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Sean Parker的大宝贝养成生活( SE,失忆心智退化梗,更10)

狐说:

10

Sean打了下方向盘,把那部租来的黑色雪佛兰——他自己的那部红色法拉利实在太招摇了,而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引入注意——停在了嘉年华游乐园的停车位上。

对,你没看错,就是那个每年在各州巡回举办的,有许多大型游乐设施、成堆的绒毛玩具奖品、贩卖各种巨大的棉花糖、冰淇淋、热狗、果汁汽水的嘉年华。

“给他造个隔离人群的环境对他没有一点好处,人类贪恋安全和安逸的本能会让他想一直躲在象牙塔里不愿意出来。你得让他知道,即使没有了玻璃罩,他也是安全的,即便有其他人出现,你也不会抛弃他。这才是真正有助于他建立安全感的方式。”

Sean倒是非常认同这些话——说实话,他真的不可能和Eduardo就这么一直两个人窝在家里,这不现实,也不符合他的个性。所以他十分配合地接受了医生关于让Eduardo多接触外界的建议。

他开始有意识地带着Eduardo外出,去商场给Eduardo买点衣服裤子之类的东西,去超市为他们俩添点新鲜的食物,去小餐厅吃个饭再来点饭后甜品,或者,偶尔的,去看一次电影。

总之,循序渐进嘛。

而Eduardo对此的反应也非常良好,除了第一次去商场的时候有点惴惴不安地一直抓着Sean的手不放、以及第一次去看电影在放映前全场熄灭灯光时吓得差点扑进Sean怀里之外——老实说,Sean觉得那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般的模样还挺可爱的,而且他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搂着一个暖乎乎的身体,看着各种蠢萌的奇形怪状的龙们驮着北欧土著们满天飞。

看得出来,Eduardo渐渐地对外出,尤其不是去医院的那些外出显得十分感兴趣甚至是期待的。看来,他也是憋得够久的了。

而今天,Sean选择了游乐场。相较于之前的地方,这里的环境可能有点复杂。但有什么关系呢,他想,孩子们都爱游乐场!他又对自己点点头——大人们也爱。

当然,另一方面,医生也提出了“他该见见其他的熟人——朋友、父母之类的。他不能只有你一个人。”这样的意见。

但Sean对此只是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Eduardo的父母?也许。如果他们有在意到发现他们的儿子失踪了好一阵子,并且已经开始发疯似的到处找他的话,他们当然有权利也应当知道自己儿子目前的状况。

但Mark……Sean觉得,这个议程还能再往后放一放。

“Sean Parker先生!”Randi医生——也就是Mark的姐姐——对他当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极不赞同。她拧起了眉头,牢牢盯着Sean的眼睛,语气严厉:“到底你是认为Eduardo没有准备好这个,还是其实是你自己没有准备好面对。”

Sean一点儿也不惊讶他们的身份被拆穿。毕竟,你知道,托Facebook的盛名还有那场轰动的官司的福,他们现在可都算得上是名流了。所以尽管Sean每次带Eduardo出门的时候都做了一定程度上的变装——尤其是Eduardo,他现在穿着休闲装,头发蓬松柔软表情懵懂稚气如孩童的样子,和他从前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着笔挺的西装,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那些一晃而过的新闻镜头里时的样子,看上去几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但既然之前话都已经说到那个份上了,只要把那些故事稍微前后联系一下,得出正确的推论对于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头脑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这可是Mark Zuckerberg的亲姐姐——她一开始没有认出来大概真的是完全没有往他们俩身上想过。至于她言词中的责备和那些不言自明的言下之意,Sean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以目前的状态来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不过他可不打算争辩这个,尤其是在隔壁不停地传来挪动椅子的不安响动的时候。所以那个时候他只是冲着女医生眨眨眼,说了句:“医生都是有保密的义务的,是吧?——无论对象是谁。”然后不等对方回答便开门走了出去。

手腕间轻微的触碰感把Sean拉出了回忆。他侧过头,看到副驾驶座上乖乖绑着安全带的大男孩轻轻扯着他的袖口,睁得圆溜溜的大眼睛在他和车窗外来回看着,褐色的眸子里写满了惊奇、欣喜、渴望,还掺了那么一点点小小的不安。

Sean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毫无疑问的,Randi是个非常出色的心理医生,以及,毋庸置疑的,Mark曾是对Eduardo而言最意义非凡的人。但作为一个曾经同时是创造者也是被背叛者的人而言,Sean觉得他可能才是最能理解这两个人所想所需的人,只不过,要看他站在谁那一边在想。

而现在,理所当然的,他站在他的大宝贝这边,所以,他想他才是眼下最清楚Eduardo想要什么,也最明白,怎样对他才是最好的那个人。

Sean收拾起那些弯弯绕绕的思量,俯身给Eduardo解开保险带,捏捏他仍旧牵在他袖子上的细长手指,笑容灿烂过加州盛夏的骄阳:“来吧,宝贝,我打赌你会爱死这里的!”

 

Sean发现自己是对的。

当然,Sean Parker总是对的。

Eduardo果然爱死这里了!他眼睛里那些闪闪发亮的光芒简直可以闪瞎所有那些看到他的人们了。

不过,当Eduardo拉着他坐过2轮跳楼机,2轮过山车,2轮海盗船,准备开启第三轮的时候,Sean开始后悔带他来这了。

哦,上帝啊,他怎么会知道小白兔一样的Eduardo体内竟然还有这么疯狂的因子!

Sean捂着有点上下翻腾的胃,脸色发青地几乎是哀求地试着跟眼前这个明显兴奋异常的大型宝宝商量:“Edu宝贝儿,我们去玩点别的好吗?或者我们可以去来点棉花糖、冰淇淋什么的,再赢几个绒毛玩具啥的?”

被他拉住的Eduardo转头疑惑地看着他,认认真真地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目光移到他捂着肚子的手上时突然变得惊慌起来。

Sean有点吃惊也有点茫然地看着Eduardo把他拉到一个空着的长凳子边推着他坐下,又急急忙忙地跑到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小卖部比手画脚地想讨一杯喝热呼呼的饮品。

当然没人会理他——如果是个真正的小娃娃,也许还能要到点什么,但Eduardo的外表看着可一点不像是小娃娃,尽管明显他的表现也不像个普通的,呃,也许该说正常的成年人。

Sean看到Eduardo被推开了一次、二次,然后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他把怀里那个小小的Q版二头身蜘蛛侠玩具递过去——那还是Sean第一次带他去商场时,他在门口的卖小玩具的小推车里看到的。那时Sean看到他眼巴巴地一步三回头地盯着那个小玩意看,就随手买了给他。而那为他赢得了Eduardo印在他脸颊上的一个小小的亲吻。那是Eduardo第一次直白地表达内心的感受,而那个小玩具从那天起则成了他除了洗澡、吃饭之外一刻不离地抱在怀里的宝贝——尤其是出门的时候。而现在,他把这个推给了小食店的老板,又一次指了指热巧克力的牌子。

Sean几乎是着迷地看着Eduardo终于说服了老板换到了他要的东西——或者人家大概只是不想再难为一个小白痴,又一路小心翼翼地捧着走回他身边,最后把它捧到了他的嘴边。

我的神啊!

Sean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盛满担忧的焦糖色眼睛,发出一声深深的近乎呻吟的叹息——自己这回绝对是捡到宝贝了!而他第一次无法理解当初怎么会有人弄丢了这样的宝贝。

他在那双水光荡漾的眸子的注视下喝光了那杯巧克力,一滴都没有浪费,然后搂过他依旧忧心忡忡的大娃娃用力在他腮帮子上亲了一口——哦,去他的“恋童”嫌疑!他就是爱死他这个大宝贝了!

“别担心,我没事了。谢谢你,宝贝。”Sean拉着Eduardo站起来,撩开他的额前的碎发亲亲他皱起的眉心,又亲亲他翘起的鼻尖——那里还有点红红的,“现在,让我们去赎回你的宝贝。”

 

最后,当他们在夜色中离开游乐场的时候,Eduardo怀里不仅有他QQ软软的小蜘蛛侠,还有一只有着长长耳朵红红眼睛的雪白色的长毛兔玩偶,竖直抱起来的时候几乎快跟他一样高了。

不过那可不是买来的。

赢的。当然。一点小小的技巧,或者你也可以说作弊。

Sean Parker无所不能!记得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宝贝想要!

——进入甜死人不偿命的约会模式的TBC——

评论

热度(179)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