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千寻3

路明非挠了挠头,拉了个凳子坐到楚子航的旁边,随手翻了几页桌子上那本厚的可以砸死人的书。书本保存的很好,没有折痕也没有皱角,除了因为时间过长而变得有些发黄的纸页,看上去依旧和新的一样。满篇密密麻麻的印刷字体里还有几块用红色的笔写上的备注,字迹相对于男生来说异常工整但刚劲有力。


“唔,师兄,这个龙类骨骼物质报告分析是个什么鬼?这和炼金术有半毛钱关系么?”


“龙类骨骼是炼金术制作武器的重要参考物。因为不同龙类骨骼成分含量不同,所以适合做的武器也不一样。就比如青铜与火之王一系骨骼成分偏向铝,制成武器时会和空气反应生成氧化铝层,所以可以省去做防锈措施的时间。相应的,这些骨骼需要有特别的防火装置,因为铝性骨骼会和火焰发生铝热反应,武器溶解甚至会高温喷射,这也是青铜与火之王可以持续体表温度高热的原因。”


“……臣妾真的做不到了。”

“所以我当时才不建议你再修这门专业。”楚子航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把路明非送进嘴里的铅笔抽了出来,然后又拍了拍他的头“别咬铅笔,有毒。”


“我知道我脑子不好使,可是总要去试试啊。”路明非声音稍微低了些,像是还没有意识到楚子航拍他的头这个动作,只是耷拉着脑袋,像是一只斗败的狗“我不能一直那样啊。”


他不能一直做一个小衰仔啊。

诺诺为了他差点死在水下深不见底的黑暗里,楚子航也为了他差点在被掩埋的地底下丢了命,那个傻兮兮的喜欢他的绘梨衣在无尽的恐惧和痛苦中等待着他的到来。

他们都是对他那么好的人。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人这一辈子总要勇敢这么一次,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

就算只是一只瘦骨嶙峋的病狗有一天也会为了善待自己的人向敌人露出獠牙战斗啊。


楚子航微微垂了垂睫毛,浓密的睫毛在他俊秀的面孔上打落下一片晦涩不明的阴影。


他没法只是张张嘴告诉他“一切都过去了”那么简单。一切怎么会过去呢,有一个人直到死去的最后一刻还在想着你,但是你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就算有一万种理由,可是你也确实的抛弃了他啊。

他为你做过的一切,怎么可能简单的因为他死去了而过去了呢?


路明非心中有着一座城市,那座城市美丽而危险,就像是被蛇群守护的宝石。有那么一个漂亮的红发女孩住在这个城市里,她不能说话,只能用笔在写字本上写写画画,白纸黑字,每句话都像是一个约定。她是一个被锁在笼子里的小怪兽,强大而孤独,身体里住着一只恶鬼,看他的时候眼睛却干净的像个孩子。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想起来了那场不会终止的雨,不会停下的车,还有不会回来的男人。男人在暴雨里的高速公路上,驾驶着那辆昂贵的跑车,像是一把利剑,撕裂雨幕,然后头也不回的奔赴盛大的死亡。


他们都是逃兵,做错了一个决定,看着别人去死,所以就只能后悔。

一后悔就是一辈子。


路明非是曾经的楚子航。

楚子航是未来的路明非。

这个有些倒霉看起来一无是处的男孩正在长大,总有一天他也会像是他一样拿起手中的刀,走上一条布满血腥的路。一直被保护在洞穴里的幼崽终于被扔到了野外,外面的世界冷的像冰,敌人在看不到的地方步步为营,他必须要长出自己的獠牙,学会一个人用尖牙和利爪战斗。


这是他们的宿命。

就像昂热说过的那样,他们这样的人,生来就是为了毁灭什么的,骨子里铭刻着的就是战斗的本能,燃烧的斗志就好像是身体里时刻沸腾着的血一样。

挡在你前面的是山,我们就搬山;是河,我们就渡河;就算那是一座宏伟的堡垒,你也可以拿起大炮轰碎它。


但是他一点也不想路明非变成这样。


楚子航抿了抿嘴唇,伸出右手搭在了路明非放在桌子上的左手上。他看着他,像是在看着另一个自己。


“会好的”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来源: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评论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