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暂留人间

红烧胖大海:

XJB写的产物,文笔贼差。
希望早上一睁眼就能看见万字官方糖!

才发布出来顺手一刷微信读书就看到老贼半夜更文😂
——————————————
01
诺诺再次确信,路明非对那个楚子航是真爱了。
他妈的和叔叔婶婶告别的时候那个绝望沉默的要枯萎掉的傻逼是谁啊,跟楚子航打完之后整个人都闪起来了!KiraKira的闪!
“路明非,滚下去买东西。”诺诺把车停在服务区,指挥路明非下去买补给。
“诶诶好,”路明非颠颠的从后车厢跑过来,“师姐你看着点师兄啊不要让他乱跑,师兄我马上回来给你带糖……”
这日子还能过吗?
诺诺面无表情地走到后车厢,楚子航窝在壁柜里。从尼伯龙根里捡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就一直是一种不太正常的状态,能听懂简单的指令但对生人有攻击性,血统也不太稳定,诺诺试过给他打镇定剂,但一针下去针头就被腐蚀了。幸好这两天路明非连比划带唠叨的跟他混熟了,三个人目前还算是和平共处。
非常和平……睡一起的那种和平。
诺诺还记得她走到后面喊路明非换班的时候受到的那种冲击。两个人躺在那张舒舒服服的大床上,楚子航躺的笔直笔直,而路明非八爪鱼一样扒在他身上。
喂!你头都要埋进楚子航胸口里了!能不能做个矜持的好男孩!
虽然路明非被喊醒之后表示这是防止楚子航趁他睡着暴起伤人才用柔术锁住他,诺诺还是只想呵呵。
柔术做错了什么要被你拿来甩锅。
不管怎么样现在这场逃亡变成三个人的了,而且由于楚子航的加入变得鸡飞狗跳热闹起来。诺诺也忍不住送了一口气。说实话她也不太想面对之前的气氛,太沉默也太压抑了。三峡下的影子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如果没有楚子航转移注意力,她不可能永远回避这个问题。
“回来了回来了!”路明非双手各提着一大包东西,脖子上还挂着个小袋子,一上车就先神神秘秘的把里面的东西藏起来,然后回头喂给楚子航一块糖。
深夜的时候这辆房车停在荒郊野地里,车厢内彩灯闪烁。
“我看看啊能不能播放个生日歌……”路明非对着车里的音乐系统鼓捣了一会儿,然后隆重捧出了白天买的东西——一块蛋糕。
“师兄!生日快乐!”
楚子航沉默的接过蛋糕,对面的大男孩笑的傻极了,眼里却有水光闪烁。
所以这就是你白天开车都带笑的原因?诺诺翻了个白眼,从吧台上拿了一瓶酒。“生日快乐,楚子航,希望你早点找回智商,”她给三个人倒上酒,“老娘带一个傻子已经够累了。”
路明非挠着头笑,这是他离开学院之后第一次真正的放松下来。
随后世界就安静了,身边坐了个小魔鬼。
“别烦!前两天喊你不出来,这会儿别浪费我时间。”说归说,路明非其实心里有点怵,最后的交易完成之后他就没什么底气了。不会这时候突然变龙吧?他惴惴不安的想。
“哥哥你这么说我是真的很伤心啊,”路鸣泽叹了口气,“你有难我帮你平事儿,你高兴的时候我就不能来,这是什么道理。”
“好了好了,给我个痛快吧,到底想怎样,提前说,不许伤害师兄和诺诺。”
“其实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觉得孤独咯。”路鸣泽打了个响指,蛋糕上的小蜡烛燃烧起来。
“那你看我孤独不孤独?”路明非少有的有点得意,忍不住眯着眼笑起来。“我开心死了好吗。”
“被全世界的混血种追杀,不绝望吗?”
“屁嘞,你睁开眼看看,对面这两个混血种在追杀我吗?”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哥哥了,”路鸣泽站起来,“这次的事有点麻烦,我试试能不能帮你摆平了。”
路明非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楚子航身上,一手还端着酒杯,端的是奢侈淫靡。
我擦这是什么姿势!路明非手忙脚乱地坐好了,看着蜡烛燃到尽头,然后把着楚子航的手切开了蛋糕。
“你现在的表情真像个小媳妇儿。”诺诺将酒一饮而尽,“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看一步吧,”提到正事路明非也叹了口气,“师兄现在这个状态回学院也没好果子吃啊,其实师姐你现在回去的话老大应该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哎呦,有了师兄就忘了师姐了?”诺诺照着他脑门打了一记,“洗洗睡吧你。”
路明非想要爬起来,没留意衣角被扯住了。
“嗯?师兄?怎么了?”其实他也没指望楚子航能回答,这两天楚子航就没吭过声。
“路……明非……”
“师兄?!”
那天晚上星星很亮,诺诺开着车行驶在空旷的路上,假装没听见后面的哭声。
02
“诺玛!给我规划路线!”
“转过前面的山坳可以甩掉追兵……”
“他妈的我是说救诺诺的路线!”路明非愤怒的捶了一下方向盘,反手朝着后方射击。
“很抱歉,根据我的分析,救出陈墨瞳可能性为零,”诺玛的声音冰冷的不近人情,“另外,陈墨瞳不会受到太大处罚,在必要的时候放弃她是最优方案。”
“师姐……她知道这个方案,对吗?”
“是的。”
直到甩掉追兵找了地方休整,路明非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路明非。”楚子航在路明非身边坐下,他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幸好战斗本能还在,这一路不至于成为拖累。
“啊,师兄啊。”路明非在火堆旁边躺着,直视着漆黑的天空。“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你说师姐怎么就那么傻乎乎的啊,她说了罩我就要这么认真……”
“不知道老大会不会想打爆我脑壳了……”
“怎么每次和你们在一起我就这么狼狈啊,什么都做不成。”
“师兄要是你血统稳定就好了,我就把你也往学院一扔,然后全世界跑。”
“可是我这种人,一个人大概活不下去吧。”
路明非一个人对着天空叨叨,一直说到火堆熄灭。
“路明非。”
路明非转过身看着楚子航的眼睛,那双眼睛依旧如同林中的麋鹿,他突然有点泄气。
“好啦好啦咱们休息吧。”
“路明非。”
“我知道了师兄你就不会说点别的吗!”路明非坐起来朝着楚子航大吼,“你就不能想起来吗!再把你那堆鸡汤文学给我灌一遍啊!整天就是路明非路明非路明非!你知不知道我……”
你知不知道,我也许有一天会杀了所有人啊。
路明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突如其来的委屈,明明师兄已经回来了不是吗?几个月前自己满世界找师兄的时候怎么敢想还有今天呢?路明非你太贪心了吧。
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很累了。
“好了好了师兄你去睡吧……”路明非把头埋在膝盖里对着楚子航摆手,冷不防手被抓住了。他抬起头,撞进了那双眼睛里。
“路明非,我不走。”
有时候爱只是电光石火。
路明非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揪着楚子航的衣领吻了上去,一边吻一边哭的涕泪横流。
楚子航凭本能开始掠夺空气,路明非很快被反客为主地深吻起来,直到吻着吻着坐进了楚子航怀里,感觉到了那个顶着自己大腿的东西。
“嘶……疼啊我擦!”
“师兄你这个杀胚……”路明非一边抽气一边试着往下坐,“做人做到我这个份上也太惨了……”
“路明非。”
“好了好了你动吧……慢点啊!”
“路明非。”
“嗯我在。”
“路明非。”
“师兄。”
……
03
“哥哥。”路明非忍着酸痛醒过来,一睁眼就被路鸣泽吓得一哆嗦。
“咳……干嘛?”路明非有点尴尬地坐起来,试图披上外套挡一挡身上的痕迹。
“哥哥我真是没想到事情的走向竟然是这样……”路鸣泽歪头笑了笑。
路明非老脸一红,简单粗暴的打断了话题,“好了好了你有功夫笑不如告诉我师兄现在这样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傻乎乎的……”
“嗯?现在这样不好吗?”
“好什么啊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路明非愁的直挠头。
“可是现在这样,他就只属于你了啊。”路鸣泽突然凑的极近,逼视着路明非的眼睛。“只属于你,做你最忠实的仆人,只爱你一个……”
路明非悚然一惊,转头去看楚子航。小魔鬼的领域之下楚子航自然不会醒来,但路明非知道那浓黑的睫毛下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
麋鹿一样清澈。也像麋鹿一样茫然。
路明非无声地叹了口气。“可是我觉得师兄不想这样吧。”
他的师兄是个苦行僧,每天带着父亲的仇恨活着,出任务总会觉得自己应该替师弟做好所有事,燃起君焰来奋不顾身……
的确是很痛苦的人生啊,可是楚子航又怎么能容忍自己做个傻子呢?
“嗯?哥哥你想好了?等楚子航想起来他又会去爱小龙女哦。”
“爱就爱吧,本来也只有小龙女才配得上师兄啊。”路明非苦笑着看向楚子航的领口,那里有一枚钥匙,师兄一直带着小龙女一起活。
“哇哥哥你突然像个情圣一样我真有点不习惯,”路鸣泽站起来,“好吧好吧,带他回学院就能治脑子了。”
“嗯?学院?”
路鸣泽打了个响指,“哥哥我说了去帮你平事儿啊,昂热那老家伙已经醒了,他能摆平这些。”
后来楚子航总是回忆起那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熹微的天光里那个平时上蹿下跳的男孩沉默地与他接吻,宛如告别。
04
谁也不知道昂热是怎么摆平这一场风波的,总之路明非回学院之后一切就像是回到了原点,诺诺接着去修新娘课程,芬格尔奔向古巴撩妹。而他还是那个威风八面的学生会主席,负责在部长们争吵的时候坐在会议桌前发呆。
“主席,狮心会会长来了,想跟您见个面,正在楼下等。您看?” 
那个黑人又要干什么啊?路明非有点烦,摆了摆手,“让他上来吧。”伊莎贝尔神色古怪地和部长们离开了会议室,下一刻楚子航走了进来。
“师师师师兄?!”路明非手忙脚乱地站起来,咖啡杯丁玲桄榔地滚落在地。
“路明非,自从回学院之后你还没有和我见过面,所以我来见见你。”楚子航神色自然地坐在会议桌边,全然无视了路明非的紧张。
“啊……”路明非苦笑着打哈哈,“那师兄你找我是有任务了吗?”
“以我们的关系,我不认为一定要有任务才能找你。”
“师兄你这么说我怪瘆得慌的,我们什么关系……唔!”
亲亲亲上来了?!路明非彻底傻了,任由楚子航啃咬着他的唇,僵硬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我记得。”楚子航又咬了一下他的下唇才放过他。
只这一句就足够路明非红成一只熟透的番茄了,他大脑短路之下畏惧地缩了缩,哆哆嗦嗦地冒出一句话,“那那师兄你是来杀人灭口的吗?”
“……”楚子航实在不知道该对这个脱线的家伙说什么,干脆拿出口袋里的东西单膝跪在地上,“不,我是来求婚的。”
“路明非,和我在一起好吗?”
路明非安静了很长时间,长到这一幕变得尴尬。
“师兄你……知道我很危险吗?”他抬起头,“有一天我可能也会变成龙啊。”
“我知道,”楚子航拉住他的手,“但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不想错过。”
夜色温柔。

后来学生会主席和狮心会会长在一起的消息引爆了整个校园,不知情的学生们为此欢呼,而学院真正的高层则在重新评估他们的危险性。
龙类还在一个个苏醒,英雄们总有一天要走上战场,在结局到来之前谁也不知道他们将要走向何方。
但在结局之前,一定要记得尽情拥抱。

评论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