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思春期

乌有歌:

-双箭头
-OOC预警 gay里gay气主席上线


-“我随便想想,都是在想你。”




【我私心里爱慕的人,左边锁骨往下一厘米有颗温柔小痣。


然而我不说,所以他也不知道,不知道有人爱他呼吸时颈下一条红线起伏连绵,爱他微笑时眼中夹着薄薄春风桃花片,爱他是风是雨,是未到来的明月伴潮汐。】


— —


路明非抱着一堆零食出超市门口时正撞见楚子航进来,对方平淡扫了眼他怀里高油脂高糖分食品,微微颔首后走了。


他喉咙里噎着句师兄好啊哈哈哈要不要吃点,噎了半天终于喉结上下移动着咽了回去。


楚子航身后跟着位身材玲珑有致的妹子,妹子低着头不胜水莲花似的娇羞。妹子临进超市门时伸手拽了楚子航衣摆一把,楚子航没说话。


他咽口气,好比是费力咽下去一块鱼骨头。


宿舍里芬格尔正翘着腿打游戏,路明非关门咔嚓一声时屏幕上也乍然添片红。又过一会儿大个头室友哎呦着扔了鼠标瘫在软椅上,路明非咬着薯片翻个白眼,知道又输了。


他吃饱了,再灌自己几口温水就爬上了床。快到下午一点钟,芬格尔合上笔记本:哎咱们今天中午吃什么。


我吃过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然订个外卖或者去学校餐厅?


你就啃了点老鼠饭,能吃饱了?起来起来吃饭去。


不去。


路明非和衣躺倒,突然没了调侃的乐趣。人到十八,间歇性伤春悲秋暴饮暴食生无可恋愁肠百结,都算正常。


然而芬格尔深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作死多为情所困。于是哦一声了然道,你丫也没失恋,难道是失暗恋?


没没没,滚滚滚。


芬格尔踢着拖鞋如他所愿的滚了。路明非哼一声,把枕头埋在脸上,心里对自己突如其来的gay里gay气愤怒方式十分不爽。


于是他啪叽甩开了枕头。


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玉米炖葡萄还是莲藕炒苦瓜,餐厅一贯没有正经菜式,多少人咬着勺子嚼着菜羹坐在诸神黄昏油画下,流出真挚眼泪时顺带对掌勺人送出温馨祝福。


你就吃食堂去吧,儿子(zei)。


路明非趴在床单上,床罩被单换季时图方便买了学校超市的,没注意款式就挑了个骚包颜色。他手指伸开又抓紧,手下床单出现几条辐射条纹,深处是雪青,浅处是藕合。光下他的手苍白,抽一下好像蚕虫爬动。


突然就无聊了。他趴着懒得动,想起纪录片里蛇的金黄竖瞳,蛇,慵懒,冷血,然而美丽。人没有那么美丽的皮囊,然而会恶毒过尖牙与毒汁…呸呸呸这都什么有的没的。


翻个身,路明非抽手抚摸自己因吃饱而微微涨起的肚子,又掐掐手臂底下软肉,啊要不要去健个身我看体育馆里跑步机没什么人用。


他胡思乱想,眼前飘过肌体纹理分明的男体,又有一堆颜色笼过来,白是千江有水千江月的白,蓝是万里无云万里天的蓝。


去去去,路明非朝着天花板翻个白眼,你要是吃胖了掉粉可比我掉得厉害。学校超市也没什么健康食品卖。他突然一笑,藏着小气兮兮的恶毒 。


不想了,睡觉睡觉。


路明非手搭在额头上,感觉体内一股热潮涌过来,毛发悚然,他额间冒出细细的汗。


去你二大爷的青春期。路明非睡着却不安稳,没吃好饭,胃里掖着一丝丝的疼,然而他不管,很自暴自弃的揽着被子睡过去。


睡到中途时醒了,捞过手机看眼时间,只过去小十几分钟,他顺手拉开相册,手指划拉着屏幕。划过去夏日阳光下的签名篮球,划过去会议结束后贴着名字的椅背,划过去许多日头,划过春秋。


划不过去的似乎是某人,某人。
某人啊。


真是的。路明非慢慢咬着牙,忽然又叹气了。谁要你喜欢呢,他散漫地想,喜欢了就得接受,这是没办法的事。


然后他就又睡去。
如陷入深渊一样怀揣无望与爱睡过去。



醒了以后屋里灭了灯,芬格尔戴着耳机自下而上看他,脸上一层青白光。


刚才楚子航过来一趟,嗯…芬格尔拧了拧眉毛,脸上是撞见稀奇事的微笑,给你带了炒饭,说你中午估计没好好吃饭。


还说让你注意身体啥的啥的。你们师兄弟真是感情不错嘛啧啧啧。


哦,路明非翻身下床,低头拾鞋时T恤漏出小块皮肤,黑痣温柔卧在锁骨下,知道啦。他语气轻快了许多许多,哎还是挺不好意思的…麻烦师兄了。


黑暗里没人看见他脸上泛起又消去的红,这怎么好意思啊。他捉着筷子,心慢慢沉下去,沉进湖里,湖水湛蓝,蓝是万里无云万里天的蓝。


fin.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看我扯淡)的你。

评论

热度(178)

  1. 淮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