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张喻】直男

犀角:

 赶着最末班车发个喻队生贺,想到啥写啥,日常向,有私设。




AM7:30


喻文州是被豆浆机磨豆子嘁哩喀喳嗡嗡嗡的声音唤醒的,他捞了条睡裤穿上就去扒开厨房门,张新杰果然在准备早饭,双手切火腿时的敏捷不亚于操纵账号卡。


“早上好。”


见喻文州过来,张新杰习惯性问好。


“今天我生日诶,只有光秃秃的一句早上好吗?”


张新杰把切好的火腿和常温放置半小时的吐司分别装盘,在豆浆机提示的第一声拔下电源放上碗筷已摆好的餐桌,准备就绪后上前拉过喻文州的手,把他按在椅子上,俯身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吻。


二十五岁的喻文州的初吻。


“一个湿漉漉的早安吻够了吗?”


喻文州笑着反问:“新杰以为呢?”


坐在对面的张新杰并不接招,并做出了张新杰式回答:“我认为够不够都要吃饭,我们今天还有别的安排。”


喻文州耸耸肩,开始怀疑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喜欢这个不解风情的闹钟,还无怨无悔同居了两年。


AM9:03


“新杰,你真的忍心不给我生日礼物?”喻文州故意在张新杰面前整理自己目前收到的生日礼物,然而张新杰正在收拾行李,对自己恋人不符合人设的幼稚的行为无动于衷。


“我一周前就问你想要什么礼物,可你一直也不给我明确的答复。”


“礼物怎么能让收礼物的人自己挑呢?”


虽然和自己在一起已经完全证明了张新杰的性取向,但这个根正苗红的霸图人在某些方面拥有着令喻文州痛心疾首的直男思维,导致他们的同居生活的各方面都会减少一点预算中的乐趣。


比如他不明白在做爱的时候,适当的欲擒故纵羞羞答答会有不一样的美好效用。


不过……


喻文州把来自队友对手的各色生日礼物放在一边,和张新杰组队收拾行李去了。


AM10:00


又收了两个快递,简单清扫了房子,贴好了两人共同挑选的春联福字,喻文州和张新杰准时带好行李去往火车站西站。


“喻队人缘真好,仅是快递盒子就有五斤重。”


“可惜张副队过生日时还没冬休,我无缘目睹霸图收发室被快递塞满的盛景。不过你刚才这句话,我可以理解为,你吃醋了么?”


“你怎样理解我左右不了。”这个回答可以说是很绝情了,虽然在喻文州意料之中,但是也实打实落在了期望之外。


“不过如果有人对你好得过分,我确实会不高兴。”


“那请问张先生,你的‘分’在哪里?”


“在我心里,”张新杰的目光经过镜片的折射准确落进喻文州的瞳孔,“也在你心里。”


喻文州看着男友认真的神色,很想掏出小本本给他记上一笔——合格。


AM12:30


喻文州和张新杰尝试了一次高铁外卖,金拱门的外卖小哥见到喻文州时楞了几秒,随后抱着保温箱要了个签名,美滋滋的比过年回家了还要高兴。


“刚才的外卖小哥除了祝我用餐愉快,还祝我新年快乐家庭和睦早生贵子,我觉得后两条有必要和你提一下。”


张新杰把红豆派的纸壳剥开递给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家庭和睦我可以保证,但是早生贵子的话……”


“我不介意每天晚上多辛苦一点。”喻文州截住他的话并表态。


“我知道你皮这一下很开心,但是现有情况的客观条件下我们不能做到。”


“你是不是看过苏沐橙给你的一些十八禁同人本?”


“文州何出此言?”


“如果你不是了解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世界观和设定,何必强调现有情况和客观条件呢?”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虽然喻文州觉得他是想借这个动作来掩饰白眼。


“回去之后我要好好检查一下苏沐橙戴妍琦她们给你的东西了,虽然你已经足够心脏了,但总要留一块净土的。”


“新杰何出此言?”


“留一块净土,作为我的容身之处。”


“其实你可以贪婪吝啬一些,把我的整个心要走的。”


“太脏,拒绝。”


二十五岁的喻文州也很想给张新杰的情话技能多续几秒。


PM6:00


在高铁上飞驰一下午,二人在聊天睡觉玩手游看健康闲书中度过了七个小时,并安全坐上了前来接站的张新杰父亲的车。


“叔叔阿姨最近身体怎么样,我和新杰打算明天带您们去体检。”


“好着呢,你们来家里过年我和你阿姨特别高兴,身上没一个细胞不舒服的。”


道旁的路灯杆应着过年的氛围都挂上了红色的装饰灯,把车里喻文州的脸也些微映红了。喻文州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的微笑里可能包含了一千种情绪。


不过无论一还是一千,张新杰都会将他们捉拿归案公正处置。


“新杰说今天是你生日,我和你阿姨准备了一下午,一会儿到家就吃饭。”


“真是辛苦您们了。”喻文州一边回复,一边瞄了身边闭目养神的张新杰一眼,因为他突然有种有什么将要发生的预感。


PM6:57


喻文州换上门口已然准备好的拖鞋,被安排到沙发上坐下。张新杰倒了一杯热水给他,就和父母去厨房忙活了。


直到蛋糕摆上餐桌,喻文州还是没找到中意的电视节目,他可以肯定张新杰发现了自己的异常状态,但是有意不予理睬,大概是想用欲扬先抑的手法来烘托自己即将到来的惊喜状态。


蜡烛插上,张新杰却握着打火机走向了卧室。他的目光和喻文州的交汇,他郑重道:“我要请出我的礼物了。”


门打开,走出的身影是喻文州极为熟悉的。


“爸,妈,你们也来了!”喻文州几乎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张新杰给他的礼物,是两家人团圆在一起为他庆生、共度佳节。


“我们最开始确实很难接受你们俩的关系,我们家乡一向认为多子多福,我们家族也没出过这种先例,但是这确实是你的选择,我们再怎么干涉也无济于事,但是小张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他和亲家劝解了我们很多次,我们也慢慢改观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全家人,都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再说亲家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都愿意让他自己决定,何况你还有哥哥呢,我们今年一起在这过年,明年让小张来我们家过年,好不好?”


“当然,再好不过。”


PM9:40


否决了睡沙发和打地铺,喻文州和张新杰将房子让给了两对相见恨晚的家长选择了住宾馆。


现在正是张新杰的洗澡时间,喻文州盘算一番后,闪进了浴室。


“今天我生日,你没有安排特殊的晚间活动么?”


“我觉得生日不是打乱做爱规律的理由。”


“新杰,你这种不解风情真是让人头疼得可爱。”


“毕竟和你在一起之前,我是个彻彻底底的直男。”


“你曾经的属性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用直男解决恋爱中问题的方式牺牲你今晚一部分的休息时间。”


张新杰终于板不住笑了出来:“勉强愿意吧。”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