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Sean Parker的大宝贝养成生活( SE,失忆心智退化梗,更13)

狐说:

13

Eduardo还是没有恢复——他确实是慢慢好起来了,但远不是一蹴而就的那种,没有一觉醒来后记忆纷纷涌现,心智水平也没有倏忽跳回到他实际年龄应有的状态,Sean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失望多一点还是感到松了口气。但无论如何,至少他是真的很高兴Eduardo终于开始说话了——虽然实际上是太能说了。

“Sean,肚子饿了,你做海鲜饭给我吃好不好?我还要奶油汤!”

“Sean,好渴~我要喝果汁!不要超市买的,你榨新鲜的给我嘛,加苹果还有橙子,还有牛奶!不要胡萝卜!”

“Sean,不要一直打电脑嘛,陪我玩~~大富翁好不好?还是掘金者?”

“Sean,我困了,我们去睡觉好不好?我要你,还有蜘蛛侠陪我一起睡,那我就不怕做噩梦了!Sean和蜘蛛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Sean,难过~~身上,还有心口这里~要抱~~”

“Sean,今天有蜘蛛侠看吗?”

“Sean,deadpool真的喜欢小蜘蛛吗?”

“Sean,你去哪里?我也要去!等等我!”

“喜欢Sean,最喜欢!比贱贱喜欢小蜘蛛还喜欢!”

“Sean喜欢我吗?”

叽叽渣渣、喋喋不休,简直是没完没了,大有不把之前不言不语的几个月里缺失了的所有说话份额统统补回来绝不罢休的架势!上帝啊,他怎么从来不知道Eduardo这么啰嗦话唠呢?

啊,倒不是说他讨厌Eduardo用那种软软的巴西口音念叨他的名字,对着他说那些没羞没臊兼没营养的日常傻话——不,他简直爱死这个大型宝贝抱着他红蓝相见的蜘蛛人玩偶跟在他身边,歪着个脑袋眨巴着他亮晶晶的斑比眼,天真又认真地说着那些他清醒的时候打死也不会说的几近情话的东西,尽管有时候那真的有点烦人。

Sean只是有点担心Eduardo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前几天受的那场惊吓,把他的脑袋瓜又吓出了点什么毛病来了。

而当他带着这样的忐忑分别给Randi还有那个白胡子老医生打电话询问的时候,却受到了两个大医师不约而同的鄙视——为他的少见多怪——这是他们的原话。

“没事没事,过段时间他讲够了就会慢慢好了。”视频电话里老头满不在乎地挥挥手的样子让Sean忍不住觉得手痒痒——想要去黑掉点什么的那种。不过——好吧,看在Eduardo没事的份上,他想自己可以压制一下那些咕嘟冒泡的破坏欲,你知道的,暂时。

有时——通常都是Eduardo在做梦的时候,他会噘着嘴往Sean的怀里钻,含糊地咕哝一些他听不懂的词——“Por favor, não me deixe”(*别扔下我)、“Não não EU”(*别不要我)、“Não me deixe”(*别离开我)什么的。葡萄牙语,Sean猜测,基于Eduardo的出生地。

“这说明他的记忆和思维系统正在不断重建和恢复中,这是好现象,只不过得慢慢来,不能急。”Randi则对他点点头,绷不住笑意的蓝眼睛里满是取笑的意味,“也许你可以顺便学点葡萄牙语,你知道,加强交流什么的。再说多门外语又不是什么坏事,以后说不定还能增加点情趣,嗯,我是说生活方面。”

Sean翻着白眼断开了视频电话。

慢慢来,Sean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词,屈着手肘撑着头支起半边身体看着钻在自己怀里睡午觉的大宝贝——哦,好转的另一个证明是Eduardo睡着后的梦境变得多样且频繁。用Randi的话来说,这正是Eduardo自我意识在复苏的体现。但显然Eduardo一点儿也不喜欢自己梦到的那些东西。虽然他现在已经很少因为做噩梦而哭得惨兮兮的,但不安的梦境也让他变得更爱黏着Sea也更爱撒娇了——不仅醒着时像条尾巴似的紧紧跟在他后面,就连睡觉都要抱着他的一只胳膊才肯踏踏实实地闭上眼睛。

“但愿你清醒过来的时候还能记得这些,然后不会想要杀了自己,”Sean点点睡得香喷喷的Eduardo的鼻尖,好笑地看他哼哼唧唧地贴着自己的手蹭了蹭脑袋,忍不住又笑着戳戳他总算长了一点肉的腮帮,“还有我。”

楼下传来敲门声,三下,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Sean撇了眼墙上的钟,啧啧舌头——真准时!

他尽量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小心地抽出自己的手,但床上的大宝贝几乎是立刻就嘟起了嘴不安分地拱着身体开始动来动去。Sean连忙抓过床尾那只从嘉年华上赢回来的长耳朵兔子抱枕,连同枕头边那个蜘蛛侠玩偶一起塞进Eduardo空出来的臂弯里,才算是让他又安静了下来。勾着嘴角在床边站了会儿,顺手给床上睡得香喷喷的大宝贝掖了掖身上松开的毯子,拨开他软软垂在眼前的头发摸了摸他的额头,俯身在上面轻轻印了个吻,Sean这才伸着懒腰晃晃悠悠地下楼去。

开门之前,Sean先从猫眼里张望了一下——不出他所料,今天外面站着的是三个人:Mark、Chris、Dustin,当然。

Sean小小地撇了下嘴角——尽管不怎么情愿,但他还是必须承认,从Mark的例子来看,Randi所提出的让Eduardo接触从前的朋友、并借此给予记忆刺激的治疗方案确实是有效果的。所以为了Eduardo的康复,继Mark开始挤占——事实上Sean更想用“入侵”这个词——他和Eduardo的日常生活之后,不久Chris和Dustin也加入了进来。Sean有时忍不住猜想他们是不是甚至为此排了个值班表之类的,以保证每天他们三个中至少有一个会来看望Eduardo,和他说说话,玩玩游戏,看场电影,有时还会带一两样属于Eduardo的旧东西给他。而有时,比如今天这种,休息日,他们会三个人一起过来。

此刻,门外已经等了些时间的Dustin显然开始有些焦虑了,他一会儿像个不倒翁似地左右晃着身体,一会儿又跟个丢了尾巴的猫似地在不停在原地打转。Mark和Chris倒是一直安安静静站在那等着,一个手上拿着几本书,一个抱着个有点过大的食品袋,都没有因为Sean慢吞吞的速度而显露出任何不满或者不耐烦的神色。

这么有耐心啊?Sean暗自挑挑眉——在Chris,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Mark?他必须得说,真难得!

才一打开门,Dustin就迫不及待地伸长脖子朝里面张望,发现Sean背后空落落的,并没有他期望看到的那个身影时,立刻垮下肩膀耷拉着脑袋,显得无限失望:“Wardo呢?他还讨厌我们吗?”说着又戳戳Mark的背,嘟囔着抱怨:“都怪你!你那天干嘛那么凶!”

Sean几乎和Mark同时翻了个白眼,而Chris只是见怪不怪地耸耸肩。

“Edu在睡午觉,还没醒呢。”Sean让开路,“还有,他那不是讨厌你们,他只是不认识你们,然后有点怕生。顺便说一句,他现在也没那么怕你了,Mark,如果你能不老是盯着他看的话。”

“怕—生—”关门的时候Sean听到Dustin在背后小声嘀咕,而他甚至不用回头都能描画出Dustin比手划脚的夸张模样,“Wardo对我们怕!生!——出自Sean Parker之口!这个世界一定有什么不对了!”

Sean转身睨了他一眼:“Eduardo Saverin失踪,嗯,我想想,”他歪歪头,掰着手指头装模作样地数了数,“一个礼拜?还是几个月?他的三个‘至交好友’却对此毫无所觉,倒是被Sean Parker捡回去养到现在,嗯,我也觉得这个世界仿佛有什么不对了呢!”

Dustin立刻涨红了脸——眼圈、鼻头、耳朵全都通通红的那种,嘴巴张张合合了好几次,却挤不出半个字来。

“Sean!拜托,友好点,”Chris过去拍拍Dustin的肩,看着Sean的时候努力克制着想要皱眉的表情,“我们只是想要帮忙。”

“不是我先开始的。”Sean收敛了脸上讽刺的表情,双手抱胸看着Chris,“让我们说说清楚——感谢帮忙,OK?但这是为了Edu,记得么?除此之外,我可不欠你们什么。至于你们欠不欠他什么,或者他欠不欠你们什么,跟我可没有关系。所以,有什么情绪麻烦别撒到我头上来,不管是怨气,还是你们那些见鬼的愧疚。”

“我们……抱歉,”Chris的脸色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他顿了顿,看了眼旁边一脸快哭出来表情的Dustin,低了低头,“我们只是……”

“愧疚、意外、怀疑、还有点不甘心。”Sean毫不客气地截口道,“我懂。但不代表我就得受着。我可不是Edu,一忍再忍,一退再退,直到忍无可忍退无可退。所以,再说一遍,我不欠你们什么——至少在Edu这件事上不欠。你们要是觉得股份和官司的事我也有份,那么抱歉,这也是我和Edu的事。等他清醒康复了,我不介意他来找我算这笔账,但那仍然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Chris张了张嘴,最终只低声说了句“抱歉”就闭上嘴。

而Sean把这当做是对方道歉和休战的表示,所以他大方地挥了挥手,示意揭过。

“你们说完了?”一直不吭声地看着楼上卧室位置的Mark这时才开口,他把目光转到Sean的脸上,皱着眉头:“你不该让他下午睡那么久,晚上会睡不着的。这对身体不好。还是Wardo出什么问题了?”

Sean不由摇摇头,朝天翻了个白眼——他这到底是看了多少育儿书来着?

“他昨天半夜里有些发烧,”他摆摆手,阻止Mark的插话,“不,他不肯去医院——你知道他固执起来是什么样的。再说也没那个必要。我问过Randi和老头了,他们说这是因为他的脑部活动增多,皮质层的刺激加大,身体有些不适应造成的,多休息,注意补充水分和电解质平衡就可以了。”他抬手看了看表,又补充了一句:“应该也快醒了,他午睡通常不会超过4点的。”

正说着,楼上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伴着一声软软糯糯的卷舌音的呼唤:“Sean? ONDE você está(*你在哪里) ?”

“Querido,to aqui(*宝贝,我在这里)。”Sean用相同的卷舌音回应道。

二楼走廊的扶栏后面立刻冒出个瘦长的身影——天然微卷的深褐头发乱蓬蓬地支棱着,身上穿着件印满Q版小蜘蛛侠的米色睡衣,一手揉着惺忪睡眼,一手抱着圆脑袋的小蜘蛛侠玩偶。他探身向下张望了一下,然后朝着正冲他招手的Sean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无比的笑容。

Sean也同样回以微笑,并朝楼梯口迎了过去。

至于房间里其他三个人心思迥异却同时都饱含了吃惊的眼神,Sean不在意地耸耸肩——干嘛,他就不能多学门外语吗?

——话唠没救的TBC——
L主完全没有接触过葡萄牙语,文里的那几句全部出自百度和翻译机,如果有人发现错误,请务必告诉我正确的写法,我会去改正哒,谢谢啦!

评论

热度(206)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