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千寻4

路明非感觉这个气氛有点诡异,但是他却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手,只是用眼睛看着楚子航身后那个依然定格在雪千寻脸上的电脑屏幕,似是而非的说道“可是雪千寻已经死了啊。”


“但是你还活着。”楚子航顿了顿,接着说道“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还会遇见很多的人。”


“不一样的师兄,就算我还会遇见很多很好的女孩,但是那些女孩都不是绘梨衣啊。苏茜学姐那么好,又能干能漂亮,可是她也不是小龙女啊。”路明非压低了声音,像是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但还是硬着头皮接了下去“这个世界不会有第二个雪千寻了。”


“你误会了,我不喜欢夏弥。”楚子航平静的说道,那种语调就好像是在陈述一个定理一个事实“你呢,你喜欢绘梨衣么?”


路明非眨了眨眼,觉得自己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喜欢绘梨衣么?当然喜欢啊,世界上哪还有这么漂亮又这么傻会喜欢他的女孩啊。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立刻去救她呢?


因为他还不想死。他还有很多事想要去做,还有人想要去见。

他想要知道那个人有没有在这场灾难里活下来,有没有完成任务,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像之前那样遇到危险就第一个上傻兮兮的去暴血玩命。


他想要去见楚子航。

所以他要留着自己仅剩的半条命,所以他还不想死。

所以他抛弃了绘梨衣。


“师兄,其实我觉得和你讨论这个挺坑爹的,如果你不喜欢小龙女,那你连喜欢的妞都没有,我跟你说这个并没有什么卵用”路明非笑着打马虎眼“我这人没什么女人缘,感情史都快被你扒光了。”


路明非小心翼翼的盯着沉默的楚子航,生怕这个情商为负的师兄回一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好在楚子航始终保持着酷哥形象,只是以一种淡定无比仿佛在回答问题的小学生一样的神态答道“芬格尔说,喜欢就是把食堂里的鸡腿都承包给他。”


“师兄你别听芬狗胡说”路明非愤怒的皱起眉头,似乎对于芬格尔欺骗单纯的师兄十分不满“喜欢一个人明明就是为他承包秋叶原!”


“这样啊。”楚子航认真的点了点头“受教了。”


“……卧槽师兄你不是当真了吧?”


楚子航用他那双金灿灿的黄金瞳沉默的看了路明非一会,然后开口道“开玩笑的。”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那张端正好看面无表情的脸,终于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冷战。


——卧槽,听面瘫开玩笑真的好痛苦。


“你觉得什么是喜欢”楚子航似乎对于这个问题很执着。


路明非真心觉得和楚子航讨论这些挺扯淡的,但是鸡婆师兄一直都那么罩他,当人家一次情感咨询师也没什么,说不定人家是真的想告别禁欲系好好的谈场恋爱呢。


这问题其实问的挺玄幻,喜欢这东西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事,谁也不好给他挑个定义。

有的时候喜欢简单的就只是女孩从你身边走过时留下的一阵香气,有的时候却需要时间漫长的积累来培养。


路明非忽然间想起来了今天早上看过电影,他印象最深的其实不是东方不败和雪千寻那几分钟唯美的亲热戏,而是开头的那句“我终于等到你了”还有结尾时雪千寻看着东方不败露出的笑容“这次你是为了我而来的”


雪千寻扮上男装,替下落不明的东方不败守了日月神教那么多年,为了他连命都不要。

但她其实就只是想看看他而已。

就好像源稚女苦心经营了那么久,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又是杀王将又是捣毁蛇岐八家,但到最后,他其实就只是想再见他的哥哥一面。


他是源稚女也是风间琉璃,被人当做恶鬼一样忌惮着,他张开双臂的时候源稚生狠狠的捅了他一刀,但他其实就只想抱抱他。


就好像是路明非自己。


路明非眨了两下眼睛,想了想后说道“我觉得喜欢就是你想多看他几眼,然后想让他多看你几眼。”


楚子航沉默的看着他,俊秀的脸上一双好看的眼睛有着像金子一样瑰丽的色彩,眼神却安静的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水。


路明非觉得这个眼神有点眼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


“师兄就算觉得我说的不对你也别这么盯着我啊。”路明非动作夸张的打了个冷颤,嬉皮笑脸的说笑道“臣妾好怕怕啊。”


楚子航微微敛下睫毛,浓密的睫毛挡住了金色的瞳孔,整个人看起来就柔和了一倍,像是一个乖巧安静的大男孩。


他伸出手不轻不重的敲了敲路明非的头顶,像是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儿。


“看书。”

“……哦。”路明非揉着脑袋,撇了撇嘴应道。


多亏了楚子航尽职尽责不听话就瞪瞪完了就打的魔鬼式训练,路明非的跨科考试终于拿到了A。


作为一个逆袭了的文科生,路明非此刻有了一种打游戏拜对了师傅的感觉。虽说有一句话叫做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但是如果你师傅是个如来佛祖级别的,就算你就是棵狗尾巴草也能升级成仙草了。


虽然让楚子航补习是一件胆战心惊的事,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讲,楚子航还真没有对他使出暴力手段,不然以楚子航的战斗力,路明非就算不死也要半残。有的时候一道题讲了五遍还没有听懂,路明非连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生怕身边的大神一个不爽就削了他,但楚大神不仅爆发力强,耐心也是也是一等一的。他就用他那双金灿灿的看着就让人想膜拜的眼睛一声不吭的看着你,然后看到你鸡皮疙瘩都起来之后象征性的敲两下你的头,问你哪里不会再讲一遍。


每当那个时候,路明非就会觉得这才是真中国好师兄。

之前听人说大学里的学长对学妹一个个都是手心宝,学长对学弟一个个都是地上草。

然而这条定理对于刚正不阿视妹子如粪土的楚会长显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来源: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评论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