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西瓜少年

乌有歌:


-伪日常AU
-我流双箭头 很粗 很不显眼
-老楚:老头汗衫也是情侣衫啊,有问题吗?



大多数人,甚至路明非本人都不清楚的事实是,他十八岁时相当好看:少年气淀在凹陷脊背线条里,两片薄肩胛骨伸展开是要飞蝴蝶翅膀,眼里两枚莲子仁随处乱滚,而花朵薄且柔软,他一笑,就开在嘴边了。



高三结束后的夏天,街边树下常有老人下象棋,皆穿白棉背心,露松软脖子,后心处湿塌塌贴紧皮肉。路明非无事可做时也瘫在树下,也穿白棉背心,踩一双假皮拖鞋,瘦背全心全意贴住摇椅椅背,拿着故事会瞅陆离怪谈。



他看累了往往就地睡着,薄黄杂志合在脸上,头发被风逮着吹弄起来,手臂同细脚踝都自在快活地随意搭着,无知无觉,浑然不知来去少女徘徊目光:多好看!蒙光捕风的一杆韧长竹子。



这局面常常得等到他邻居骑单车回来才被打破。楚子航时年二十,要念大二,和路明非是校友,暑假照例回家打工,照例正午骑哑铃自行车回来做饭,照例路上叫醒懒散邻居。



起来去吃午饭了。



路明非揉眼直半个身子,拿昏倦眼神瞄面前单脚支地青年。哎,他得在对方面前伸个懒腰,抡直瘦胳膊后才再继续奉承道,师兄今儿还是那么帅啊。



楚子航绿格衬衫领口严谨捂住脖子,只把袖口推到手腕后,面不改色接受浮夸夸奖,你家里没人做饭?



路明非抬手给他看小指上勾着的锃亮钥匙链,婶婶一家去玩了,三亚?还是巴厘岛来着?他本来就抬着头看对方,更容易顶着湿漉漉眼睛扮张卖乖面孔,就剩我一个,没钱没菜,开不了伙。



楚子航心道你就是懒,架不住对方一双小动物眼睛,认命把他领进门里,给他指沙发开电视机,剖半个红瓤西瓜塞进手里。在这坐着,一会吃饭。



路明非捧着西瓜露出个哭笑不得表情,吃完这个哪还有肚子装饭啊?楚子航在厨房脱衬衫换围裙,匆忙递来一句那你少吃点,然后合上门,就要开灶了。



高三毕业生低头和澄红西瓜愣了会神。西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没多久,搁在膝盖上冒丝丝凉气,手指都一并变得凉而湿润。电影频道广告结束,黑衣人探头进车里,要给外星产妇接生。他突然闷了口气:当我是小孩子?



这口气来得微妙,散得也快。路明非开开心心准备要吃西瓜,才迟钝觉察到手边没刀没勺也没叉。楚子航关门在厨房忙乎,又开了抽油烟机,肯定听不到他声音。少年人原地踟蹰了一会儿,小心翼翼把夏季水果放在茶几上,照看着防它跌堕,起身去厨房找勺子。



他推开厨房门就笑起来,楚子航握勺子炒菜,额头上蒙一层薄汗,英俊面目稍微带点狼狈,回头不明所以看他大笑。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师兄你也穿老头汗衫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里面穿的多正经呢还有这围裙什么鬼啊啊哈哈哈哈



想不到朱时茂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了。路明非笑抽在墙角,手掌压着并不存在腹肌,脑里不断拿楚子航那件同款光膀子背心和高中时他飘飞的种种衬衫衣角对比。我是,我是真没想到。



楚子航低头望自己身上粉蓝围裙,除了正中硕大HelloKitty脸盘外并无其他装饰,没蝴蝶结也没蕾丝花边。…超市搞活动时送的,他接着炒菜,脸上没什么明显变化,看不出恼羞成怒迹象,我妈还特意没挑粉红色。



路明非扶着墙站起来,有气无力挥挥手,伸手去够勺子。主要是,幻灭感比较强烈。他很自来熟地挪去水龙头边上洗手里勺子,笑道,我要去学校说校草在家穿老头汗衫,做饭还要搞个凯蒂猫围裙,会被小姐姐们打死,真的。



你不是也穿。



我无所谓啊。路明非满不在乎一把掀起衣服下摆,露截瘦白腰身又放下去,我这白斩鸡身材穿什么都没差啊。说着递来个揶揄眼神,我校女生心里,师兄你就是个男神模板,模板是不能脱了飘飘白衣换老头汗衫的,OK?



楚子航眼神从他腰间一滑而过,忙着炒菜,没时间凝滞。知道了,他抽出另只手把对方往后揽一揽,嘴上对付两句。油要迸出来了,你吃瓜去。



路明非就去坐着吃瓜,西瓜甜丝丝,还带凉气,吃多了冰牙。他换电视换了几台,又换回cctv6,咬着勺子看黑皮专员吱哇乱叫,跟着嘿嘿嘻笑,脑子里不时闪回从前凝望过的少年影像:冰凿刀刻出的挑拔身形,望断桃花的眼睛。…白背心蓝围裙老妈子,这个竟然也是楚子航。



他不知怎么回事,沉浸在一股隐秘而盲目的喜悦里,没注意楚子航已经解好围裙站他眼前,去吃饭 。



哦哦好!路明非由着楚子航给他拉开椅子,接过筷子,带着点受宠若惊吃桌上番茄炒蛋和豆角肉片,在楚子航给他夹了一筷子鸡蛋时,彻底被这种不真实感击败。



我说师兄,他捏着筷子,停下扒米饭,我让你请吃饭你就请了…我怎么谢谢你啊?



藏在这句话背后,百般千回未说出口的话是,你为什么一直对我那么好?



楚子航几不可察地皱皱眉毛,举手之劳,没什么好谢的。说着拿筷尾敲对方脑袋,快吃饭,太瘦了。



路明非就嘻嘻笑一声,埋头扒米。他头发蓄长了,低头时细软头发垂于耳廓,伏上脖颈,该去剪掉。楚子航端碗起身要去盛菜汤,垂眼正好瞥见对方被映衬清晰的脖颈线条,好像谁泼了杯牛奶出来一样,白而细弱,需要保护。



他自然垂下的右手手指动了动,没有抬起抚摸上去。



什么时候填志愿?



路明非吃饱喝足,仰脸躺在椅子上,心安理得看着楚子航收拾碗筷。大概三天以后?



楚子航伸手开水龙头,水声哗啦,足以盖住声音里可能存在的不安定。准备去哪儿?



路明非啊一声,咧嘴笑着,俯身抱住桌上没吃完西瓜。西瓜不凉了,抱起来是夏天实打实的好温度。



当然准备去投奔你啊。他说。

评论

热度(240)

  1. 淮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