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路】千寻7

巨大的黑龙在狂风中张开他的双翼,脚掌微微点地,猛地一下窜进上方的云层中,白色云朵被冲力卷出一道巨大的螺旋式云柱,云柱的上方,一个黑点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巨龙缓慢的拍打着两侧的骨翼,翅膀上的皮肉还没有来得及长出,只有一根根巨大的骨架勾勒出双翼的形状。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飞行,尖利的骨翼如同一根根巨大的利刃,锋利的足以穿透任何坚固的堡垒与铠甲。深黑色鳞甲覆盖了巨龙全身,每片鳞甲都坚硬无比,闪烁着凛冽的寒光如同贴服在巨龙身上的甲胄。


黑龙拍打着翅膀,稳稳的停在半空中。

脚下是从天上到地下的整个世界。


他看着这一切,眼中如同翻腾的岩浆一样的金色竟然仿佛是在流动。

巨龙身长脖颈,扬起硕大的头颅,发出如同临危的野兽一样轰鸣的吼叫。


然后猛地收起翅膀,随着重力笔直的冲进了海里。

海面瞬间扬起了一大波如同海啸一般的巨浪,涌动的水流几乎淹没了大半个沙滩。


黑龙的体积在进入水中后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少年的样貌,偏浅色的柔软发丝在水中飘着,只有身上密集的黑色鳞片依旧是如同呼吸一般的一开一合。


少年的眼睛急速的转动着,在水下几千米深不见底的黑暗里像是两盏明亮的灯笼。那双眼睛最终在一点停下,然后便灵巧的滑动四肢朝着那个方向游去。


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清晰,周围甚至出现了不该出现的氧气。本该是空无一物的海底竟然凭空出现来两个巨大的坑洞,每个坑洞里都堆积了数不清的巨大骨骼。那些骨骼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排列组合,最后竟然组成了整整两个坑洞的龙类骷髅。重组的骷髅以谦卑的姿势匍匐在地上,身后的巨大骨翼被刻意的收了起来,他们低着头,嗓子里发出一波波的吼叫。一直到少年彻底离开的时候才噼里啪啦的再次变成了一推散架。


坑洞的尽头是一个已经组装好了的巨大骨骼。这条骷髅龙明显比之前的那些大了不止一点,少年走过去的时候甚至还没有它的一根最小的利爪长。巨龙似乎是保持着张嘴的姿势,让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巨龙口中森然的牙齿;身后张开的骨翼没有丝毫破损,每根骨头都锋利的像是一把巨刃。


少年看了这个巨大的骨架一眼,被鳞片覆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

他闭上眼,不一会儿就又睁开。只是再次睁开的时候,眼中的金黄明显比之前暗淡了不少,眼神也没有之前那样高高在上的嘲弄与锐利。

有点恐慌有点紧张,干净的像是一只鹿。


“师兄,你们在这儿么?”

“师兄,在的话就回答我。”

“我手机忘带下来了没法给你打电话,你要是在了就吱一声。”


“……路明非。”


路明非听见黑暗里穿来的声音,眼睛一亮急忙跑了过去,身上的鳞片伴随着跑动的声音沙沙作响。


楚子航半倚在巨龙的大腿骨上,身上的潜水服被撕扯成破破烂烂的几条,透过这些破碎的布料,路明非还能清楚的看到印在楚子航身上的几个大小不一的血窟窿,血滴顺着他苍白色的身体一滴滴划落地面,在冷冰冰的石英台上汇聚成一小片血水。


路明非微微侧了侧头,看见诺诺和恺撒倒在离楚子航不远的地方,两个人似乎都没有了意识,金发和红发凌乱的缠绕在一起,恺撒的背部被人从肩膀到后腰划开一个巨大的血痕,正不断的往外渗血。诺诺被恺撒死死的搂在怀里,看不清情况。


“师兄,你们能撑住么?”路明非半跪着一条腿,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检查楚子航身上的伤口,但那只手刚刚伸出来就又收了回去。他没有拿绷带,乱动伤口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


“海洋与水之王在这里。再往下潜400米的地方有一扇大门,我们用你的血打开了这扇门,然后发现她就在门里,身体已经和海底的土地板块融合在了一起。我们怕引起版块震动,不敢对她进行大规模攻击,水下我的言灵杀伤力至少减半,她却可以用言灵攻击我们。我和恺撒让诺诺先离开这里向你传递消息,但是她的言灵却卷起海底漩涡卷走了诺诺,凯撒在掩护诺诺的时候被水刃攻击了,伤口很深,情况不是太好。”楚子航顿了顿,眉头猛皱了一下,他看向路明非的眼神冷冰冰的,锐利的像是两把刀子。他很少这么看路明非,这次似乎是真的生气了“我不是让你跑么?你为什么还是过来了?”


“我不想再做逃兵了。”路明非抬起头,两双灿烂的黄金瞳终于将目光对在了一起“那个时候我没有来得及救绘梨衣,我后悔了一次。师兄,我不想再后悔第二次的。”


人这一辈子后悔的想要捏紧自己的喉咙把自己掐死的时刻只要一次就够了。


“……算了,反正我们都出不去了。”楚子航微微叹了口气,他仰起头,头顶就是一望无际的海,他想或许等到他死了身体就会喂了深海里的鱼,然后随着那条鱼游向地面几千米以下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听起来有点孤独,但是并不值得恐惧。

他并不是一个人。


“抱歉,我说了要罩你的。”楚子航冲着路明非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声音微弱的几乎像是一次安静的吐息,暴血的后遗症以及大量的失血让他的意识有些迷蒙“难得你的血统觉醒了,能告诉我你的言灵是什么么?”


“……会出去的。”路明非猛地抓住了他的手,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两个人身体上的鳞片随着呼吸互相咬合着,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你说了你们把命都托付在我手上了,我会带你们出去的。我和之前不一样了,一点也不一样了。”


路明非干巴巴的眨了眨眼睛,嗓子有些干涩,就好像被人往里面灌了一袋沙子,但他还是一字一字的说了下去“我是尼德霍格,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条龙。”


“……我猜到了。”楚子航沉默了一会,然后伸出手摸了摸路明非的头发,男孩的头发依旧和之前一样柔软的如同幼猫的绒毛,他微微眯着眼,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很厉害。”


“卧槽师兄你逗我,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怎么就突然间就猜到了呢”


“之前在北京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状态和现在很像。”楚子航顿了顿,放在路明非头上的手也慢慢的顺着脸部的弧度划到了他的脸颊“但是他不是你,你是路明非。”


你是路明非。


是啊,他当然是路明非啊。狂霸酷炫拽手撕龙王藐视众生的是路鸣泽,又怂又蠢除了会打星际一无是处的才是路明非。

但是他们共享着同一个身体,现在还共享了同一份记忆,连他都有些觉得他们两个人是一体的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么一个人,无论他变成什么样,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他都会认得你的眼睛。


有那么一个人,他不怎么会说话,整天只会面瘫着一张脸,可他却会陪你坐到食堂和你聊你喜欢的女孩;你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觉得他像个杀胚,高冷的时候又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但其实他是个连过山车都害怕喜欢小熊W和他的朋友们的死小孩;你们两个其实没什么共同语言,他喜欢刀喜欢舍我其谁,你喜欢秋叶原喜欢打星际,但你却可以坐在他旁边天南地北的扯,他不插话,只是看着你安静的听。


他觉得自己其实是个缺心眼,卖命给小魔鬼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想过一定要救他们出来,他其实就只是想再看楚子航一眼。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没什么值得不值得。

就是想再看看他,就是想让他再看看你。


路明非这辈子其实挺赚,自身软硬条件都不好,但是耐不住他运气好啊。

他这一辈子二十几年的时间就遇见了又傻又好看的人。


但是现在他要消失了。

厉害的是路鸣泽,不是路明非。


“我现在也算是东方不败了,你看看刚刚那两个坑里的白骨精还有下面的那条母龙都是我脑残粉,等着我出山一T江湖的。但是我这人没什么志气,一T江湖太累了不想干,我准备把你们送出去之后就退隐。”路明非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没心没肺的耍嘴皮子,他觉得眼睛很干涩,做了那么多自我暗示,看着楚子航的时候还是没出息的红了一圈“师兄,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句话。”


——“雪千寻太苦了,还是忘了东方不败吧,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子航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猛地瞪大眼,他想要站起来拉住路明非,但是身体就好像被千斤重的锁链锁住了一样牢牢的按在了地上。他不断的挣扎着,脸上难得露出焦急的表情,撑着地面的手爆出了明显的青筋。


黑王言灵·束缚。

任何拥有龙族血统的人都无法反抗。


路明非看着坐在地上的楚子航,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有点不好意思有点狼狈,但是干干净净的就像是当初和楚子航的初次见面一样。


这么久了,他早就不是当初的路明非了,可是就算是变成了小怪兽,他也有他想要保护的人啊。

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猛地跌下了石英台。他听见楚子航在喊他的名字,但他知道他回不去了。


他跌入黑暗的身影是那么果断干脆,就像是多年以前那个站在高架上永远回不来的男人。


楚子航的心里大概一辈子都会有这样一片水。

不知道停止的雨,不知道尽头的海。


“小伙子,这下雨天了怎么也不打把伞?”穿着花裙子的中年女人有些怒其不争的看了缩在她身后脸红的女孩一眼,笑着说道“我闺女有把伞,要不你们打一把?”


“不了,谢谢。”楚子航摇了摇头道“我习惯了。”


“这怎么能习惯呢?淋雨对身体不好。我看我闺女和你差不多大,两个年轻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楚子航看着说话的女人,淡淡的开口道“我三十了。”


“这、这样啊,保养的真好。”女人有些尴尬的开口,也没有再继续纠缠拉着身边的女孩就走了。


楚子航伸出一只手拉起西装的一角,把刚刚买到的热奶茶严严实实的遮住。细密的雨滴打湿了他柔软的黑发,西装下白色的衬衫湿了水后几乎是贴到了他的身上,依稀可以看见白皙的皮肤。


大街上成双成对的人从他身边走过,有时还能听见年轻女孩们小声讨论他的声音。

他依旧自顾自的走,就好像和世界隔开了一般。


雨突然间停了。

楚子航抬起头,看到头顶上撑着一把纯黑色的伞。


“你来了。”他这么说着,然后把西装下保护的干干净净的热奶茶递给了他。


“趁热喝了吧,别感冒了。”楚子航冲着来人露出一个极浅的笑,端正的面孔柔和了不少,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人“帮我撑着伞吧。”


那之后,路鸣泽就化身巨龙把终于昏过去的楚子航连同恺撒诺诺一起送上了岸。海洋与水之王并没有拦截他,事实上,她其实只是单纯的等着路鸣泽的到来。最后一战时,路鸣泽用言灵束缚她守住黑王的遗骸。一千年来她都一个人守在这片海域,阻挡所有窥视黑王遗产的人。


她是尼德霍格的守墓人。

尼德霍格苏醒的时候,她就完成了她的使命,彻底的进入了长眠。


路鸣泽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袭击人类,带领龙族展开复仇。相反,他用自己的身体填补了海洋与水之王消失后留在太平洋海底的巨大版块空洞。

他将路明非从黑王的身体里脱离了出来,用最后的力量操控水里的骷髅龙把他送到了岸上。


路明非想,路鸣泽说不定和源稚女很像。

他做了那么多,说什么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把自己搞的像是恶魔一样,其实也就不过是想再和哥哥一起飞到天空看一看这个世界。脚下是天空、土地和大海,而他和他的哥哥站在世界最高的地方分享整个世界。

他抱住他的时候哭的像是个小孩,大概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为了别人而交换自己性命的路明非永远变不回他记忆里那个陪伴他千年的哥哥了。


有的人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路鸣泽的哥哥是路鸣泽再也找不到的雪千寻,绘梨衣是Sakura愧对的又傻又漂亮的雪千寻,楚子航是路明非喜欢的执着坚强的雪千寻。


但是对于楚子航来说,那个在远离地表的车站里,背着他为了他战斗的路明非也是那个瘦小却勇敢干净的雪千寻啊。


——千寻千寻

——我在千里之处寻得了你


后记:


是的,其实我就是在安利你们看东方不败,谁让我是王祖贤的脑残粉。

当时看的时候爆发的灵感,谁知道竟然写了这么老长Orz.




来源: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评论

热度(395)