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关于无可奈何

红烧胖大海:

只是一个脑洞产物,很短。
如果楚子航再也想不起来了,从今往后只带着鹿芒的回忆活下去。
其实他们两个都是又骄傲又执拗的人啊。
以下正文。
——————————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路明非带楚子航回到了学院。
教授组全体出动前往芝加哥火车站安排“新生”楚子航入学,在车上古德里安盛情邀请楚子航加入卡塞尔,对他说选自己做导师以后会把他培养成像路明非一样优秀的学生。
想为父亲报仇吗?
想。
想待在他身边吗?
……
楚子航转头看路明非,但那个人低着头像是睡着了。
最后学院还是给楚子航安排在施耐德门下,选择了炼金工程学系作为主专业。楚子航不知道的是学院高层为他开了个会,由富山雅史回忆路明非曾经的叙述,他们根据叙述一点一点把“楚子航”这个人还原成路明非想要的样子,免得屠龙精英再受到什么刺激。
其实这个工作路明非比富山雅史合适,毕竟他才是掌握第一手回忆的人。但是路明非拒绝出席,开会那天根据定位他一个人跑到了山顶。
楚子航能感觉到学院的细致入微,仿佛他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教授们的态度可以用小心翼翼来形容。与此不同的是学生们,楚子航总是能感觉到他们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嘴里念叨着一个他很熟悉的名字。
学院的安排细致到每周让楚子航和路明非一起共进晚餐,这两个人从不会主动邀请对方,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古德里安和伊莎贝尔轮流用这两个人的邮箱向另一个人发出邀请,老教授愁得头发又白了一大半。两个人被安排着坐在餐厅安静的角落里,教授们说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请教路明非师兄,但楚子航从没有开过口。于是两个人只能尴尬地找话题,路明非试着教楚子航打游戏,楚子航试着和路明非聊鸡汤文学,可是最后总是败给陌生感。
后来他们只是隔着不知谁放的玫瑰花互相问候而后沉默,直到这项让人哭笑不得的活动被昂热叫停。
最后一次共进晚餐之后路明非开着那辆布加迪带着楚子航上了山顶,两个人把脚伸进冰冷的水里,路明非探身看着悬崖下,讲了一个有关归墟的传说。
冬天的山顶很黑,萤火虫早已飞走了。
楚子航慢慢变得优秀,第一次实习就与S级专员路明非组队,任务完成得干净利落。龟毛的风纪委员曼施坦因教授质疑这个小队不合规范——“学院规定情侣不能组队。”
昂热反驳了这项质疑,老头子很笃定地说他们不会是情侣。
他们的确不是情侣,楚子航以27岁高龄毕业进入执行部之后他们依旧是最佳组合,每每出任务必然所向披靡。守夜人论坛里关于路明非和楚子航是不是情侣的赌局很久没有人翻过了,赌金自动退回账户,很多人已经想不起当初的赌约是什么。
两个人一起出生入死的次数多了,慢慢也多了一些闲聊的话题,很多次他们出完任务会一起去喝一杯金汤力,聊聊执行部里新来的毛躁小孩和武器保养手法,一杯酒到底了他们就不再说更多。
四十岁的时候路明非同意了楚子航的邀请,他们在纽约合租了一间公寓。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芬格尔不远万里打来电话恭喜路明非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说了一堆人要向前看要知足要懂得创造新的回忆之类的话。
路明非拿着手机靠在窗边看雨,想错位的光阴如同被水填满的沟壑。
于是路明非说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太寂寞了,跟他做个伴。说这话的时候他转过身对着楚子航微笑,楚子航也回他一个微笑。
而后路明非挂了电话,两个人走进了各自的卧室。
“晚安。”
想和他在一起吗?
“……”

评论(1)

热度(80)

  1. 川流回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