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Sean Parker的大宝贝养成生活(SE,失忆心智退化梗,更23)

狐说:

23

Sean抱着Eduardo回到那个老旧的小公寓,又把人一路抱进了浴室——在冰天雪地里冻了那么久,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绝对是再合适也再舒服不过了。对此,Saverin夫妇显然不能同意更多——Saverin夫人甚至亲自帮忙拿来了换洗的衣服。

但他的宝贝儿却不干了——他像个大型无尾熊一样牢牢巴在Sean身上,说什么也不肯下来。

“Dudu听话,快点去洗澡,不然要感冒的。”Saverin夫人在旁边柔声哄道,“Sean不会走的,我们帮你看着他,好不好?”

嘿!别说得是我自己想走的一样好么!Sean朝那位随手甩锅的贵夫人投以抗议的目光,然后在对方一个轻飘飘的眼神里投降地低下了头——好吧,背锅就背锅,横竖又不是没背过。

但是Dudu小盆友还是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不要!”

“Dudu!”Saverin先生板起脸孔,沉下声音。大型小宝宝肩膀一抖,委屈地扁扁嘴,一扭头把脸埋进Sean的胸口不吭声了,手却依旧紧紧搂着Sean的脖子不放。

这下,强势家长的人设无论如何都扮不下去了。

Saverin先生朝妻子皱皱眉,Saverin夫人向丈夫摊摊手。

Sean噗地一下笑出声来——他现在算是有点知道Eduardo的性格是怎么养出来的了。不过,在两位家长——尤其是Saverin先生——不满(实际上是瞪视)的目光下,Sean赶紧收敛了面部的肌肉运动,换上一张严肃认真脸,态度端正地表示让自己来处理。

Saverin先生当然是不太乐意的,但最终还是点了下头——虽然那微小得几乎难以察觉。Saverin夫人看上去倒是比她丈夫接受度要好一些,只眯起眼睛表情莫测地盯了Sean一会儿,便拉了丈夫走出浴室。

Sean小小地呼了口气,摸摸怀里宝贝的脑袋,朝周围扫了几眼,走过去把架上仅有的两条干毛巾都抽了下来。

等他抱着怀里的大型树袋熊宝宝出来的时候,四个保镖已然一个都不在了,Saverin夫妇则在厨房里忙碌着什么。感谢老式的管道式暖气,整个屋子被烘得暖融融的,加上从厨房里飘出的香甜味道,让Sean和怀里的宝贝忍不住各自抽抽鼻子,然后同时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引得厨房里的人立刻紧张兮兮地往这边看过来。

他的Edu一如既往,一害羞就往他怀里钻,等Sean打着手势安抚了过分紧张的父母,抱着他到客厅的长沙发上坐下来,才偷偷抬头朝Sean吐了吐舌头。

作为对他留自己一个人应付两位家长的惩罚,Sean轻轻拧了下Eduardo的鼻尖,好笑道:“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狡猾来着?”

“我以前是什么样?”Eduardo揉着鼻子,好奇地反问他。

“你以前啊……”Sean歪头想了想,摆出一张委屈脸,“你以前都不肯理我呢!”

“对不起……”宝贝儿眨巴眨巴眼睛,突然扑进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满是歉疚地蹭了蹭。

“哦,宝贝儿,”Sean笑了,指尖轻轻点着他的鼻尖,“我们说过的,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对吗?”

“嗯!”他的宝贝儿用力点头,“我再也不会那样了!”

“就算你以后想起以前的事了也不会?”Sean随口逗着他,动手把裹在他身上的大衣除下来扔在一边,又拣出一条毛巾盖在他脑袋上,力道柔和地擦着那些因为潮湿而更显柔软的发丝。

“永远不会!”他的Edu拉住他的手,认认真真地看着他,“不管我以后还能不能想起来。”

这下反倒是Sean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微笑了一下,示意Eduardo自己继续擦头发,他则转过去帮他脱掉那双被雪水浸透了的袜子,再用毛巾仔仔细细擦干。

掌心底下的温度还是有点冰,这让Sean皱起了眉头,四下张望着想找个什么暖和点的东西把那双光溜溜的脚丫给包起来,一转头却看见他的宝贝儿正一面扯着毛巾的一角有模有样地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擦他自己的头发,一面扯了另一头伸过来擦Sean同样湿哒哒地打着小卷的头发。暖色的灯光下,那双褐色的斑比眼显得尤其温驯柔软,晶亮亮地盈满了关切。

一时间,Sean只觉得满心满腔的甜蜜,忍不住倾身过去在他的宝贝额角印下一个亲吻:“谢谢,甜心。”——真的,他的Edu就是颗彻头彻尾的蜜糖,并且永远都在刷新甜度值。

“Sean先生。”Saverin夫人清冷的嗓音在他们的上方突兀地响起,Sean不由地脖子一缩,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

幸好递到面前的东西还是暖的——除了一张厚实的大毛毯,还有热呼呼香喷喷的甜可可,两杯。

简直受宠若惊有木有!

“谢谢您,夫人。”Sean赶紧欠身致意,以坐在沙发上所能做到最大限度——没办法,谁让他腿上还坐着一个呢!

他展开毛毯给Eduardo披上,又沿着肩膀严严实实地掖一圈,偏他的宝贝儿却不怎么合作,扭来动去执拗地拉着毛毯往Sean身上搭。最后弄得Sean也没办法了,只能由着他来分派毯子的使用额度,而Saverin夫人也只是在一旁笑着摇摇头——这个宝贝儿实在太甜蜜了,谁还舍得违拗他的好意?

于是,当身上盖着软和的毯子,怀里抱着重要的宝贝,听着屋子外面的落雪纷纷,喝着杯子里香甜滚热的可可,Sean心满意足得几乎要呻吟出声来——如果对面没有坐着Eduardo的父母的话——尽管他们似乎正一个专心看报纸一个认真削水果,只时不时地拿眼睛在Sean和自家儿子身上溜一圈。

当然,Sean可没忘了自己还有任务在身。但他知道他的Edu从不会无缘无故地任性,而Sean不会逼他做任何不愿意的事情。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梳过那些到处乱翘的柔软发丝,轻轻晃着腿,Sean安适得近乎慵懒地看着他的大宝贝一小口一小口,猫一般啜舔完杯子里的甜可可。

“嘿,宝贝,你衣服下塞了什么?”接过Eduardo喝完的杯子搁在茶几上,Sean依旧没提洗澡的事,反而按了按他肚腹那一块——其实早在接住Eduardo的时候,他就察觉他的宝贝儿衣服底下鼓鼓囊囊的,东一团西一团,像是圆的又不全是圆的,说软又不完全软,也不知到底是什么。只不过当时情况实在有些混乱,也就没顾上问问。现在被这么一提,怀里宝贝的斑比眼一下子睁得老大,似乎这会儿才想起什么来,慌里慌张地拽出束在裤子里的毛衣下摆。

这回轮到Sean瞪大眼睛了——

最先被从衣服底下掏出来的,是Sean第一次带他的Edu去商场时买的那个Q版蜘蛛侠短绒玩偶,然后是一个大小材质都和那个蜘蛛侠玩偶相匹配的Q版死侍——那正是他给Edu特地定做的圣诞礼物,就在之前返回的出租车上,Sean才刚刚收到了它被签收了的消息。随着这些一起掉出来的还有一些深红色的花瓣,以及一支几乎秃了的玫瑰花——那当然是玫瑰,就算被蹂躏得只剩了两片蔫了吧唧的叶子和三、四瓣被搓揉得不成样子的花瓣,Sean还是认出了它的品种。

而这些就是他的宝贝儿翻窗出走时带着的全部家当了。

“这是给我的吗?”Sean俯身拾起玫瑰,轻声问道。

他的宝贝咬着嘴唇看看那支已经落败得不成样子的花,微微点了下头,沮丧得几乎要哭出来:“对不起……”

“噢,甜心……”即使知道两位家长正在看着,Sean还是忍不住把唇压在了他Edu宝贝儿的眉心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宝贝,抱歉,我没有保护好你给我的礼物。”他捧起他宝贝低垂的脑袋,亲亲他开始潮湿泛红的眼角,“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的是玫瑰花?”

“你真的喜欢玫瑰?”他的宝贝儿终于肯抬头看他,眼睛里一片的水光盈然,浸着小小的惊喜

“嘿!”Sean假装失望地喊了一声,“我以为这是你专门给我准备的!难道它不是吗?”

“当然是!它是专门给你的!”宝贝儿急切点头肯定,带着点小小的骄傲和些许的腼腆,“它们看上去很好看,而且很衬你,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的。”说到后来声音又渐渐小了下去,目光扫过散在地上的花瓣和Sean手上的残枝,眼圈顿时又红了几分。

“嘘嘘,”拇指轻轻抹去宝贝儿眼角漫出的水迹,Sean的声音则比水还要温柔得多,“谢谢,宝贝,我很喜欢。”

“那……那我明天再去换一支来给你好吗?”他的Edu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真的?”Sean故意睁大了眼睛,“你真的不生我气了,而且还愿意再送我一支?”

他的宝贝儿胡乱揉着眼睛里的泪花,又哭又笑地拼命点着头,一不小心,还是从密密长长的睫毛间滚下几颗不负重荷的小金豆来。Sean没有揭穿他的小哭包,只是微笑着把它们一一亲掉了。

对面的两道视线此刻已经抛却了遮遮掩掩,甚至过于直白地让Sean都有些紧张起来——他当然知道当着人家爸妈的面亲亲抱抱不是个好选择,但既然他的宝贝此刻需要他的怀抱和安抚,那么就只能让那些所谓的“好印象”、“好表现”见鬼去了!

好在驻留在他们——当然这主要指的是他Sean Parker身上的目光虽然有那么点像是X光扫描,还掺杂着点五味陈杂,意外的是,却倒也没有太多的负面情绪在里面。

Sean为此松了口气,抱着怀里的人轻轻摇晃着哄了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那么,宝贝儿,现在能不能再跟我说说,为什么不肯去洗澡?”

肉眼可见的,他的宝贝儿从眼角泛红变成了脸颊晕红。Sean稀奇地挑挑眉,也不催促,耐心地等他自己开口。

Edu小宝贝儿半张脸藏在他胸口,眼神滴溜溜地瞟到东转到西,欲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期间Saverin先生张了几次口,都因为被夫人拉拉衣角,只得闭嘴咽了回去——才终于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没有小鸭子陪我。”

恍然大悟的Sean在Saverin夫妇依旧不明所以的目光里咧嘴一笑——好吧,这下可真是他的锅了。他这才意识到,在这间老旧小公寓的浴室里只有一个淋浴房,而他的Edu却一直对倾泄而下的水流有些小障碍——虽然已经没有最初时那么恐惧了,却始终还是有点排斥。因此,Sean加州的房子里那台价格不菲、功能齐全的豪华按摩浴缸在Eduardo入住后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连带着随浴缸附赠、落灰了很久的橡皮小黄鸭也终于得以扬眉吐气,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就连这次来纽约,在他们少而又少的行李里都赫然占有着一席之地。倒也不是没想过要帮Eduardo克服这个小障碍,但每每看到那双红通通的幼鹿眼,Sean总是不由地心软,只好自我安慰地想,反正当他是小孩子嘛,多宠一点又能怎样,等以后清醒了,自然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谁知道,这会儿就真成了问题了。

大型小盆友从眼皮底下瞟瞟这个又瞟瞟那个,一扭头躲进Sean颈窝,在他耳边软软地撒着娇顺便讨价还价:“那,Sean给我洗好不好?有Sean我可以不要小黄鸭的。”

刚才还算得上温和的目光立刻变成了冰棱子,狠狠从对面投过来,几乎要在Sean身上戳出洞来。Sean哭笑不得地揉揉扔下炸雷不自知的宝贝儿的脑袋——此情此境,他哪里敢说好?可是,要他对着那双纯真无辜的鹿宝宝眼说不?Sean觉得自己也是做不到的。

仰着脸想了会儿,Sean抱着他的宝贝儿站起来,从他们的行李里找出小黄鸭,然后重新走回浴室。

把紧邻在淋浴房边上的洗脸池里放满水,Sean把小黄鸭放进去,然后示意给他的Edu看:“你看,小黄鸭可以在这里陪你。”

大宝贝儿噘噘嘴,低着头,搂在Sean脖子后头的手指扭在一起绞啊绞的。

Sean也不着急,只是拉开淋浴房的门,打开水阀调好水温。

“宝贝,来,”他拍拍怀里的人,耐心等他慢吞吞地爬下来贴着自己站好,这才拉了他的手去摸淋淋漓漓洒下的水,“摸摸看,是不是暖的?”

大宝贝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了碰,点点头。

Sean又把着他的手去扭开关:“这里——看,往这里是开,往那边是关,”又拧了几下,“看,大一点,小一点,凉一点,暖一点。”

然后他关上水阀。

“嘿,”温柔地托起他的Edu脸庞,让他平视着自己的眼睛,Sean的声音轻缓而认真,“你知道的,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宝贝,任何事,只要你不愿意。”

他的宝贝儿在他的掌心里点点头。

“同样的,我也想你知道,Edu,你已经回家了,而我就在这里。我会保护你,再也不让你被雨淋,也不会再让你被水球砸。”Sean忽略了旁边Saverin夫妇既震惊又心疼的目光,只一心一意看着他的Edu,就像他的Edu看着他时那样:“你相信我吗?”

又是一个点头。毫不犹豫。

“那么,你愿意试一试吗,宝贝?”

“你希望我说是的吗?”他的Edu抬头看着他,睫毛微微发颤,小小声地问道。

“我希望你摆脱过去,宝贝儿,战胜那些噩梦。”Sean伸手把他揽进怀里,指尖慢慢拢过他丰厚柔软的头发,轻轻摩挲着他的脖颈、肩背,然后回到原处,重复刚才的动作:“但是,如果你说你还没有准备好,宝贝,没关系,我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为你挡住它们,直到下一次,直到你说准备好了。”

“你会一直都在?一直不离开?”

“我会一直都在。一直不离开。”

“无论我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

“无论你什么时候才准备好。”

他的宝贝儿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不再说话。有温热的水渐渐濡湿那里的皮肤,而Sean只是安安静静地抱着他的宝贝,直到他终于自己挣开站好。

“我准备好了。”他的宝贝儿抬起头,眼睛里褶褶地闪着光,像两块最昂贵最稀有的琥珀,声线依旧还是软软糯糯的,却坚定无比,“我相信你。我不害怕。”

Sean反倒开始觉得鼻子发酸起来。

“宝贝。”他亲亲他的Edu的额头,一个字都没有夸大,“你是最勇敢的!”

而他的宝贝回他以微笑,最明媚最灿烂的那种。

 

——久违了的TBC——

抱歉,狐狸从3月下旬陆陆续续一直生病生到6月头上,三次元又特别忙,这章就一直拖啊拖地拖到现在才码出来。
但是,我们的Sean大大已经拔完了所有的flag也帮他的大宝贝找齐了所有的拼图,所以,下一章,花朵就要真正清醒过来啦!
那么,有没有人要来猜一猜,花朵究竟会不会记得他和Sean的这段时光?

评论

热度(253)

  1. 狐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