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尼伯龙根叫你回家 上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一个师兄带着十岁记忆的明非私奔逃跑的故事

#HE 楚路ONLY

#几百年没写过楚路了可能有OOC





00

很小的时候路明非曾经背过一篇语文课文,文章里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作为一个废柴,他其实早就不大记得语文老师一遍遍念叨着的必考考点,可他却一直记着那句话。

 

在他被人欺负的时候,在他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在他被叔叔婶婶责骂的时候,在他想起自己从未谋面的父母的时候,他都这么告诉自己。他想自己是被选中的孩子,所以才总是过的这么苦。

 

忍忍吧,熬过了最苦的时间就是好日子了。

他这么告诉自己,一忍就忍了很多年,忍到最后他自己都习惯了这样的怂包,也就不觉得是在忍耐了。后来他遇到了他的小魔鬼弟弟,小魔鬼眨着一双金灿灿的好像融金一样的眼睛,笑眯眯的对他说,哥哥,你不是在忍耐,你只是从来没有把这些当做是苦难啊。

 

路鸣泽站在窗台的边沿,轻薄的窗纱被风吹起来的那一刻看上去就像是他张开了翅膀。

——狮子怎么会觉得被蚂蚁咬一口是苦难呢?

 

小魔鬼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他托着自己的下巴,稚嫩的面孔秀气的几乎像是个女孩子,睫毛又长又翘。路明非当时看着他忍不住吐槽,总是打人家生命值主意的魔鬼长得竟然像是个天使。

 

“胡说,天使哪有我好看啊。”小魔鬼扬着下巴,一如既往的自恋又中二,他看着路明非,语气轻的像是在风中飘摇的羽毛,“我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我和你一样,我们都是怪物,这世界上只有我和你是一样的。”

 

说完,他就从窗边猛地翻身跳下去。

路明非本来不该担心他的,小魔鬼那么厉害,连龙王都不是他的对手,有什么值得他这个废柴担心的呢?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抓住他飞扬的一角。

 

长得像是天使一样的男孩子从他手边溜走,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刺眼的阳光里。

他看见路鸣泽在对他笑,单纯天真的样子几乎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孩。

“快带着你师兄走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以后我陪不了你啦。”

 

01

楚子航是一个不信命的人。

他在15岁之前可能还会偶尔跟着妈妈去寺庙里烧烧香拜拜佛,女人的性格一向有些不靠谱。她能够因为看电视剧而忘掉自己儿子的家长会,却会在每年过新年的时候去寺庙里祈福。楚子航小的时候会跟着妈妈一起去,因为新爸爸总是没有时间的。后来他的亲生父亲消失在了一场暴雨里,他自己联系到了卡塞尔,了解到那些和龙有关的千奇百怪的神话,他就不再信这些了。

 

谁知道你拜的这尊佛像,几百年前是不是龙的化身呢?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命运无常”这句话向来是没错的。很多年前在他还是鹿芒的时候,他一定想不到一直是个乖乖学生的自己有一天会拿着刀去砍人;几年前在他不赞同路明非把绘梨衣放走的时候,他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做了和路明非同样的选择;一年前在他带着鹿芒的记忆被路明非一路照顾逃亡的时候,他更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带走失去记忆的路明非。

 

他是路明非么?

好像除了他大家都不觉得他是路明非。

就好像那个时候除了路明非没人记得楚子航一样。

 

昂热特地把他调回学校,还抽派了好几个A级专员协助,就是要让他成为看住路明非的锁,也是在路明非暴走时杀死他的刀。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昂热在之前的战斗中受了重伤,按着这个男人的个性一定会亲自看管他。

 

“孩子,我很抱歉让你承担这样的任务,我知道你们的关系很好。”昂热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安慰他,“我也有过很重要的伙伴,很爱的人,他们都在战斗中牺牲了。”他压着楚子航的肩膀,让他看向玻璃窗内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路明非,,“作为他重要的人,就让他在必要时刻像是战士一样光荣的死去吧。”

 

楚子航没有说话,只是专注的看着打游戏的路明非。他好像不大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体,坐姿歪歪扭扭的,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他打游戏的样子很放松,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像是珍稀动物一样被放在玻璃罩内让人旁观。

 

路明非的确是不知道的,他以为带着他进房间是一个和蔼的老爷爷。老爷爷说他和他的父母是挚交,要代替他的父母照顾他,并且已经和他的叔叔婶婶打了电话。他甚至还给了路明非他父母写给他的信件照片,告诉他,他的父母很想念他,可能过一阵子就要回来。

 

心智还没有成熟的小衰仔很感动,一点都没有怀疑。他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我终于把苦日子熬过去了。

 

很多人都说这房间里关了一只怪兽,一个魔鬼;他应该被警惕,被利用,最后被杀死。

可是楚子航却只看到了一个因为救他而受了重伤甚至失去了记忆的衰小孩。

 

死亡会变得光荣么?

或许吧。至少他以前觉得,如果他能够用自己的命杀死奥丁,即使那不过是一命换一命也是值得的。他想他留着自己的这条命,就是为了在某一天遇到奥丁的时候把他豁出去。

可是后来有一天,所有人都不记得他了。只有路明非冒着被追杀的危险到处找他,就算知道自己救回来的不过是一个没有黄金瞳也没有战斗力的楚子航也没有把他当做麻烦。他们两个人再一次遇到奥丁的时候,楚子航勉勉强强恢复了意识,他让路明非先走。路明非当时狠狠的给了他一拳,那是这个平时有点怂的师弟第一次这么激烈的反抗他,拽着他的领子像是愤怒的狮子。

 

他听到路明非的声音混着尼伯龙根永不停息的雨水。

“当英雄很有意思么?找死很有意思么?死有什么可光荣的?有个屁的光荣啊?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啊,你喜欢的人,喜欢你的人就都没有了。”

 

“师兄,你和我不一样的。你死了,好多人都会很难过的。”

 

路明非对他笑了笑,拽着他的手往后狠狠一推。楚子航当时受了很重的伤,脏器几乎被奥丁的八骏马踩烂,可他却清晰的感受到身体深处传来的蓬勃的生命力。那感觉很熟悉,他在北京的地下也曾经感受到这股温暖,只是他当时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

 

楚子航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一双漆黑的鳞翼倏地在路明非身后展开,黑色的鳞甲在雨水中窸窣作响,一张一合好像是在呼吸。路明非的瞳孔明亮的如同冶炼的黄金,细小的鳞片渐渐遮住了他的整张脸。

 

“路明非——”

他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拉住他,可是已经太晚了。

龙化的混血种在他眼前结出了巨茧。

路明非在那灰黑色的茧中闭着眼,像是沉睡于母亲子宫中的婴儿。

 

可他不能睡在那里。

楚子航像是垂死的野兽一样奋力挣扎,捂住淌血的伤口想要爬起来,却一次次因为身体的剧痛跌倒在地上。他想哪怕只是一分钟都好,他要暴血用蜘蛛切把那缠住路明非的茧砍断,带着他离开这里,哪怕他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杀死奥丁了。复仇很重要,他可以为了复仇搭上自己的命,但他不能搭上路明非的。路明非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他应该走在阳光下,走在温暖的天地间,就算死也该是老死在柔软的床垫上。

他怎么能就这样消失在这里呢?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变成一条龙,好像路明非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只是奇迹没有出现,他的身体已经消耗太多了,能够勉强活着都不过是因为路明非的言灵在发挥作用。

 

“哎呀哎呀,哥哥你快看!你了不起的师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楚子航看见一个小男孩正半蹲在地上撑着下巴看他,样子不过十二三岁,身上穿着考究的黑色礼服,像是要去参加一场葬礼。小男孩见楚子航在警惕的打量他,笑的更开心了,故意朗声说道:“如果哥哥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就好了,那他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只有弟弟最靠谱。”

 

“你是谁?”

“这不重要,反正我马上要走啦。”男孩摆了摆手,站起身子踢踏着脚上锃亮的黑皮鞋,动作浮夸的像是疯狂的戏子,“我哥哥要变成怪兽了,他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

 

男孩歪了歪头,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俊秀的脸上流露出几分阴郁的气息。楚子航恍惚间意识到,这男孩其实和路明非有那么一点点像,只是他从来不会像路明非那样耷拉着眼睛所以才让人看不出来。

 

“你要杀了我哥哥么,奥特曼先生?”

 

 

02

楚子航第六次面无表情的拍掉了路明非想要摸方向盘的手,没有带美瞳的眼睛在夜里诡异的闪着光。

 

“大哥哥,你别生气嘛。”只有十岁心智的路明非捂住自己被拍红的手,有些委屈的说,“我第一次看到这么贵的车,我之前只在电视机里看到过。”

“如果你恢复记忆的话,你会记得你也开过。”楚子航冷淡的说道,“还有,不要叫我哥哥。”

“哦,那我叫你什么啊?”路明非小心翼翼的看着楚子航的脸色,总是寄人篱下生活在别人家里的孩子总是心思敏感又懂得察言观色,“我以前叫你什么啊?”

楚子航注意到路明非好像小动物一样的表情,心中一软,轻轻的叹了口气,“你以前叫我师兄。”

 

“我们是同一个老师的弟子?”路明非眼睛一亮,对这种中二的称呼充满了好奇心,“我们的老师是不是有什么绝世武功,然后传授给我们要我们拯救世界?”
“我们是高中同学。”楚子航瞬间打破了他的幻想,“你学历史,我学机械。”

 

“哦。”路明非瞬间蔫吧了起来,像是垂着耳朵的小狗。

楚子航看他这样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一向不大擅长和人交流,更别说带一个心智只有十岁的孩子。他从小就比其他孩子聪明,又没什么情趣。充满浪漫情怀的妈妈给他读的那些睡前故事他一个都不信。很小的时候妈妈给他读长发公主的故事,女人笑嘻嘻的说将来有一天子航也要去救你困在城堡里的公主啊。小小的楚子航很认真的想了想,说:“可是我比公主重,公主会被我扯下来的。”楚妈妈被他这么一说,也很认真的解释,那子航你可以接住掉下来的公主啊。提前自学了初中物理课的小学生楚子航摇了摇头,开口道,“根据重力加速度,公主会把我砸死。”

 

从那之后楚妈妈再也不给他讲睡前故事了。

 

既不会安慰人也不会讲故事的楚子航只好干巴巴的开了一个新话题,“你很想当英雄么?”

“谁不想当英雄啊。”路明非坐在副驾驶歪了歪脑袋,理所当然的回答。

“我认识两个人,他们都不想当英雄。”楚子航说,“他们两个明明很厉害,却总是做出一事无成的样子。一个人只会给别人当司机,一个人只想给别人当小弟。”

“听上去是有点怂。”

“怂么?我不觉得。很多不认识他们的人会嘲笑他们,可是我知道他们很厉害,比我、比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要厉害,他们是我的英雄。”楚子航猛地打了个车把,漆黑的迈巴赫在公路上漂亮的甩尾,身后一直紧追的汽车来不及掉头,“哐”的一声狠狠的撞向了围栏。几个身上印着世界树的漂亮男女有些狼狈的从车上走下来,手里拿着用黑色的布条包裹着的武器。

 

“楚子航,你应该知道路明非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领头的男人朗声说道:“现在把他交出来还来得及。”

 

楚子航抬起眼看了他们一眼。他握住了坐在身边的路明非的手,一向凌冽的黄金瞳流露出些许温柔的意味来。他不大会说话,就只能一下下的轻轻拍打着路明非的手背。

 

他摇下车窗,一只手拿着装弹好的沙漠之鹰,眼睛看着车子一侧的倒车镜,利落的扣动扳机。

 

“轰——”

执行部专员的车子被改良后的爆裂弹打中了油箱,巨大的热浪甚至直接把来不及避开的专员掀翻在地。

 

“别害怕。”楚子航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在山路上飞驰。如果不是龙类血统的加持,他们甚至都看不大清楚周围一闪即逝的景物。

 

“我说过会罩你的。”

 

无人的山路上一切都寂静无声,只有飞驰的跑车和往来的风。楚子航一只手把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拉住路明非。失去记忆的小衰仔傻傻的看着男人俊秀的侧脸,心想师兄不仅帅还厉害,像是动画片里从天而降的大英雄。

 

“师兄你是奥特曼么?”十岁的路明非问。

“不是。”楚子航告诉失去记忆的二十岁的路明非,“我是小怪兽的朋友。”

 

 

 

 

 

 

 

 

 

 

 

 

 

 

 

 

 

 


评论

热度(1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