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猫与少年 下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白色的幼猫把自己团成一团缩在男孩的怀里,害怕的每一根毛尖都在颤抖。窗外大雨呼啸,雷鸣在院子里炸开,差点劈断那棵巨大的古树,树上的叶子被打落了一地。

 

世界这么大这么冷,被抛弃的幼猫像是被遗弃的孤儿在电闪雷鸣的夜里孤独的颤抖。

他离开了他的母亲,被当做货物一样转送给一家又一家。寄人篱下,小心翼翼的活着,压抑自己的本性不乱跑不咬人就算害怕也要乖乖的让主人摸他的皮毛带他洗澡,就只是为了能够在这样寒冷的晚上喝到一口热牛奶。

 

他那么聪明那么乖。

可是谁又会真的喜欢他呢,谁会真的关心一只猫呢。

 

 

 

小男孩抱着猫的手稍微紧了紧然后又像是怕他抱疼了一样稍微松开一些留出一圈空隙,他知道他的猫在害怕,脆弱又孤独。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他们都是住在“别人”家里长大的孩子啊。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告诉他的猫。

没人在他害怕的时候安慰过他,他不知道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去安慰别人。他总是一个人咬牙挺过来,就算妈妈带着他离开了爸爸,爸爸抛弃了他和妈妈去当新爸爸的司机,他也是这么咬着牙长大。

我们都要长大的,就算那种过程是要把你的骨头锯断换上新的,把你的血排空补上新鲜的,你疼的咬牙切齿痛不欲生,也没办法拒绝。

 

 

但他不想他的猫也这样。

他知道一个人长大有多难过,他的猫那么弱小那么脆弱如果死在了长大了路上怎么办。

男孩小心的抚摸着猫的绒毛,温热的体温就在掌心下安静的流淌,他张了张嘴,有些生硬的说着【别怕,别怕】

 

男孩抱着猫微微蜷起腿,变成了和幼猫一样的姿势。

【我会保护你的】

像是两个相拥而眠的孤独的孩子。

 

 

 

 

 

 

 

 

 

楚子航猛地睁开眼,四周依旧漆黑一片,只有刚刚捡起的柴火依旧在风中燃烧着,寒风将火焰吹得四七八歪。

 

 

因为多次暴血的关系他的体温比正常人要高不少,就算是这种天气他也没觉得有多冷,倒是其他人被冷的不行。

诺诺不断的打喷嚏,就算是有着龙族血统的小魔女被风一直吹也会被冻出病来。

恺撒似乎是被吵醒了,他看了诺诺一眼,然后好笑的揉了揉小魔女的鼻子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到诺诺肩上把女孩搂紧怀里。

谁都想不到一个风骚意大利公子哥可以把这种深情老男人的举动做的丝毫没有违和感。

 

 

做完这一切的恺撒抱着诺诺微微向火堆那里挪了挪,习惯性的向前看了一眼,结果整个人都惊的差点跳起来。

 

对面的楚子航睁着一双黄金瞳,两个眼睛想灯笼直勾勾的看着他。

如果不是恺撒的高学历高文化高素质,一定会忍不住问候他全家。

再也没有你一觉醒来看见一双爬行动物的眼睛在黑夜里发光一样的看着你更恐怖的事了。

 

 

“楚会长你能不能把你的眼睛闭上,你睁着我睡不着”

“闭上了我看不见”

“那你转过去”

“哦”楚子航乖乖转过身,背对着恺撒。

 

 

睡在楚子航对面的是路明非。

小衰仔依旧像以前一样睡得四仰八叉,恨不得把整个都来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楚子航曾经不止一次的被他踢下床。

他本来就是一个浅眠的人,特别是睡在路明非身边的时候。他其实有点不明白苏茜说的,睡在恋人身边会异常安稳。他觉得他没法安稳的睡觉,如果他都睡死了,那要是有人攻击了怎么办,他要保护他的师弟啊。

 

 

于是他每次被路明非的呼噜声吵醒或是被踹下床的时候都会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床边看路明非的脸,有时候一看就是一晚上。

路明非有一次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还被他吓了一跳,还差点把放在床头的水杯砸到他脸上。

 

 

【卧槽,师兄你干嘛。虽然我是个有名无实的S级,但是你们要清理门户不带这样的吧,咱不能连吓死这种方法都用上啊,一点都不高大上是不是】

【我就是想看看你】

那个时候路明非看着他脸红了很久,后来就算半夜醒过来看到他盯着他看也会给他晕晕乎乎的打个招呼,有的时候稍微清醒一些还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师兄我又把你吵醒不好意思哈】

然后露出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

 

 

 

他总是喜欢这么对他笑,有点腼腆有点受宠若惊有点不好意思。

嘴里说着师兄不好意思啊,师兄又麻烦你了,师兄真是谢谢啊。

可这有什么好谢的呢?

帮不帮他是他自己的事自己的决定,和路明非没半点关系。

就算有一天他为了路明非死了也一样。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的。

他答应了路明非要罩他,那就算豁出了命也要罩他。但这和路明非有什么关系呢,说罩他的人是他自己啊。

 

 

但他并不讨厌那个笑容。

那和他第一次遇见他的猫一样,白色的幼猫那么幼小,却大胆的用舌头舔着他的手心。

那种感觉非常奇妙。

弱小而脆弱的生命却带着那么温暖的温度。

他没法向对着其他人一样冷着脸对待他们,他们脆弱的温度让他感到不知所措。

想要保护他们的心情是那么强烈。

 

 

正因为他们弱小,所以他才以保护者的身份自居。

世界这么大,每个地方都下着暴雨,如果不好好护住怀里飘渺的火苗那么小火苗很快就会被熄灭。

他不能让火苗灭掉,那是那么温暖的东西啊。

 

 

路明非说绘梨衣曾经告诉他,世界很温柔。

但是路明非不知道这是很久以前楚子航就想告诉他的话。

 

 

他心里其实一直都住着小男孩,他站在雨夜里的高架上看着那辆飞驰的迈巴赫离他越来越远。雨下的那么大,世界那么冷,就算长大的他不断的暴血,站在高架上的男孩依旧冷的像是死人。

 

 

 

然后有一个人走过来。

那个人并不算好看,最多算秀气,耷拉着肩膀像是斗败的狗,感觉像是个衰仔。但他的眼睛很漂亮,像是有两簇细小的火焰。他穿着廉价的T恤衫,洗白的牛仔裤,脚上蹬着邋遢的人字拖身上沾的全是污泥,整个人都被暴雨淋湿,站在那里发抖。

 

 

他一点也不像英雄,像是个下一秒就会死的龙套。

但他却用被雨淋的发白的手为那个高架路上的小男孩撑起了一把伞。

 

 

那把伞其实并不结实,被风吹的东倒西歪,雨水顺着风向吹到男孩的肩膀上。

可是小男孩却觉得雨伞下的世界温暖极了。

 

 

你的世界在下着不会停的雨,你的父亲开着迈巴赫一次次的从你身边离去,你是那么悲伤那么孤独,痛苦像是怪物张牙舞爪的想要把你吃掉,但是总有一个人,站在你身边,明明冷的不得了却还是坚持着为你举着把伞。

 

——世界就这么温柔起来。

 

但是这些话他不会说出来,就像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猫一样,他不知道怎么告诉路明非,也不想告诉路明非。

男孩和女孩本来就不一样。

哪怕是像绘梨衣这样被隔离起来长大的女孩也会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喜欢【Sakura最好了】

但是男孩不一样,男孩们只会简单的许下诺言轻描淡写的像是喝下一杯白开水,然后用一辈子的时间拼了命的去实现。如果不是路明非破罐破摔的表白,楚子航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和路明非在一起。有点倔的小男孩喜欢一个人,他不会说甜言蜜语,不会表白,他只会在他的男孩因为喜欢的女孩想哭的时候说我帮你打爆车胎,然后像每一个人男人一样,在危险来临的时候,把他最喜欢的男孩带到最安全的地方。

 

 

就算天塌下来,他也要保护他的男孩让他变成最后死掉的那个人。

 

 

 

可他没有保护好他。

楚子航默默的看着火光的照耀下路明非安静的脸。那张脸上依稀可以看到几个不明显的青黑色的鳞片,那些鳞片在代替他呼吸,一张一合像是吐着信子的蛇,像是恶魔的诅咒。

他很庆幸路明非还没有完全龙化,起码那双眼睛依旧和以前一样,棕褐色的像是鹿一样无害的眼睛。

 

 

在上一次围剿天空与风之王的时候,路明非的血统突然觉醒,用七宗罪把龙王钉的死死的,最后用暴怒斩下了龙王的头。

他并不知道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清楚明明自己被暴怒的龙王刺穿了大部分器官为什么还能活着,他只知道从他清醒之后路明非就被隔离起来。

昂热说当时路明非暴走了,点燃了黄金瞳,像是另外一个人。

——像是个比龙王还凶残的怪物。 

校董会觉得路明非是怪兽,是比日本那三个皇更危险的怪兽,应该被处死。

但是昂热却一直反对,到最后他把那把屠龙的折刀一把插在谈判的桌子上,活像是个老疯子。

 

 

【是啊,路明非是怪物。在你们眼里我们哪个不是怪物呢?可是怪物又怎么样呢,怪物就是错的么怪物就该死么?没了我们这群怪物你以为你们这群衣冠禽兽还可以在这里喝着茶摸着漂亮女孩的手么?】

 

 

校董会被昂热吓得不轻,但是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两方各退一步,最后决定将路明非监禁起来,在必要时刻,作为卡塞尔的秘密武器投入战场。

 

 

路明非被装备部特制的手铐铐住的时候楚子航就站在旁边,他看着校董会的人带着路明非朝隔离室走,脸上没有一丝情绪。

为了防止自己情绪激动他甚至没有把村雨带在身边,临走时往口袋里放了两块冰,有点刺骨的温度能够让他迅速冷静下来。

他让苏茜去拿冰块的时候苏茜沉默了很久,然后有些犹豫的说道

【子航,你真的一直都是这样。你真的是个了不起的人】

【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做个普通人比较好】

他没说话,只是对苏茜说了声谢谢,然后把冰块放进口袋里。

 

 

倒是恺撒他们非常生气,虽然拉着诺诺不让她惹上麻烦去把那群人痛打一顿,但是恺撒却一直死死的盯着那几个校董会的人把他们盯出了一身冷汗,甚至差点和家族闹翻。

虽然看起来是个不靠谱的公子哥,但是骨子里却是像是黑帮大哥一样讲义气的男人。在他眼里路明非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你欺负他兄弟,就是打他的脸。虽然他兄弟是要什么没什么的废柴一条,但是能欺负自己小弟的只有老大,就算是楚子航这个小弟的男人也不行,更何况是一群外人。

 

 

诺诺说这是面瘫综合症,无口无心无表情。

楚子航没有反驳。

他一个人回到宿舍,沉默着把路明非的东西收拾好带给他,无意中看到自己的手心被指甲掐掉了一层肉。

但他一点感觉也没有。

只是觉得胸口有点闷。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就算愤怒又难过又能怎么样呢?

他的男孩被当做怪兽一样隔离起来,他连见他一面都需要别人的批准。

生气有什么用么?

 

 

他没保护好他的男孩啊。

就像他的猫被送进宠物教管中心一样,他的男孩被送进了隔离室。

他流了那么多血,吃了那么多苦,一个人默默咽掉了那么多打碎的牙,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可以去保护些什么了,可结果他却还是那个无力的小男孩一直没有变过。

 

 

路明非和以前比瘦了很多,虽然依旧每天表现的没心没肺,但是谁会真的对那些试探的敌意的目光无动于衷呢。

那些目光像是鱼刺卡在他的喉咙里生疼,可他却又不能下手把他拔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答应了要罩你的。

楚子航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声。

 

 

每一句说出口的对不起都是为了得到一句没关系,但他不能。

他没法原谅自己,除非路明非好起来,否则他没法让自己得到那句没关系。

男人的肩膀永远要扛着给最喜欢的人的承诺,就算那承诺比山还重压得他直不起身也要咬着牙坚持直到将承诺兑现为止。

 

 

 

 

 

“楚子航,你转过来吧”恺撒有些纠结的看着他“我觉得你再看着路明非你就要暴走了”

 

 楚子航转过身看了恺撒一眼,开口道:“抱歉”他顿了顿,声音压低了些,似乎是怕吵醒路明非“我睡不着就看他,习惯了”

 

恺撒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极其擅长演说的人,但是他的死对头总是能次次让他无语。他觉得男人就该左手美人右手宝剑开着最贵的车屠杀最狠的龙。他完全不明白明明是两个人之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又不像他老爹那样经常五六七八者插足,为什么每次都会比人鬼情未了还玄乎。

 

“和诺诺在一起我也经常睡不着,但她睡的很香”

 

“我以为只有我是这样”楚子航像是个渴望得到回答的小学生“但是苏茜说睡在恋人身边会很安稳”

 

“没错,但那是诺诺要做的事”恺撒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完胜了自己的对手,骄傲的回答“我要守着她,如果我睡熟了谁守着她让她睡熟呢”

 

楚子航点了点头,难得认同某位对手意大利男人浪漫式的观点。

 

“楚子航,你还记得我在日本对你说过的话么”恺撒看着楚子航说道“如果我是你,无论那个女孩是不是龙王我都不会把剑刺下去。这句话现在同样适用,如果诺诺是路明非我一定会带她走,就算有再多的人拦我也没用,她是我的女孩,我必须要保护她”

 

“别说了”楚子航的眼睛猛地亮起来,像是在燃烧。

 

“路明非当时只是个衰仔,但他为了那个日本的小姑娘违反了学院的命令把她放回了蛇岐八家。你是师心会的会长,你就不能像他当时那样带他离开么?”

 

“我会带他出来的,但不是现在”

 

“但这是唯一一次机会了!你知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我们要围剿海洋与水之王,路明非的力量是必须的,但再这么使用力量下去谁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你知道校董会为什么会允许情侣搭配出任务,因为我们是最有杀伤力的A级,如果路明非暴走我们就要杀了他。”

 

“我不会让他使用力量的,我保证”楚子航一字一句的说着“就算用我的命”

 

“那你死了之后呢,如果黑王出现了呢,你也能这么护着他么?你可以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为什么就不能带他走呢?”

 

“因为他会难受”楚子航的眼睛渐渐暗淡下来,像是被大雨浇灭的火,没有半点温度“我不能带他走。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小怪兽他怕自己会伤害别人,那样他会难过的。我不想让他难过”

 

他想带他的男孩走,他多想带着他的男孩离开啊。

谁不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呢?

但是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就这么私自的做出决定。虽然不说出来,但是路明非是一个善良的人,心地柔软又温柔,只要有人给他一点温暖,他就恨不得用自己所有来回报。

如果他真的暴走了怎么办,如果他杀了人了怎么办,如果他把诺诺、恺撒、芬格尔这些认识的人杀了怎么办,如果他把他杀了怎么办?

让他的男孩就这么愧疚一辈子,一辈子活在记忆里么?

 

 

被留下的人有多痛苦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就像他梦里永远不停息的雨和奔跑的迈巴赫,他不想让路明非和他一样一辈子都在染血的梦里醒不来。

梦里的小男孩站在高架路上有一个小衰仔给他撑着伞,可是路明非呢?如果连他都死了,谁能给路明非撑起一把伞挡住腥风血雨呢?

 

 

他不能这么自私啊。

 

恺撒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从洞口传来的龙啸声打断了。

那声吼叫非常凄厉,像是从深渊爬出的恶鬼,带着满腔的恨与怨重返人间。

 

 

“怎么回事?”诺诺猛地站起来,手里拿着几把锋利的小刀护在身前,漂亮的眉毛拧在一起,像是带刺的玫瑰,美丽而又危险。

 

“我想是龙王先生听不下去我和师心会会长恋爱小讲堂了”

 

“我去,师兄你这是要背着我爬墙的节奏啊”刚刚起来的路明非顶着一头鸡窝头一副捉奸在床的义愤填膺样。

 

“我没爬墙”楚子航一本正经的解释道“特别是对方是恺撒的情况下更不可能”

 

“楚子航你拐了我小弟还鄙视我男朋友,这是逼我和你决斗啊”

 

 

 

“虽然我同意诺诺的话,但是我觉得现在重点不在这里”恺撒拔出腰间的狄克推多,和楚子航一左一右的站在最前面,挡住身后的诺诺和路明非“人家不耐烦了”

 

 

洞穴深处两个巨大的黄金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像是两个巨大的火球。

洞穴的空气瞬间变得潮湿起来,每次呼吸间都带着几颗水珠,水珠随着器官进入肺部的感觉并不好受。

 

 

“小心点,这家伙似乎要释放言灵了”

 

 

路明非站在楚子航身后微微咽了口唾沫,他看着那头龙顶着灯笼一样的眼睛离他们越来越近,鳞片摩擦着地面发出诡异的声响浑身忍不住直打哆嗦。

虽然觉醒了血统,但是没法和小恶魔交易总觉得没有安全感。

他早就习惯了被龙王一通虐——师兄或师姐重伤——卖命——开BUG解决龙王的死循环,突然间不走寻常路有种莫名的不安。

 

 

“是你吗?”巨龙张开嘴,喉咙里发出的却是温柔的女声,她看着路明非,巨大的眼睛看不出情绪“是你杀了他们么?”

 

 

“啊?”路明非往楚子航背后缩了缩,心里不止一次的唾骂着路鸣泽,小恶魔人家在说你啊,杀龙的是你啊你跑哪了,不是一直喊着哥哥我不离开你么你个小奸商小骗子“大姐,你在和我说话么?”

 

 

女龙王似乎被他的怂货反应噎住了,然后自顾自的回到了高大上的说话方式“你忘了么?什么都忘了么?”

女龙王的声音很柔软,除了声音大了点,音色温柔好听的跟阵风一样,路明非不止一次的怀疑这头母龙在人类社会里是不是伪装成一个歌星或者是声优。

 

 

“忘了就算了,反正你们都要死了”母龙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利起来,像是发狂一样,一点也没有刚才那种温柔的声线而是尖锐的仿佛尺子磨过毛玻璃时的声音“你们都要死了啊,我要把你们都杀死!!全部都杀死!!!”

 

 

“这头母龙在发哪门子风,刚刚不还是温柔女神白色蕾丝少女路线的么?”恺撒捂住自己的耳朵咬牙切齿的说道。

“老大都这时候了你还不忘想这些,真是厉害,小弟我望尘莫及啊”

 

“你们俩有闲工夫说话倒是给我说出个理由啊,这头龙快要暴走了”诺诺恨不得一人一脚踹过去,但想想现在的情形以及身后某人密切关注自己小弟动向的眼睛只好作罢。

 

 

“她有些不对劲”

“哇塞,这你都发现了,师兄你厉害啊”

“我的意思是,她和刚刚不一样了”

“师兄你别卖萌了行吗,是人都发现了好么,直接从温柔姐姐变成疯人院长住客了”

“我指的是声音,她声音变了,像是两个人”

 

 

“不,不是两个人,是一个人”母龙眯了眯眼睛,用开始时那种温柔的音调说道。

“我把我妹妹吃了,我们变成了一个人,我知道你们来杀我们了”龙王的声音突然拔高,最后变得异常尖利,像是地狱中的恶鬼一样“我吃了我的妹妹,如果我不吃的话我们都得死!是你们逼我吃掉我妹妹的!她是我唯一的妹妹啊,我发誓就算永远长眠也不会吃掉她的,是你们的错,都是你们的错!!我们有什么错,你们为什么要逼我呢为什么啊!”

 

 

龙王忽然张开翅膀,窄小的洞穴不足以容纳那对半透明的裹着龙鳞的坚硬的双翼,岩石被打穿击得粉碎,整个洞穴开始下陷。

巨大的石块劈头盖脸的向下砸。

 

 

青白色的火焰剧烈燃烧,接触到火焰的石头在瞬间被烧做灰烬,纷纷扬扬的从头顶散落下来。

站在火焰中心的楚子航一双赤金色的眼睛好像是涌动的岩浆准备翻涌而出,俊秀的脸上布满了青黑色的鳞片,身上的白衬衫因为暴涨的肌肉线条和过高的体温像是快要碎开。

半龙半人的杀胚冲小衰仔伸出手,眼睛干净而温柔。

“别怕,我罩你”

 

 

路明非愣愣的看着楚子航,他站在火焰里,周围是被焚烧的碎石,黄金瞳明亮的像是沸腾的岩浆,绝决而热烈。他其实并没有必要暴血的,就像诺诺和恺撒那样,他们接受过高年级正规的逃生训练,可以迅速的在洞穴崩塌的那一瞬间找到道路撤离,但他没有,他留在这里,点燃君焰保护他,那炽热的将一切焚烧的火焰是为了他点燃的。

他冲他伸出手,像是个英雄。

路明非将手放在楚子航的手心里任凭他拉他起来,鼻子有点酸。

 

 

我靠,都这时候了还不忘展现男友力会长大人你到底有完没完。

不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哭出来很丢人么?

卧槽,能别这么感人么?

 

 

两双手的皮肤上都布满了细密的鳞片,鳞片互相交叠摩擦发出嘶嘶的声响。

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相反,他觉得开心极了,他看着楚子航暴血之后有些狰狞的半爬行类的脸觉得真的是帅爆了。

 

 

真的,再也没有比他更帅的人了。

每个人都希望有这么一个人,在世界漆黑一片只剩下你一个人的时候,有一个人为你披荆斩棘,然后拉着你的手一句话不说带你离开。

 

 

那个人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你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更何况只是挣脱那个小小的牢笼呢?他说要带你走,你就和他一起离开好了,你怎么能因为你一点小小的愧疚而让他等你愧疚你一辈子呢?

 

你那么想和那个人在一起,一辈子,永远,或者比永远再久一点。

 

 

 

 

 

一直到他的身体被海洋与水之王的牙齿咬住拖进琥珀里,开膛破肚之后再甩在地上的时候他还在这么想着。

 

 

谁也不知道那条龙竟然会通过地下水突然袭击,谁也猜不出来看似全是陆地的偏远山谷下面竟然是富裕的地下水汇聚地,再也没有比海洋与水之王更会利用水的生物了。

她潜伏在水下随着他们的移动而改变方向,在他们放下戒备的时候冲破头顶坚硬的土地将路明非死死的咬住拖下水,红色的血液将那一小块水域染红,但不久便随着流动的水流消失不见。

她用尖利的牙齿咬碎了路明非大部分内脏,就算是混血种也无法治愈这种程度的伤害。

她害怕他,就算他还没有觉醒她依旧害怕她,这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没人比他们更清楚她嘴里这个几乎死掉的男孩有多可怕。

这个男孩会杀了她。

 

她还不能死,她吃掉了妹妹好不容易变成了完全的龙王,还没为妹妹报仇她怎么能死?

 

她死死的咬住路明非,想要把他拖进海底更深处,但她却突然间想起了另外几个人,于是她改变主意把路明非的身体甩在了陆地上。

 

 

路明非的血似乎已经在水里流干了大半,被甩在地上的时候只是流了很少一部分的血就停止了。混血种强大的生命力足以支撑他在撑半分钟左右的时间。

 

 

诺诺和恺撒跑过来扶着他,而他一直看着楚子航。但是楚子航低着头,身上冒着沸腾的热气,附在手臂上的青筋像是顺着血管攀附着的蛇,身上的鳞片更加密集不断开合着。

他又暴血了。

 

 

就像是当时目击了橘正宗“死”后无意识释放言灵的源稚生,亲眼看着路明非被龙王咬住的楚子航开始无意识的暴血。

 

 

他又没保护好他。

他说了要罩他的。

 

 

“师兄”

路明非费力的拉着楚子航的袖子,他的声带似乎快被咬破了,说出来两个发音简单的字像是要要了他的老命似的。

 

 

【哥哥,你快死了啊】

是啊,我快死了,我把命卖完之后我就该死了,活到现在我还赚了,淘宝搞活动也没这么实惠过啊。

【那群人本来是像让你做秘密武器屠龙的,结果你第一个被解决了。明明力量都觉醒那么多了,为什么还是这么丢人呢哥哥】

我天生就是个废柴真不好意思啊,但这又不是我想的啊。

【你想死么?】

【你想死么哥哥】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死了你就见不到楚子航了】

我想死么?

我想死么?

 

 

 

 

 

他怎么会想死呢?虽然他活着像是个废柴像是个败狗,就算觉醒了力量还是拖后腿一个,但是只有活着才能和师兄在一起啊。

好不容易和师兄表白了,好不容易和师兄在一起,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不想死就和我交换吧】

【最后一次,拿你的未来和我交换,交换么】

 

 

交换。

只有活着才有未来啊,如果死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100%觉醒】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哥哥】

小恶魔看着他,脸上露出来一个漂亮的笑容,眼睛却流着泪,他伸出手,像是一个孩子向他的兄长单纯的索要拥抱与鼓励。

【一千多年了,我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

 

 

黑色的君王在染血的夕阳中展开巨大的双翼,他的眼睛像是火把,金黄色的火焰似乎要把这个世界点燃。

他张开嘴,声音却是清脆的少年声“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

 

 

少年一样的声音化作如同钟声一样的声响,他看着被困在水里的龙王嘴里发出古老的吟唱。

龙王看着她黑色的君主没有丝毫反抗,不受控制的低下高傲的头颅,鲜血从脖颈处开始炸开,像是一圈绽放的血莲花。

龙王最后看了黑龙一眼,像是在诅咒像是在嘲笑,然后托着即将衰败的身体安静的沉入水底,巨龙的血液没有像路明非那样被稀释而是渐渐染红了这片水域。

 

生于海洋,死于海洋。

我们等待了对方一千多年,现在终于迎来了我们永恒的长眠。

龙王闭上了她的眼。



 

黑龙扭过头,诺诺楚子航和恺撒就站在他对面。

他们眼睁睁看着死去的路明非身上突然结出了巨大的茧,而就在茧完成的下一秒,一头黑色的巨龙破茧而出。

那是他们最后的目标——黑王尼德霍格。

万王之王。

 

 

死去的是路明非。

醒来的是尼德霍格。

 

 

他的男孩死了,从他看到那头龙的眼睛就知道了。

那双眼睛里是愤怒与仇恨,黑龙想要用自己足以灭世的力量将世界点燃,让尸骨成为他的王座,让血液成为他的王冠。

 

 

那不是路明非。

 

 

 

 

黑王面前人类是那么渺小,就算对手是强大的混血种也是像蚂蚁一样微不足道。唯一出乎意料的是,有些时候黑王的行动会突然迟缓,或者突然转移攻击目标,从他们的心脏变成了旁边的石头。

 

 

那是路明非的潜意识。

就算融合了两个人意识既不是路鸣泽也不是路明非的尼德霍格依旧保存着路明非潜在的意识。

他不想伤害他们。

不想伤害恺撒,不想伤害诺诺

不想伤害楚子航。

 

这是路明非唯一的意识,是楚子航唯一的机会。

 

“把七宗罪给我”

“楚子航,你说什么?”诺诺死死地瞪着他不可思议的说道“他是路明非!”

“他不是路明非,诺诺”恺撒拍了拍女朋友的肩膀,不怎么费力的拿走诺诺手里的七宗罪,平常古灵精怪又嚣张的小魔女红了眼圈“你知道的,就算只是残留的意识但是路明非死了”

 

 

恺撒抬了抬手,将装着七宗罪的箱子扔给楚子航“他交给你了,如果不是你死了,我就不插手。你还记得当时我说的话么,我收回那些话。如果是诺诺,我也会像你这么做,这是男人的责任,你是个了不起的男人”

 

你不仅要保护好你的恋人,你也要在必要的时候做出选择,你不能让你的恋人背负着罪恶感活一辈子,这些罪恶要由你来背。

就算它会把你压垮。

 

“谢谢”

 

 

 

【师兄】

楚子航向前走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那只巨大的黑龙。

黑龙看着他,巨大的黄金瞳明明那么恐怖威严现在却温顺的像只鹿。

 

 

【你要罩我啊】

【好】

楚子航放下箱子,拔出放在里面的七宗罪。

他看着对面的巨龙,剑锋对着太阳折射出刺眼的光。屈起腿猛地冲过去,像是要划破一切的箭一样,义无反顾。

 

 

 

 

 

 

打败小怪兽是奥特曼的天职,只有小怪兽死了故事才能结束。

可是有谁问过奥特曼,你真的想杀死小怪兽么?

你的小怪兽那么孤单,世界这么大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他信任你,憧憬你,喜欢你。

可是你注定要杀死他。

 

 

因为你要保护你的小怪兽。

小怪兽是那么善良孤独的孩子,你不能让他一个人背负起沉重的罪恶。

所以你要拿着剑,保护你的小怪兽别让他沾上血。

哪怕为此你要用剑沾上他的血。

 

 

然后就像所有故事的结局那样,打败了小怪兽的奥特曼英勇孤独的回到了自己的星球。

 

 

 

 

 

楚子航曾经养过一只猫。

后来它被送到宠物教管所,其实他从垃圾堆里扒出来猫的尸体的时候猫还没有死。他已经是只老猫了,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气像是垃圾一样扔在这里,他虚弱的喘不过气每活一秒都是煎熬,但他看着楚子航的眼睛是那么干净。

就像很多年前,他伸出舌头小心又温柔的舔着楚子航的手掌那样。

那么脆弱那么温暖。

 

他的猫很痛苦,他不想他连死都那么痛苦,他是他的朋友啊,那么多年,他唯一的朋友,他怎么能因为自己那一点点的自私就让他的猫就这么痛苦的死去呢。

然后,他掐死了他的猫。

那是楚子航杀死的第一个生命。

 

 

后来,楚子航喜欢一个男孩。

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愿意帮他打爆女孩子的婚车车胎,喜欢到可以连命都不要,喜欢到想要和他过一辈子,永远,甚至比永远更远。

但他变成了小怪兽,其实他知道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是男孩在帮忙,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男孩不说他就不问。

有什么关系呢,他喜欢他就够了。

他其实是有点埋怨男孩的,为什么当时晚上不多踹他几脚多吵醒他几次呢,这样他就能多看他一会儿了。

龙王最后快要死掉的时候变成了他喜欢的男孩,他的男孩看着他眨着眼睛,笑着说【师兄,我觉得奥特曼帅极了】

那是楚子航杀死的最后一个人。

 

 

 

 

 

从那之后,他再也没养过猫。

从那之后,他再也没喜欢过谁。

 

 

小怪兽不知道,奥特曼觉得有小怪兽的世界很温柔。


结局那么悲,故事那么美。

 

 

 

END

 

终于写完了,大概勉强算是六一贺文吧,全文是15233个字,算是本人最长的短篇了吧。

关于小怪兽和奥特曼是来源于可爱的绘梨衣,非常心疼这个小姑娘,如果不是楚路党一定会投入小姑娘的怀抱的。

如果绘梨衣和路明非是小怪兽联盟的话,楚子航和路明非就是奥特曼和小怪兽吧。其实本来是想些开放式结局的,但是想了想,奥特曼怎么能和小怪兽HE了呢。

看着奥特曼觉得帅爆了的小怪兽,和离开了小怪兽孤独的回到自己星球的奥特曼,真是想想都很有感觉呢。

关于猫的想法是真事啊,虽然没有掐死什么的但是有叫小猫安乐死,因为小猫得了很严重的病,当时还伤心了很久。

其实这篇有写到成长,开始的时候小男孩只是觉得保护一个人就是不让他受伤,可是到最后才发现,那是帮他背负更加沉重的东西。

总之,这篇大概就到这里了,猫与少年,希望还能再次相遇。

 我想带来的就是像我文中写到那样的感觉,结局那么悲,故事那么美


评论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