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何夕月光寒 02

白术:

•给自己立一个flag,比如十章之内能不能完结。
•上一章有一点小bug,剧情上的,已经重置过了√
•写得我时空观念紊乱,多包涵。






【02】
叶修很复杂地看了张新杰和他的马好几眼,终于忍不住开口:“新杰啊。”
“什么事?”
“你是怎样做出了骑马过去的决定?”
“我在走过去和骑马中间选择了后者。”
“……所以你就没有想过坐车是吗。”
“效率相比马来说有一些低,骑马比较灵活。”
“还有一件事。你……认路吗?”
张新杰非常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你就准备自己上路?”
“我可以沿途问,并不会太耽误时间,而且,官道的岔路并不多。”
“幸好我和你一块……”叶修无话可说。
眼看着前面就是大路了,叶修停了下来对张新杰说:“你在这儿等一会,我马上回来。”
张新杰顿了一下,道:“一刻钟,多一分我就走了。”
叶修已经走远了,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张新杰只见他走到中草堂门口,一边高声喊“老王”一边进去了。
他去干什么?总不会是买药。如果说是买情报的话,也没有什么好买的。
张新杰牵着马走到树下,又检查了一遍身上的东西。
书籍一类自是不必细说,张新杰翻到最底下,一枚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黑漆令牌安静地躺在那里,中心是篆体的“霸”字。
这才是他此行的目标,而不是什么“论道”。


三日前。
“多亏了您的计策,韩将军说,请您务必以后也支持我等的事业。”
“并不是什么大事。客套结束,说说吧,需要我做什么?”张新杰坐在石桌一边,这房间里一点亮光也没有,只有他白色的儒服隐隐约约能够看清轮廓。对面的人自然也看不清,只是声音听起来也仅仅是个少年。
“您真是才智过人,和您说话就是痛快。”对面的人顿了一下,接着张新杰的手边多了一个冰凉的物体。
“您只需要,将这个送到齐国,进了临淄以后自然有人接应。”
“为什么要我去?”
“您是聪明人——我们的人都太危险了,要知道,他们都会点拳脚功夫。”
张新杰没有理会似乎是在说自己一点功夫也不会这层意思,点点头表示接受这个理由,拿起手边的东西欲离开。
“且慢。您可知道,与我们对抗的,是谁?”
“谁?”
“目前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过嘛,与你的好邻居似乎有些关系。”
邻居……叶修?这样想来,叶修确实消息很灵通。
“他可从来不涉世事。”
“知人知面,不知心呐。”那人颇有深意地道,“您可以回去了,三日后出发,我们会为您备马,顺便找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张新杰出了门,才看清手上的东西是枚令牌,边缘有些突起,中间一个霸字,散发出震慑人心的力量,即使在阳光下也看得人有些冷。屋子里的人见张新杰的身影远了,才出来,绕到屋后的树林里问早已等在那里的秦牧云:“怎么样,那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秦牧云苦着脸:“查不到。”
“怎么可能?”这刚才与张新杰对话的正是白言飞,他有些急躁地来回踱着步子,“就算是普通人也应该有个来源去处吧?”
“是。我怀疑是中草堂从中作梗。”秦牧云直言不讳。
“中草堂?是王杰希……”白言飞苦苦思索,“王杰希为何要掺和此人的事?难不成这叶修还大有来头?”
“按理说我们查探与他无关,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也牵涉其中。”
“那也可以从他身上下手……走了走了,这地方已经没有用了。”
秦牧云站起来:“你想查清一个情报组织老大的身份——他的最专业的手下都做不到的事?”
“哎呀这不是提出一种可能性嘛……”
两个人离去了。
张新杰从藏身之处走出来,若有所思。


“新杰你在这儿啊,让我好找。”叶修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来,将张新杰从回忆里拽了出来。张新杰不着痕迹地把令牌放回去,回头就见叶修也牵了匹马。
好吧,看来他高估了叶修进中草堂的动机。
“这么一会也没忘了你的书,收起来吧,该走了。”
阳光正好,初夏的风裹挟了些微热气穿过街道,叶修在张新杰左前方,两个人很有默契地放缓了步子,不像是赶路人的苦旅。叶修随意束起来的长发顺着风向招摇,他们迎着朝阳走,显得像是叶修在发光,张新杰一时不知道该看向何处。
就这么行了半日,叶修寻了个村庄歇脚,俩人栓了马坐到一家路边小摊摆出来的桌子上,叶修回身要了两碗馄饨。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加快一下速度。”张新杰道。
“嗯,我同意。”叶修在一秒以内回答,然后添了一句,“看在你没怎么骑过马的份上先适应适应,不然这个速度可能百年之后也到不了。”
“你可以不需要考虑这些因素。”张新杰低头抿了一口汤,“……我适应的还不错。”
叶修心知张新杰其实是在道谢,他也不在意,从腰上解下酒葫芦灌了一口,然后示意皱眉的张新杰来一点。
“我不认为这是能和现在在吃的东西一起食用的。”张新杰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也是。”叶修赞同地点点头,收起酒葫芦。
“不过你已经喝了,就不必在意这么多了。”张新杰不紧不慢跟上一句。
“……”叶修端起碗,试图无视张新杰。
叶修放下碗的时候,张新杰还在和半碗馄饨作斗争。他吃东西一向慢条斯理,就差钻到碗里。叶修坐他对面,一手托腮看着他,接近正午,已经有些耀眼的日光倾泻在张新杰身上,雪白儒服与墨色青丝构成鲜明对比,加上他低眉敛眸吃东西,平时显得有些冷的一个人变得略微有些柔和了。
这感觉很奇特,叶修看着张新杰,不过……也不错。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七日后,叶修和张新杰二人到了一座城前。
城名为堰,是魏国和齐国边境的一个小城,仅有六七百人居于其中,城西有河流穿过,若是太平年间,定是个安居的好去处。
只是可惜,在这烽火战乱不休的年代,没有什么地方是真正安定的。
两人走进城内,今日城中不知发生了什么,格外热闹,路上行人都匆匆向城中心赶去。张新杰心中感觉奇怪,问道:“他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叶修道:“不知道,可能城里发生了什么吧。”说着拦住一个小孩,问道:“这些人都是做什么去的?”
“你们二位是刚进城吧?”小孩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看着倒是聪明伶俐。
“哦?”叶修奇道,“你如何看出来?”
“城里人都知道,今天城东那个表演的又来啦!不和你们说了,我得快点,不然就占不到好位置了!”最后一个字随着小孩跑远消散在带起来的风中,叶修回过身来看着张新杰。
“既然如此,就去看一下也无妨。”张新杰道,“城东是人比较多的地方,应该会有旅店。”
“是啊,”叶修说,“城内最大的旅店就在城东,既然顺路,那就去看看吧。”
到城东的时候,放眼望去几乎全城的人都出动了。叶修心道之前从来也没听说过这地方有什么人表演,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架势。
骑马穿过拥挤的人群,在人与人之间的空隙中,空气的流动送来了熙攘的热气,还有不细听便几乎辨认不出的乐音。
仗着高度优势叶修看到了中间那块空地上站着的人——然后他确认了一遍自己没醉,毕竟如果自己看到的是真的那就不太妙了。身边张新杰见他顿了一下,用好奇的眼光瞥了他一眼,见叶修又恢复如常,也就没有问。
就在此时,场子中间的人却突然抬头向叶修这个方向看过来,目光穿过层层人群直直钉在叶修身上。叶修似有所感,遥遥望过去,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不会错了。
是黄少天。
叶修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按道理纵横家应该在楚国,最近楚王处理政事还比较清醒,黄少天作为那个最能说的……那个说服力最强的,应该半步不离左右才是。而且那个一边准备道具的明显是喻文州没错了,这两个人一起在堰城出现,还偏偏是自己来的这一天,这简直是明摆着告诉自己这是个阴谋啊,很有喻文州的风格。
难道是觊觎自己?没道理。如果真的有这种想法早就下手了,而且自己也没有对别人说起过会出远门。
叶修收回目光,集中精力于走出人群。
到了旅店,叶修要了两间房,张新杰在屋后栓了马,把行李放到房间中。
小心地关了窗,张新杰拿出所有的书,检查了一遍。顺序没有错,书也没有被动过,令牌……
令牌在哪里?
不好!张新杰再次检查了行李,确认了两件事。
第一,令牌确实丢了,可能是刚才穿过人群的时候疏忽了。
第二,此贼是个惯犯,可以割开一个大小正好拿出令牌的口子而不伤害到书,并且自己还没有发现。
那么,现在应该到哪里去找?
日薄西山,苟延残喘的暮光被薄薄的窗纸拦下,仅有一部分触及到书籍的边缘。
张新杰恢复皱眉的神态,独自坐在屋中,苦苦思索。


——TBC.——

评论

热度(26)

  1. 白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