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叶段子-中文系记事2

苏闲渔:

————正所谓正经写稿的时候摸鱼成病,摸鱼的时候划水不定

两人总算从教务办出来时,屋里早已经空了,就剩下一个小打字员还在埋头工作。看了眼钟,竟早已过了饭点了。

叶修望着窗外的天,长叹一声:“这会儿食堂连耗子都没了……”

叹罢拉着张新杰突然便是一个转身,张新杰倒也料到他这突如其来的加速,跟着他一道跑起来。

“快走快走,外头饭馆儿还有的吃。”

“但是我已经吃过了。”张新杰说倒是说,脚步却没见停下。

“你吃完才来的嘛。你要是没吃饭,外头下刀子都不可能等到这会儿。——你跟我去,就说公务,这块儿八毛的也就报销了。这样主任肯定信。”

 

学校西门有几家各不相同的饭馆,因为紧邻着大片的公寓旅店,人流兴旺,故较之学校的食堂营业时间更长一些。市井街头上各色人等混杂,自然各等的饭馆也算齐备。那一类供应馒头咸菜的,教员们都嫌太干说不动话,都是从来不去的。而其他铺面则都时常有几位熟人光顾。

叶修拣了家还算热闹点的进去,发现仅有的一个伙计也歪在墙角打盹了。那伙计推了半天才醒,听见叶修说要“冯先生菜”就口齿不清地喊:“冯先生!炒一个冯先生。”

“你这是公报私仇?”

叶修拍着襟袖上沾的土边说:“我哪有那么小器,这是有现实意义的。——系主任奉老冯为神明,老冯随口给他讲了两句辛酸时日里最念念不忘的吃食,他转头就给改了良发扬光大了。这个菜他肯定报销。”

“说来我到这里的时日也不短了,还从来没有见过系主任。”

“说是年纪大了,不便到校,又不让人打扰,办公都是找了个人两头跑。”

“但是你认识。”

“对,我刚来的时候。后来越吹越玄乎,说得像山洞里的千年老妖怪。”

菜端上来,叶修吃了几口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眼神中透露出些许促狭。

“你怎么大中午跑到教务办去,算好了等我呢?”

“是。你那样的卷子,肯定是午饭时间才没人找你麻烦。”

张新杰说话向来简单,从不费拐弯抹角的功夫。

“刚才磨磨蹭蹭不走,这时候不嫌浪费时间啦?”

叶修放下筷子,一副准备听人招供的模样。

“这倒不是。因为中午这一段时间全都已经划给你了。”

原本店里坐着的几个人已经渐次离开,那伙计也靠着他的墙角打起呼噜,后头厨房不知何时也不见了人影。

叶修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等着什么似的。

评论

热度(19)

  1. 苏闲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