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breathe

红烧胖大海:

其实一开始是重温龙一的时候想了个脑洞,路明非变成小龙被学院收藏在档案馆里。
结果也不知道bb了一堆什么玩意儿。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刀。
————————
01
you are the silence in between
你是片刻的无言 
what I thought and what I said
介于我思绪与言语之间 
 
路明非: 
这个月快要开始考试了,我的时间也被学生们挤的七零八落。作为一个新上任的讲师来说我不算合格,我还没能和滔滔不绝的授课方式和平共处,相比之下还是执行部的工作更适合我,好在课程不算难。 
有几个学生抓耳挠腮地问我划重点,就像那时候的你。 
今天恰好刷到了很久以前的帖子,是我们刚刚回来的时候。诺玛问我是否要删除它,我拒绝了。 
夏天就要到了,我去了一趟山顶,看见萤火虫三三两两从湖边飞上来。 
希望有机会能和你一起看。 
爱你的楚子航。 
——————————————————————
路明非刚刚把楚子航带回去的时候,整个卡塞尔都轰动了,两人九死一生的经历经过了芬格尔的添油加醋之后足以感动全美,每次学生会或者狮心会的成员来探视的时候路明非都能感觉到他们探照灯一般的火热目光,压迫程度赶超楚子航的黄金瞳。 
“芬格尔你给我把帖子删了!要写小说能不能别代入真人!” 
显而易见,路明非的抗议没有任何效果,他愤恨地挂了电话,靠回床头。 
“喝牛奶。”路明非抬起头,不意外地看见黄金瞳的主人,在他养伤的这几天楚子航几乎寸步不离。 
“那个师兄啊,那个帖子芬格尔拒绝删,要不然……” 
“没关系。” 
“那就好……嗯?什么?”路明非抬起头,原本颇有范儿的发型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摸爬滚打之后再次变成了满头呆毛的样子,看起来很适合揉一通。 
于是楚子航就这么做了,“我说没关系,我不在意那个帖子的事情。” 
何况芬格尔写的也不算离谱。这一句楚子航咽了回去。 
“哦……,那行吧,对了师兄你回来之后狮心会没有事情处理吗?巴布鲁来了好几次了。你有事情的话不用陪我的。”路明非被揉的晕乎乎的。 
“没什么要紧事,他可以处理。” 
“那……师兄我可以问个问题吗?”路明非小心地觑着楚子航的脸色。 
“问吧。” 
“你对巴布鲁满意吗?”自从楚子航回来之后路明非就对这个非洲兄弟没有任何不满了,这话是忐忑不安的巴布鲁托他问的。 
“没什么满意不满意,”楚子航想了想,“之前我心里唯一满意的人选是你。” 
“既然现在这个目标不能达成,那么其他人对我来说没有区别。”楚子航浑然不知自己说了什么话,只看见床上的小衰仔突然把头埋进了膝盖。 
“师兄你说这些……” 
声音渐渐低下去了,二人之间重归于沉默。 
但沉默绝不等于尴尬,路明非偏过头,吹进窗的风里带着花香。 
02
“那么现在听好我的问题,樱花君,何谓无悔之爱?” 
 
路明非: 
凯撒和陈墨瞳的环球旅行终于结束了,他们从学院出发,也选择了学院作为最后一站。 
凌晨的时候我检查好了装备,确定它们足以打爆婚车的车轴。虽然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做这种决定,但我觉得我总该做好准备。没想到他们直接把CC1000次列车布置成了婚车,这超出了我的计划,最终他们的婚礼顺利完成了。不过恺撒说如果他早知道我和你的约定,他会选择开车来的。 
我们的朋友不多,很多事我会告诉他们,这样就多了几个人帮我回忆。 
今天学院里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吵。 
爱你的楚子航。 
———————————————————————— 
“师兄!跟我走!” 
“总算把你拖出来了,跟死侍玩就那么有意思吗?连我都不认识了。”那个声音有点哽咽了。 
“师兄……师兄……” 
我在,别哭。 
沉入水中之前的最后一刻他看见了那个人的微笑。 
“楚子航,我……” 
你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 
楚子航醒来的时候是深夜,窗外巨大的火焰一闪而过,守夜人论坛上恺撒的求助帖依然飘红。他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一点熟悉。 
于是楚子航带着宵夜敲开了304的门。 
即使以楚子航这种“苦行僧”的视角来看,这间宿舍也实在不像是“学生会主席”住的地方,电脑和杂乱的电源线占据了桌子大半空间,余下的一点杂物可怜兮兮地堆在一角,床上零零散散地放着书和文件,床脚放着一只行李箱,里面还满满当当的堆着衣服,而如果楚子航没记错它的主人上一次出任务已经是半个月前。 
这是一间既不宽敞又不舒适,主人也没有什么打理热情的屋子。它凌乱的给楚子航一种无法落脚的感觉,也让他有了一点微妙的愤怒。 
路明非现在是全校最受瞩目的学生,学生会的领袖,执行部的新星。 
可是每到夜晚,他就会再次像个败犬一样,孤零零地缩回这个房间吗? 
迎上来的路明非还不明白楚子航深夜来访的意图,先看见了他眼神里的阴沉,于是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师兄啊你这么晚了还给我带吃的小弟感激涕零……”路明非把楚子航迎进来,奋力扑腾出一点让两个人坐下吃东西的地方,等着他的师兄开口。 
楚子航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或许是想知道一些答案,也或许是……因为回来之后两个人很久没有这么说过话了吧。 
“日本分部帮恺撒搞定了明治神宫的场地,”楚子航终于开口,“你确定要放弃吗?我的承诺依然有效。” 
路明非差点把橙汁喷出来。“打爆车轴?师兄你还记得这个事啊?” 
“其实我觉得你未必没有机会,你和她一起逃亡了那么久……” 
“不不不师兄你不用分析了,师姐愿意带我跑是因为我是她小弟啊,她说了要罩我的,而且,”路明非瞄了一眼楚子航,“我真的没有不甘心了。” 
小衰仔抬起头,楚子航惊讶地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该对她说的话,我在梦里都说过了,”路明非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放松地趴在桌子上,“其实她是不是我的都没有关系,重要的人只要待在我心里就够了。” 
因为心里是最稳妥的位置,只要你们这些重要的人还在里面,我就有力气去跟全世界死打。 
“这样……不孤独吗?” 
“师兄你在这个遍地血之哀的地方给我讲孤独……” 
“其实我还想问,你为什么愿意去救我?当时你们两个很危险,应该抓紧时间避开学院的追杀。”这才是楚子航最想问的问题。 
“师兄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我们俩可是一起做过牛郎的交情!” 
“而且师兄你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啊,”路明非扭头看着窗外。 
入校时的惊鸿一瞥,餐厅里他如天神降临一般的出场,飞驰而去的地铁,深夜时讲的八九十条鸡汤…… 
如果这是生命里难得的温情,那么为它们支付代价也并无不可。 
“啊师兄你凑这么近干什么!” 
虽然黄金瞳对他没有威慑力,但谁能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不专注起来呢?路明非没有再说烂话,他们以极近的距离对视,彼此的气息融在一起。 
“我明白了。” 
“如果孤独的话,我会陪你的。” 
楚子航霍然起身,万年面瘫的脸上居然带上了一点微笑。 
“晚安。” 
 
03
I never knew daylight could be so violent
我竟不知白昼会如此刺眼 
 
路明非: 
今天钟声响了很久,是校长离开了。 
上学的时候你总是吐槽校长是个老妖怪,精力永远不会消减,但其实战后他衰老的很快。 
今天下午我最后一次见校长,他就像个普通的人类老人一样,不仅身体衰弱到了极致,连神智也不清楚了。他拉着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关于你前十八年的时光。 
校长临走前把你托付给我,我明白他的意思。其实这么久之后我已经很清楚我们的结局了,当初的妄想和妥协并不会带来奇迹,只能徒增痛苦。 
明天我也许会去看你。 
爱你的楚子航 
————————————————————
楚子航冲进那个尼伯龙根的时候,耳边响起的是游戏音乐。 
这是个简单的房子,窗外爬满嫩绿的爬山虎枝条,温暖的阳光直射进来,风里裹着细碎的蒲公英。路明非蹲在椅子上打星际,背后巨大的膜翼舒展着。 
“师兄你来了。”路明非丢下屏幕上被轰炸掉的基地,扔下鼠标转过头看着楚子航。他缩着肩膀抱着膝盖蹲坐在那里,从头到尾都透着怂字,看着可真不像是伟大的黑王。 
楚子航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向这个往日的师弟打招呼吗?可他背后背着刀剑,是为屠龙而来。 
“看来是没什么好说的了,”黑王从椅子上跳下来,无法言喻的威亚笼罩了尼伯龙根。“那就开打吧。” 
楚子航吟唱起来,龙鳞覆盖全身。带血的骨刺从他的身体里伸了出来,鳞片下的肌肉如水流般起伏,而后猛地绷紧成型。君焰燃烧起来,他犹如站在祭坛中央。 
黑王安静地看着他的动作,叹了口气。“师兄你这派头……真不知道咱们俩谁才是龙。” 
然后黑王打了个响指,“撤销。” 
熊熊燃烧的火焰瞬间消失无踪,楚子航转手拔出蜘蛛切和童子切,迎着黑王发起了冲锋。 
巨大的轰鸣响起,黑王奇异地没有用任何属于龙的技能,而是抽出了两柄小太刀和楚子航对着砍。一瞬间数百道刀光相撞,他们知道对方的每一个动作,熟稔的如同旧情人。 
“师兄你懂我的风格,”龙王扔掉被砍碎的武器,“当年日本分部送我刀的时候是你亲自指点我嘞。” 
“那时候我真开心啊……”龙王的声音低沉下去,随后发出巨大的咆哮! 
楚子航被击飞出去,身体撞在墙上,窗口的爬山虎簌簌作响。 
“你是路明非吗?”楚子航已经无力撑起身体了,他受了致命的伤。 
“我不是,”黑王金色的瞳仁威严的不可逼视,眼角却有泪水流下。“路明非是个傻子。” 
傻子只想有个让他窝着的地方就好,傻子只想所有人都好好的,想老大和师姐结婚,想芬格尔在古巴开开心心泡妞,想零能在宴会上跳舞。 
……还想和师兄坐在一起。 
可是命运只会把所有人推向死亡。 
黑王站在那里,胸口插着两把斩杀过无数龙类的古刀,他每说一个字都有血从嘴里涌出来。 
“可是傻子赢了。”龙化的状态渐渐消退,鳞片褪去后楚子航又看见了那双熟悉的眼睛。 
“师兄,都到这个时候了不来抱一下吗?”路明非被钉在墙上,双手无力地伸展,“哦我忘了。”他看着楚子航的眼睛笑了笑,“不要死。” 
奇异的力量涌入楚子航的身体,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隔着刀柄环抱着路明非的身体。“我总是梦见你带我离开阿瓦隆的时候。” 
“离开的时候,你对我说了什么?” 
“这么久的事情你还记着,真是个好学霸,我都快忘啦。”路明非无力地笑起来,眼睛里一片茫然。 
“我说了什么?”路明非像是在安静地回忆,灼热的龙息喷在彼此的脸上。 
“大概是……今晚月色真美吧。” 
楚子航的瞳孔猛地缩紧,下一刻巨大的轰鸣响起。 
…… 
领域消散之后恺撒和芬格尔冲进来,看见楚子航躺在地上,路明非化身的尼德霍格已经不见踪影,一只小的只有手掌大的黑龙蜷缩在楚子航的手心。 
 
04
This is not a healing love
这并非治愈伤痛的爱海 
It's poison in my blood
而是流淌我血液的毒药 
 
路明非: 
这是最后一封写给你的邮件。 
昨夜又有一波敌人入侵了冰窖,我已经不记得这是这些年来第几次入侵了。 
在你离开二十年后,我终于接受了这个错误。大概对混血种来说,对力量的贪婪永远大过对龙血的畏惧。二十年前我任由这个错误诞生,现在是时候终结它了。 
我会陪你,不要怕。 
爱你的楚子航 
—————————————————————
寂静的冰窖里响起脚步声。 
这是二十年前黑王的幼体被保存在冰窖之后,楚子航第一次踏足这个地方。 
在校董会要求保留黑王时,不止昂热,连恺撒他们都在极力反对,唯有楚子航奇异地保持了沉默。大概对阵黑王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只想等结果发生。 
芬格尔被派来说服屠龙英雄加入反对阵营的时候,楚子航正在路明非的宿舍里喝酒,任凭芬格尔上蹿下跳地念叨了一大堆也毫无反应。 
“你要缅怀那个废柴也不能用这种方式!”芬格尔愤怒地大吼起来,“不管是朋友还是龙王,他都不该被泡在福尔马林里!” 
楚子航沉默地喝完了酒,在第二天的决议上选择了弃权。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你终于知道他是喜欢你的了,你怎么会忍心让他离开?很多时候勇气与决心只会产生在决定生死的时刻,人总是对失去的东西有很多幻想,即使是杀胚也不能免俗。 
但楚子航从未去看过他,尽管他多次在入口前徘徊。
保存黑王的地方于他来说是薛定谔的盒子,楚子航不确定如果自己看见他会发生什么,是陷入绝望还是陷入仇恨。这么多年过去,他始终还是那个雨夜里怯懦的孩子。 
但是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楚子航用一个月的时间频繁出入冰窖,暗中准备了大量水银,他会把水银灌进黑王所在的房间,而后用君焰把水银化为剧毒的蒸汽。大量的水银蒸汽是连龙王幼体都无法抵御的,他会和黑王一同死去,这个计划完美无缺。 
吟唱开始的时候楚子航隔着玻璃看向黑王。龙族最伟大的王如今只有一个幼猫大的身躯,如同婴儿一样蜷缩着。 
“你们根本不了解龙类,龙和人一样,最开始只是降临这个世界的孩子。”他想起耶梦加得临死前所说的话。 
容器在君焰的高温下逐渐融化,幼龙随着福尔马林溶液一同流了出来,楚子航小心地捧起它,与此同时水银灌进了房间。 
三度爆血!君焰扩大为十米的领域,水银接触到烈焰立刻便会蒸发,剧毒的蒸汽充满了整个房间。 
水银对混血种同样是剧毒,楚子航已经没有力气站着了,水银蒸汽进入他的呼吸系统,内脏正在被飞速地摧毁。他跪坐在地上,幼龙被他捧在胸前。 
楚子航已经看不见了,君焰与水银毁掉了他的眼睛,过往的一切却清晰起来。 
仕兰中学的初见,自由一日的惊讶,北京地铁的携手,日本无休无止的暴雨…… 
画面停留在最后的拥抱。 
“今晚月色真美啊。” 
他们只相爱了一瞬。 
濒死的楚子航感觉怀里的幼龙动了动。 
“是你吗?” 
同样濒死的幼龙以微弱的叫声应答。 
楚子航微笑起来,君焰熄灭,水银涨满了房间。
世界归于沉寂。

How can I be any use to you now
此刻的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 
Give me a chance and I'll let you see how
给我个机会我就能让你明白 
Nothing has changed
一切都依然如初 

评论

热度(173)

  1. 川流回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