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 猫与少年 上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原著向

#大概略悬疑?


A

“把这个穿上”浑身上下都被厚重的布料遮住的男人这么说道,他看了楚子航一眼,对方的黄金瞳让他有些害怕,明明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但他就是觉得这个超A级是在瞪他随时会拔刀一样。他清楚这两个人的关系,也觉得当着人家的面这么做的确有些不近人情。如果谁在他探望女朋友的时候这么做他一定会把那个人往死里打,他的女朋友在里面生死未卜,你一个字不说还逼他穿着隔离服,说你女朋友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小怪物没把她弄死就是仁至义尽。

 

这换谁都是一肚子火。

 

但是这没办法啊。

小怪兽就是小怪兽,就算他是你喜欢的人会冲你卖萌叫你师兄看起来纯良又无辜,他也还是个随时有可能爆发把所有人都杀死的小怪兽。

你再怎么强再怎么牛逼再怎么把死仕当萝卜坎你也改变不了他是个小怪兽的事实。

 

 

男人看着楚子航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第一次认识到上帝真的是给你开了扇窗就关了扇门。

人生路途整个被打上高端大气上档次高富帅的男人就是没办法好好的谈场恋爱。第一次感受到情感萌芽的对象是比他还牛逼凶残的女龙王,觉得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现在在隔离室呆着24小时监控防止血统暴走危急关头一枪击毙搞不好还是他本人出手。

这苦逼的情史写出来绝对是一部催泪韩国偶像剧,男主角本色出演,唯一特别的是本剧没有女主角,只有一个走典型灰姑娘路线的小衰仔。

 

 

可是小衰仔不是灰姑娘,他没变成穿着水晶鞋的公主,他变成了长着鳞片的小怪兽。

 

 

楚子航看着男人手里拿着的隔离服有些发愣,这是装备部新开发出来的衣服,那群疯子曾经自豪的不得了的说穿着这件衣服就算是挨初代种一爪子也能蹦跶着K歌,衣服的表皮纤维提炼于龙骨十字架,整个学校限量发行了10件,是只有在执行高危任务或者屠杀龙王的时候才会用到的超高等级的装备。

而在一个隔离室竟然放着两件。

就是为了呆在那里的小衰仔。

 

他们防着他,像是在防着个恶鬼。

随时全副武装,就好像他会杀出来把他们吃了一样。

 

 

楚子航握紧了拳头,骨骼互相挤压发出可怕的声响。他的男孩被当成怪物一样隔离起来,但他不觉得伤心的也不觉得难过。

那感觉是就像是看到了他养过的一只小猫。

孤独又早慧的男孩觉得与世界格格不入,身边的人从来都只会用憧憬赞赏的眼神远远的看着他,只有他的猫一直陪在他身边,喵喵的叫。他们在冬天里缩在被窝里一起取暖,小猫窝在他怀里脆弱又温暖。男孩觉得他有义务保护他的猫,他的猫是那么温暖弱小的生命,不好呵护就会轻易死掉,他不能让它死掉,他们是彼此那么重要的朋友。

可是有一天小猫咬了人。

那是个他不认识的叔叔,是“爸爸”的朋友,他想走过来摸摸他的头,然后怀里的猫就猛地跳起来,浑身的毛炸着,像是只凶狠的小老虎,一口咬到了男人的手上,还顺带撕掉了一层面积不小的皮。

被咬的男人用血淋淋的手怒吼着把小猫狠狠的摔在地上,小猫哀嚎了一声,眼睛却一直看着男孩,干净又明亮。

男孩突然意识到,他的猫在保护他,他觉得男人要伤害男孩所以就像疯子一样咬上去,就算被打了也不害怕,因为他是男孩的猫,他要保护他的小男孩。

 

 

第二天男孩放学回家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猫,“爸爸”说他把猫送到了宠物教管中心,咬人的猫是不能当宠物的。

再后来,他的猫死在了教管中心。

那是他有记忆以来唯一一次和“爸爸”吵架,因为他失去了陪伴了他那么多年的人,那只死了的猫是他第一个朋友。

他的猫有什么错呢,他的猫只是想保护他,而他因为这份保护被当做疯子然后失去了自己的命。

 

 

 

 

就像是路明非。

他看着男人手里拿着的隔离服,又看了看面前被精密的材料特制出的厚重的门,心里闷的发疼。

不难过也不伤心。

只是觉得过了这么多年,他却还是那个安静从教管中心的垃圾堆里扒出猫的尸体,把他埋到后院里的小男孩。

——那么无力。

 

 

“我不需要”

他听到自己这么说道,然后推开了门。

声音坚硬如铁。

 

 

 

B

 

楚子航绕过走廊里的垃圾堆,黄金瞳环视了一周。布置奢华的房间内四处堆满了沾了油渍的盘子和换洗的衣物,空气中有一种水果腐蚀的异味。楚子航皱了皱眉,叫了声坐在垃圾堆里打游戏打的不亦乐乎的人的名字“路明非”

 

“呦,师兄你等等,我打完这一局”路明非飞快的操作着键盘,鼠标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声音过大的耳机可以让楚子航清楚的听到耳机里传来的火药爆炸的声音。

 

他叹了口气,大步走上前,然后一把摘掉小衰仔罩在耳朵上的耳机。

 

 

“我艹!”路明非条件反射性的骂了一句,看到楚子航发亮的金色眼睛后渐渐消声“师兄,你干什么啊”

 

“声音太大了”楚子航依旧面无表情,异常认真的看着他“对耳朵不好”

“我是混血种我怕谁,爬行动物的血就这点好,声音再大耳朵也不会聋,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成聋子,Oh Yeah”

“路明非”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直勾勾的眼神,深知师兄八婆模式一旦开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了,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开这么大声了”

 

 

楚子航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看见小衰仔的神情有点低落,于是就摸了摸路明非的头发,像是在摸一只小猫给他挠痒“我给你带了礼物,星际争霸3”

“师兄万岁!”

路明非的眼睛瞬间一亮,就差没蹦上去亲楚子航两口。

 

 

“你喜欢就买过来了,试用版,市面上还没上市”

“还是师兄最懂我。老大只会送西装和领带,师姐来这只会捏我的脸,芬狗更过分,每次都给我带个啃的只剩骨头的鸡腿,还一脸肉疼的表情”

“我会去找芬格尔谈话的”楚子航异常认真“让他下次带整盘鸡腿过来”

“不是吧,师兄,我说着玩的啊”路明非有些害羞的捂脸“师兄你男友力别这么爆棚可以么”

“……男友力是什么?”

“就是说男朋友魅力指数”

楚子航沉默了一会,然后把游戏盘塞到了路明非手上“下次带你去玩星际4”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的眼睛,鼻子有些发酸。

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仍然把他当做那个衰小孩的人了,虽然诺诺他们也不害怕他,但是那种感觉与其说是关心不如说是同情。

 

路明非你真可怜啊, 你快变成怪物了。

你再也不是废柴了,你变成了见你一面都要穿上隔离服的小怪兽了。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被传得神乎其神血之哀,他没觉得很孤独,更没像个中二病一样说世界这么大可是为什么就没人理解我呢。

就算小魔鬼天天在他耳边念叨什么哥哥你看人类就是这个样子,你救了他们但他们防着你就像是防着只恶鬼,他也没觉得有谁对不起他。你看源稚女那么听他哥哥的话,在源稚生面前乖巧的像是小姑娘,他哥哥知道他变成小怪兽之后不还是一刀捅死了他么?

一个人的命再重要又怎么比得上那么多人的命呢。

 

 

他只是觉得冷。

 

 

路明非想起来在那个红头发的日本女孩还在的时候,她站在高处俯视着被钢筋水泥铸成的隐藏着巨大阴谋的东京,一笔一划的写在白纸上。

白纸黑字,笃定又单纯——

世界很温柔。

 

 

但那是因为她的Sakura在她身边啊。

她觉得Sakura理解她,他是个和她一样被关在笼子里等待着被奥特曼杀死的小怪兽。

你喜欢的人理解你保护你留在你身旁,世界就这么温柔起来,就算窗外暴雨呼啸,海啸淹没了东京你也可以甜蜜又温柔的问他你在哪里。

 

 

可那个时候Sakura是在骗她啊,她的Sakura的确是个小怪兽,但他还有吊炸天的师兄,高富帅的老大,白富美的师姐,他不是一个人。

但是小姑娘只有Sakura和她玩具,她觉得那就是世界,世界在陪着她,那么温暖。

 

 

路明非想这就是报应吧,他把人家小姑娘骗的那么惨,骗的连命都赔里了,现在他也和那个小姑娘一样了。

沸腾的龙血,不稳定的血统,被各种先进的装备包围全副武装的房间。

像个小怪兽一样。

 

 

这下好了。

路明非咧着嘴露出一个笑容,眼睛却像是个走投无路的小猫,脆弱又无助,他不是小衰仔了,不用和以前一样夹着尾巴逃走,他变成了名副其实的S级,卡塞尔的终极武器,但是心里的无力感却比以前更加浓郁。

绘梨衣找到了和她一样的小怪兽。

可是路明非只有立志做奥特曼的面瘫师兄。

 

 

“算了吧师兄,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吃了睡睡了吃还有星际打,宅男的终极目标我一个不差的实现了,这人生不能更滋润了啊”路明非贱兮兮的笑着,露出一口小白牙“做人要知足不然要折寿的”

 

 

 

他是衰仔是废柴是败狗,说不定还是个小怪兽。

但是师兄不是啊,师兄是标准的高富帅就算暴血了变成爬行动物长着鳞片也是舍我其谁的慷慨赴死的模样。

他就该像个奥特曼一样在小怪兽暴走的时候给他一下,然后抬头看着天空,英勇而孤独的飞回自己的星球。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专打小怪兽。

电视里的小怪兽蠢萌蠢萌的,象征性的叫两声挥挥爪子摇摇尾巴,没怎么反抗就被奥特曼打死了,每次结束的时候制作方都会给奥特曼一个特写感觉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躺在地上的小怪兽是什么表情呢。

会不会安静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奥特曼呢?

人们因为杀死了他而高兴着,而他看着奥特曼觉得他真的是帅极了。

 

 

 

真是帅啊。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的脸这么想。

心里有一种不明显却确实存在着的小小的骄傲。

 

 

“是啊哥哥,你看他真是英俊又帅气,可是如果不是你他早就死了啊”小魔鬼依旧优雅的笑着,两条白皙的小腿在他面前一前一后的晃着,就像是个单纯的小孩“因为他你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卧槽,小祖宗你能不能别在我师兄来看我的时候突然出现,你不知道小别胜新婚么”

“哥哥你别这样啊,哪有见了老公忘了弟弟的哥哥呢”小魔鬼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金色的眼瞳却危险的眯着“别这样啊,这样我会想杀了他啊,哥哥”

“好了行了,你能别装成源稚女那种重度兄控患者么,你们俩不是一个路线的,人家在哥哥面前可是乖巧的好弟弟,才不会说把你的灵魂给我吧”

“源稚女和源稚生算什么,怎么可能有资格和我们比”小恶魔不屑的撇撇嘴,讥讽的笑容异常明显,像是个君王在嘲笑匍匐的蝼蚁“我们是这个世界的王啊,这个世界的主宰,他们这些弱小的生命怎么能和我们比呢。我们是永恒的啊。”

“我所有的命都给你了你还好意思和我说永恒?虽然我是个废柴但是你也不能这样欺骗消费者啊”

“我怎么会骗你呢,哥哥。为什么你想不起来呢,只有我不会骗你啊,只有我不会抛弃你啊”

路鸣泽的眼睛瞬间亮起了,像是燃气的火焰,脸上的笑容诡异而疯狂,好好的一张小脸扭曲的像是个染血的厉鬼

 

 

 

 

 

“路明非——”

“路明非——”

 

 

“师兄?”路明非捂住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自打把自己仅剩的四分之一的生命卖出去之后,每次和小魔鬼见面都有一种又撘进去半条命的感觉,天知道那个小恶魔做了什么,明明拿到了他全部的命却没让他死也没离开,依旧和开始那样卖个萌撒个娇装个兄控整天哥哥哥哥的叫个没完。

 

 

反正无所谓了。

反正他都快死了,多活几天还是少活几天有什么关系呢。

无论过程怎么样,小怪兽都是要死的啊。只有小怪兽死了,故事才能HE走向你好我也好的结局。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的脸,心中有一口郁结的火气想要喷涌而出,黄金瞳因为怒火剧烈燃烧着,像是两簇小小的火焰。

他很少生气,用路明非的话来所就是天生情感缺乏。他觉得世界上不如意的事那么多,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经历,你又有什么可生气的。

 

 

可是路明非的表情就是让他感到恼火。

那算是什么表情啊?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就算现在马上让他死他也二话不说的一枪毙了自己。

那双眼睛里已经没有未来了。

那不是路明非该有的表情。那个小衰仔就该是那种只要你给他一点温暖他就能瞬间把眼睛点燃的人,他或许总是像个败狗一样耸着肩耷拉着脑袋,但是眼睛却总是亮着的,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他现在就像是被彻底浇灭的火焰一样只剩下满地的灰。

 

 

“路明非”楚子航直视着路明非的眼睛,声音像是被锻造出的钢“你会出来的,我们会让你出来的”

 

你凭什么放弃?

你怎么能放弃呢?

 

凯撒一直在和校董会周旋,诺诺也联合了师心会和学生会联名起草文案,芬格尔在网上搜集资料证明你血统安全,就连昂热和教授们也在设法保住你。

那么多人在为了你努力,那么多人在等着你。

你怎么能放弃呢

 

 

 

“我出不去的师兄,我不能出去啊。就算我从这里跑了又能跑到哪呢”路明非挽起自己的袖子,有点瘦弱的胳膊上布满了青黑色的鳞片,鳞片一张一合像是在呼吸,互相挤压的声音就像是有蛇从身上爬过“我还能去哪呢”

一个浑身长着鳞片的小怪兽能跑到哪里呢?

他不管到哪里都是异类啊,那些人看着他的鳞片看着他的眼睛会不会恶心呢。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虽然被关着但这对我完全没压力啊,我本来就是个宅男是不是,我以前就在想等我赚够了钱一定要当一辈子宅男”

路明非挠了挠头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你会罩我么?师兄”

 

 

 

 

楚子航的喉头滚动了一下,感觉有什么东西塞到嗓子里让他说不出话。

 

 

他已经不是废柴了,他现在说不定比他和恺撒加起来都厉害,可他却像以前一样贱兮兮的问他,你会罩我么?

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害怕。

 

 

就像是他的猫。

就算长出了锋利的爪子,但看着他的时候依旧那么脆弱那么小就好像随时会死掉一样。

 

 

他要照顾他的猫。

 

 

“恩,我罩你”

 



评论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