢战争呢,得拖就拖,政策的具体实施也是个问题。
武陵春,原来很喜欢这酒,如今也喝出来几分苦涩了。


——TBC.——

评论

热度(23)

  1. 白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